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勤奮的人生
烹飪食材運送中,請稍後。氛圍:蕭秉治-心狠手軟

  (2)

 

   血的味道刺進他的鼻裡,濃烈的殺氣早已包圍了廣大的幻境,甚至還溢出到他身周。這龐大的殺氣不需要分析就能輕易得知它的不尋常,珞凌清楚這是狄隼創造出來的氣場,但卻不應是屬於他的。

 

 

 

   銀線斷裂的瞬間,什麼都靜了下來,只剩殺氣吵嘈刺耳,喧鬧著彷彿不需要其他額外的言語。

 

 

 

   銀髮男子看來雖有些訝異,但在隨後神情轉而變得嘲諷,就如同他之前所言,「人類果然是最醜陋的生物」,即便不明曉對方之所以這般惡劣的原因又如何?反正早就不需要理由了,真實就是「醜惡」兩字,連同他自己也不例外。                             

 

 

                                                                         

   於是,沒半點猶豫,就算對方有「截斷他精神波凝聚的銀線」的能力讓他感到意外,不過結局同樣不會有所改變,他會成功讓這世界一步一步走向毀滅的,就像他們之前怎麼對待他一樣,他會要他們付出代價!

 

 

 

   露出諷刺的微笑還與眼前這冰冷笑容,注意到對方的氣勢明顯轉變,他卻不帶任何擔心,指間再度凝聚出銳利的銀線,迅速的朝對方再次賦予攻擊。

 

 

 

   珞凌注視那數量繁多的銀線在衝向狄隼後,就被狠狠震碎,而狄隼的身影在同時也仿若煙霧般,消失在銀髮男子的前方。

 

 

 

   銀髮男子看來驚訝,卻旋即轉身使出銀線防禦住狄隼朝他後方揮落的劍。兩人這樣對戰了好幾回合,所有的攻擊似乎都產生不了太大的影響,戰況彷彿會這樣持續著,然而在一剎那,轉折就這麼出現了。

 

 

 

   在發覺銀線會被對方輕易震碎後,銀髮男子加強了作為武器的銀線的強度,不論是本質又或是外觀上都變得更加粗壯、無法輕易被截斷。為此只能拿劍來防禦的狄隼自然是少了優勢,可是已身陷鮮紅世界的他根本沒有顧慮到這些的心思,失去理智的狀況下,唯一記得的只有置對方於死地而已,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其他的東西全都不重要,就連他的命也是如此。

 

 

 

   於是開始恢復完全不防禦的攻勢後,狄隼不躲也不閃的淨讓那些銀線在自己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可怖的痕跡,彷彿儘管渾身是血也感覺不到半點疼痛一般。

 

 

 

   遇到這樣的對手,銀髮男子雖甚感驚訝卻也沒讓雙手休息,不知代表何意的笑爆出嘴邊,像是嘲弄也像是欣賞;像是憤怒也像是喜悅。

 

 

 

   由於狄隼的應戰方式,激起銀髮男子更加強烈的戰意,原先僅有的憤怒情緒,剎那興起了更多的「玩味」,既然遇上這樣的對手,就該好好盡他全力陪難得的對手好好玩一場才是。即便他沒有所謂的「對手」。因為沒人夠格當他的「對手」,他本來就該所向披靡。

 

 

 

   在這樣的情形下,持續對戰了約五分鐘後,銀髮男子不是沒有掛彩,但即便有也只是小傷,不構成大礙,然而面對銀髮男子完全不放水,還戰意明顯的攻勢,狄隼的模樣簡直慘不忍睹,仿若是想挑戰對方的極限一樣,銀髮男子一臉玩味的一邊進行攻擊、一邊笑著看向狄隼,猜測這小子能撐到什麼樣的程度。

 

 

 

   只不過他並沒有等到答案揭曉。他沒有這個機會。

 

 

 

   或許是因為他太過沉溺於這次的戰鬥中,即使這樣的對戰還無法讓他使出七成的實力應對,他依舊忽略了突如其來的可能性。措手不及於超乎常理的情況,就這樣將未來轉往另一個方向。

 

 

 

   在手中的銀線再度發出攻勢時,幾乎沒有時間間隔的招式變換,卻於轉換之間赫然衝進一人,他仍未看清楚那人的容貌,但瞬間彷彿燃燒起來的氣魄頓時將一切停格,他訝異,忘了自己該專注於戰鬥中,原應有的判斷剎時消失殆盡,隱藏在那氣魄下的舉止全被他忽略掉,在他還發愣的時候,卻沒注意到理應在他面前的兩人早就不在他面前了。取而代之的,在他後方有一大段距離的地方,感受到了其他人的存在──或許該說是四名人類和一名妖精。

 

 

 

    他帶著困惑,下一刻心底燃出的另一股憤怒完全覆蓋了原有的情緒。

 

 

 

  到底是誰准這些傢伙一而再、再而三的闖進他的領地的?

