一如往常的冰冷觸感按在我溫熱的肌膚上,彷彿在搜尋方便使力的點而上下游移著的那雙手,寒冷到我幾乎忘了呼吸......

渴求什麼般,目光落在遙遠的虛無,淚水卻緩緩滑落。

無感情的空洞、莫名模糊的視線,早已別無所求。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