 

 

 

  烈火一燃燒,數條銀線在他轉身之後,迅速朝那四人一妖精飛過去……

 

 

 

 

 

 

 

(3)

 

 

   「碰!」

 

 

 

 著地時,地板傳來的響聲讓珞凌不禁嚇了一跳,旋即,被他壓在地,活生生當了人體氣墊的狄隼,這回不需要言語,便直接用吐血來表示抗議,驚得珞凌連忙跳了起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話說到一半,突然想到的問題讓他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他之所以會這樣將人撲倒不就是因為狄隼又變得不像原本的他了嗎?那樣的淡灰色雙瞳與不識任何人的空洞,更加上失去自我,只當自己是個殺人機器般的行為,無疑是有某種東西將狄隼變成了另一個人,那樣的感覺就形同被附身一樣。不是原本的那個狄隼,當然不可能會記得自己曾經認識他,還做過會保護他的承諾吧?

 

 

 

   因此,此時的他肯定有生命危險。假如狄隼的瞳孔沒有變回原本的深黑的話……

 

 

 

   先前的他,在飯店時用了這個方式來使狄隼脫離這樣的失控場面,而到了現在,同樣的方法應該可以起到相同的作用吧?

 

 

 

   才這樣在心裡給自己安慰而已,沒有心思關心還在上頭的銀髮男子和受到沙薩亞催促而前來協助的同伴們,冰冷的劍鋒就朝他的咽喉刺來,一時之間沒意料到對方真的會攻擊自己的珞凌,避開了正面的攻擊,卻仍是讓劍鋒在頸側留下了一條痕跡。

 

 

   沒時間讓他感受疼痛,徹底瞭解狄隼並沒有變回來的他,連忙躲避著下一波的攻擊,或許是周遭幾乎呈現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令狄隼沒有辦法發揮全部的實力,珞凌還勉強可以避開對方想置他於死地的攻擊,只是難免的一些輕傷令他在心裡大叫了好幾次痛,而沒辦法管得了那麼多的珞凌,便乾脆朝這他也不熟的隧道裡鑽,試圖藉由傷勢控制行動力的差距來逃離狄隼的追殺。

 

 

 

   到底為什麼他好不容易擺脫了可怕的銀髮男子,卻要被自己人追殺啊?

 

 

 

   感到異常無助的他,又不能攻擊對方,也不曉得對方的傷勢究竟會不會在追他時變得更加嚴重,到時候要是直接死了,他該怎麼辦?再怎麼樣他也不希望事情會變成這樣啊!可是他現在就有種自己正被殭屍追著跑的感覺啊!這實在太可怕了,即便是狄隼變成的鬼,他也不想要被這樣纏著不放啊!鬼絕對是超越這世上所有可怕的東西,是最、最、最可怕的存在啊!

 

 

 

   不曉得為什麼腦袋瓜開始朝奇怪的地方運作,還越想越覺得冷風朝自己吹來,再加上自己即便已經很認真在跑了,還是不小心會被狄隼猛然暴衝追上時的劍劃開身體的某塊皮膚,弄得他簡直是快要被嚇死,開始胡亂大叫,完全沒考量自己身陷敵營,可能會有其他敵人的事實。

 

 

 

   「七彩,救命啊!」最後連明明是自己要救的人都呼喚出來時,他也早就失去「這樣很奇怪」的自覺了。

 

 

 

   不管怎樣,來個人救他啊!再這樣下去,他根本就會死在狄隼手上啊!這該不會是那個「死在高強的人手上也光榮」的理論吧?他才年紀輕輕、剛滿十八歲而已,還不需要有這種經歷啊!

 

 

 

   「救命啊!」

 

 

 

   珞凌依然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大叫,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大抵就是能有個人把狄隼打暈了,搞不好打暈之後,醒來就會是正常的狄隼了啊!究竟為什麼之前把狄隼撲倒就有用,現在就沒用了?還是他應該再撲一次看看?說不定是角度不對的關係?

 

 

 

   不過他都應該喊了這麼久的救命,也跑那麼遠了,為什麼連個人影都沒看到啊?難道他這年輕的生命不是在拉魯的船上殞落,是要在這陰暗的隧道裡嗎?不要啊!在船上至少還看得到陽光啊!

 

 

 

   「狄隼你不要追我了,我給你糖果,你別追了,好不好?」被追到心臟都要跳出來,還很想哭的珞凌只好哀怨的用糖果來當作交換條件,但可惜,糖果只對他自己有用的事實,他自己貌似完全不曉得。

 

 

 

   深深覺得自己倘若在這場追逐戰中存活下來的話,鐵定是要好好跟狄隼理論一番,哪有人說要保護他,卻一直追殺他啊?

 

 

 

   見糖果招數沒用,也沒人打算出來救他,再來這隧道的盡頭還有多少距離根本是未知,要是被逼到死路絕對是最淒慘的處境,為了不使事情發展到這樣的地步,珞凌盤算自己應該要主動出擊了。

 

 

 

   回想在飯店時的狀況,當時與現在的差別就只有沒有從高處掉下來罷了,珞凌認為之所以會造成這樣的局面並不是因為這層因素,若真的是角度不對,這種像解密碼似的問題也太難解,想來想去,最好解決狄隼的失控狀態的方法就只剩下敲暈了,按照狄隼殭屍般的難纏,下手應該是要重點,但都已經變成殭屍了,打太大力會不會死人啊?

 

 

 

   不對,重點應該不是這個,他要怎麼樣才能把狄隼打暈才是重點啊!

 

 

 

   決定採出奇不意、孤注一擲的方式,在做足心理準備後,忽然轉身往狄隼衝過去,沒想到一轉身,沒計算到狄隼朝他追過來的速度,倏地望見劍鋒冰冷光芒的珞凌大為吃驚,發覺無論如何也逃不掉,只好硬生生來個空手接白刃,沒料到被狄隼的腳絆住之後,人便又以奇怪的姿勢將對方壓倒在地。完全沒有防備,加上又受了重傷的狄隼,頭部受到這強烈的撞擊後,竟就順著珞凌的意暈了過去。

 

 

 

   「成功了嗎?」珞凌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抽出狄隼手中的劍,才從對方身上移開。然而看了看狄隼,不免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得太過火了,在隨後補上的話立馬令從暗處走來的那妖精笑了出來,「狄隼你不要死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千萬不要變成鬼來找我啊!」

 

 

 

   「珞凌,你果然還是沒變呢!」那樣熟悉的聲音,再次影響了空氣中的波動。

 

 

 

   這次,是真實、是碰觸得了的存在。

 

 

 

   朝那聲音的方向看去,絕佳的視力可以清楚的看見那熟悉的身影。

 

 

 

   「七彩,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喜出望外的聲音。他知道在眼前的是久違的、快要成為夢境的真實。

 

 

 

   「我好想妳。」

 

 

 

   「但我一點都不想你,都已經解除契約了,還這麼自以為是地跑來,認為這樣我該開心的給你獎勵嗎?」

 

 

 

   同樣的嗓音、同樣的模樣,但在他們之間有什麼東西已經悄悄改變了……

 

 

 

 「對不起,七彩……」當初做了這個決定的是他,他也不能假裝自己不知道那已經斷開的連結,他跟七彩之間已經沒有一般妖精契約關係的事,也是真實存在著。

 

 

 

   「現在說對不起有用嗎?」

 

 

 

   搖了搖頭,珞凌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說明他已經距離變成拉不拉多犬不遠了。

 

 

 

   「誰教你自己承受這一切的?誰教你要自己承受契約消滅的反噬?你是笨蛋嗎,珞凌?」

 

 

 

   「嗚嗚……七彩……」直接變成淚眼汪汪,開始拉不拉多攻勢的珞凌,一副委屈的模樣,看得七彩……

 

 

 

   「笨蛋就是笨蛋!我不理你了!」似乎起不了作用?

 

 

 

   「那妳跟我回去好不好?」

 

 

 

   「不好!」

 

 

 

   瞬間被拒絕,珞凌忽然懷疑起這隧道裡是不是佈滿了烏雲。

 

 

 

   明明就是七彩要他來救她的,歷經千辛萬苦才到達她面前,這樣的努力居然又被拒絕了,是怎麼回事?真的是因為他惹七彩生氣了嗎?難道七彩也討厭他了?

 

 

 

   他最近被人討厭的速度是不是快了些?

 

 

 

   腳步聲輕微地從遠處傳來,還沒來得及猜測出來者是誰,七彩望著他身後的神色顯得有點慌張,隨後從左方出現的空間異動,不停旋轉的空間也將他的身影淹沒。

 

 

 

   「七彩……」還沒吐出喉嚨的話,在被捲入那異空間後,才緩緩說了出口,「不要趕我走……」

 

 

 

   而出現在他面前的,已是另一個空間。

 

 

 

   那是個比方才更為潮濕、陰暗且髒亂的房間,四處釘入牆的鐵鏈沾染了過多的血而呈現暗紅,腳底踏著的地板和牆面傳來的腥味令他險些窒息。

 

 

 

   空無一人的這個小房間裡,一時之間竟望不見門。

 

 

 

   這裡是哪裡?七彩為什麼要讓他來這裡?

 

 

 

   眾多的疑問隨著不同於剛才的腳步聲而被埋葬,屏住了呼吸,那樣的腳步聲……很熟悉。

 

 

 

 

 

 

 

<第五章 結束>

 

 

----------------------------------------------------------------

 

 

我忘了我之前還想要改什麼了(喂你)

 

好像有些進展的很快吼?哈哈,昨天打到後來,整個快睡死了,就變成有點草率收尾的樣子?(還敢說!)

 

好,已經說了之後修搞再一起改,所以就這樣吧XDD(你不要掩飾你的怠惰!)

 

 

 

 

剛剛下班推門出來,一看到外頭,我就納悶地問我同事道:「起霧了?」

 

我同事停頓一下,回我:「沒有啊,你是看到什麼了?眼花了?」

 

「......我累了(笑)。」

 

哎呀,那一定是光線的問題XDD

 

 

 

然後回到家,嗯,我家又熱鬧了XDD

 

 

 

明天阿,估計高會還不會發考卷,所以我還可以存活(大笑)((你不要悲劇好嗎?

 

說實在的,那種要算的東西,我根本就猜不到我會拿幾分阿,雖然我是第一個交卷,被行注目禮的那個(你!)

 

幹嘛浪費時間待在教室裡呢?對吧?

 

 

 

最後要說,我好像破三萬了呢!(已經很久了!)

 

踩到的是沒登錄的「彤」喔!

 

之後要什麼再跟我說吧!

 

 

 

30000人氣

 

 

 

 

那麼,可能五月份沒辦法發文,就請大大們見諒了。

 

基本上星期一到五都是到晚上九點,六日也要上至少六七個小時的班,而且在五月份,我的計畫是把要放進書裡的某篇寫完,之所以是「某篇」,只是因為我還沒想到名字,沒有其他特殊意義(欸!)

 

所以有可能會到六月底才會出現小說類的更文喔,其他的碎碎念什麼的不一定。

 

那來預告一下吧,這只是有可能,還沒確定喔!

 

因為感受到強烈的執念了(喂!)  在印書之前,或許會再開幾個名額這樣,肯定不多,1至2個?(欸!)

 

要怎麼獲得還沒想到,總之,如果有想要書,之前沒佔到名額的,就關注一下吧,也許多開的名額活動會藏在某篇文裡面喔!

 

我已經有先說了,還特別在這有放上三萬的截圖裡說,沒看到的就不能怪我了=)

 

 

 

 

大家晚安囉!

 

最近不管要什麼考的大家,都加油了!

 

希望各位都能順心如意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漓洵(薩佐)
  • 珞凌傻傻的好可愛www
    明明是嚴肅的氣氛卻被搞的像是在搞笑XDDD
    糟糕我好像突然喜歡上他了(來姐姐抱一個(遭踹飛
  • 真的很可愛啊,不過雖然很可愛,我還是不會變心的(不你!)
    沒錯,完全搞笑了,珞凌弟弟的思維XDD
    哈哈,那要配送珞凌一隻嗎?

    泠淵 於 2015/04/28 23:00 回覆

  •  綠色寂靜
  • 泠淵~((抱
    好久不見~
  • 小靜好久不見了!
    最近很忙嗎?好一陣子都沒看到你了呢……
    學校事情很多要加油喔!(抱住)

    泠淵 於 2015/04/28 23:01 回覆

  •  綠色寂靜
  • OK喔~^v^
  • 加油加油XDDD

    泠淵 於 2015/05/02 09:21 回覆

  • 凌雪
  • 天阿,狄隼失控惹!
    七彩出現惹,劇情進展超快的,我是不是看錯篇章惹哈哈
  • 其實這篇是靈約30(不要自己多個零!)
    因為發現之前的劇情進展實在過於緩慢(你也知道啊?)

    泠淵 於 2015/11/07 22:0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