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勤奮的人生
烹飪食材運送中,請稍後。氛圍:蕭秉治-心狠手軟

好久沒出現的小菜一碟奉上。我敢保證一定很多人都忘記這篇的劇情了XDD

 

-------------------------------------------------------------------------------------

 

 

   電梯依舊上升著,好似沒有盡頭一般。

 

 

   這棟建築物只有十二層樓高,但上升的速度卻緩慢到簡直要到了世界盡頭。對電梯上升速度緩慢的想法,以前的我不曾有過,卻無法有肯定的緣由作為解答,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我還沒被修好的腦袋再度影響了我的感官。

 

 

   在見到這片白色建築物群時,極度的熟悉感激起強烈的恐懼在體內擴大,我使出全力企盼壓下這樣的恐懼,然而在看到小悠按下「11」這個數字後,原先的努力全然白費,我無法克制自己的擔憂,下一秒竟被黑暗籠罩。

 

 

   「嘻……嘻嘻嘻……哈……」彷彿被蒙住雙眼的周圍傳來斷斷續續、不懷好意的奇怪笑聲,不似人類發出的聲音卻又真實的不像是幻覺。

 

 

   「小……」想說的話被塞在嘴裡,再奮力開口都是無濟於事。

 

 

   一股噁心、發臭的味道瞬間衝進鼻腔,反胃的感受如預期傳來,取代黑暗的是帶著滿滿詭譎的綠,宛如鬼片場景特效的連續閃爍,我在黑與綠中嘲笑自己明明是鬼還撞鬼,掩蓋不住的依然是害怕與不知所措的心情。

 

 

   此刻的我已經分得清現實和我腦中這真實到異常的幻想之間的差別了,可是還是控制不了沒有任何預警便出現的這些幻覺。

 

 

   我期待能快點離開電梯,只可惜電梯上升的速度慢得驚人。我也期待電梯門能永遠不開,但在這樣的矛盾感中,電梯門仍是緩慢開啟了,天然的日光照進了眼底。

 

 

   「小悠,你剛剛有沒有……」

 

 

   我能開口了。不過小悠卻用手勢示意我安靜。

 

 

   我注視他放輕腳步朝電梯右方走道前進,由於在電梯裡出現的幻覺太過鮮明,在那刻我遺忘我該記得的事情,也仿照小悠的步伐小心翼翼地前行。

 

 

   沉重感再度纏上身,我感覺那股氣息又蠢蠢欲動,隨時都可以把我的意識吸入其中,不由得更提心吊膽了起來。

 

 

   小悠的表情嚴肅的不像平時的他,可是或許是之前的我夠瞭解他了,見到如此嚴肅的神情,心裡竟沒有產生一絲突兀感,不過也可能只是我已經沒有餘力去懷疑這表情適不適合出現在他臉上了。

 

 

   旋即而來的狀況雖不是毫無預料,卻是令人措手不及。

 

 

   跳針般的嬉笑聲貫穿我腦袋的剎那,一旁衝出的人群眾多到我沒辦法想像他們先前是躲在哪個廣闊地區,這樣狹窄的走道能夠容納得下這麼多人形同奇蹟,若不是在某個角落藏有知名卡通哆啦A夢的任意門,又怎麼能夠辦得到呢?可惜不管怎麼說,事實就擺在眼前了,他們全都不帶一點善意的朝我們飛奔過來。

 

 

   小悠將我藏在身後,兩手突然出現的槍像不需要填充子彈般連續不停歇地向前方射擊,強烈的暈眩和反胃的不適感使我臉色發白,盯著被一條條黑色簾幕侵蝕的小悠的背影,我不顧身在危險戰場,慢慢在原地蹲下,希冀這樣能夠稍稍化解身體的不適感,即便這份期待僅僅是妄想。

 

 

   「你看到什麼了?你是不是又看到什麼了?」

 

 

   看不見前方,當然也看不見小悠英勇戰鬥的身姿和此刻混亂不堪的戰場,更看不見始終朝我逼近的危險。

 

 

   心中不免苦笑,到現在才問我看見了什麼似乎為時已晚,再說我踏進這棟建築物後便越來越嚴重的幻覺,可以對誰起到什麼好的作用嗎?

 

 

   「阿煜,學會控制它!你可以控制它的!」喘息著,陷入激戰的小悠仍不忘朝我大喊道。

 

 

   霎時,一大片的腥紅色佈滿視線。我懂這不是真實,卻無法不感到畏懼,心裡頭有個聲音不斷說服我要逃、要快點逃……

 

 

   比螢光綠更為深沉的綠色黏稠液體向我湧過來,我仿若成了它們的集合點,也令雞皮疙瘩四起,然而未褪去的猩紅如同噴墨似濺在眼前,暈眩的視線裡只見綠色不斷積來,快要將我淹沒。

 

 

   不能呼吸了。就跟之前一樣,這感覺……

 

 

   『煜……你看得見我嗎?其實你的眼中一直沒有我的存在吧?我知道的,一直都知道的,你在乎的根本不是我……所以我們……』

 

 

   過往的記憶,不屬於「他」的記憶卻在此時清晰了,那些我被我暫時遺忘的、被幻覺趕走的記憶,已化為幻覺的一部份。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朝遠方大喊,無法忽略的情緒抑止不了,也壓根兒忘了自己該抑止情緒霸佔我的腦袋。

 

 

   在現世生活、還能活著的記憶奪回了我的暫時遺忘,而說出這句話的她已從幻想中離開,取而代之的,依然是肩膀以下全被泡在噁心黏稠液體的我。

 

 

   在那片綠色中,忽遠忽近的嘻笑聲,戲弄我似的重播。

 

 

   「不要靠近我!」

 

 

   壓住頭部大叫後,一股虛脫的感覺讓我直接跪倒在地。

 

 

   忽然明白小悠為什麼會跟來了,因為這樣沒用的我,一點兒事都辦不好,連入侵自己身體的殺人犯都趕不出來,弄得不得不和心儀的人保持距離,以確保她不會受到傷害。自己都保護不了自己的人,還要談能否保護他人嗎?

 

 

   這根本就是玩笑。這樣沒用的自己實在太好笑了!

 

 

   「阿煜……你……做了什麼?」無法置信的嗓音從小悠口中傳出,感受到小悠使力抓住我的手臂企圖拉起我時,我悵然地抬頭看向了他。

 

 

   只是在偶然瞥見小悠後方的景象後,我也迷惘了。

 

 

   若說小悠是困惑,那比他明顯困惑好幾倍的我,又該用什麼樣的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

 

 

   「我什麼都沒做……」不確定地說著。小悠突然又轉變為一臉嚴肅,甚至還有些擔憂地盯著我看。

 

 

   而在他後方,只是空無一物的白。

 

 

   無盡的白。

 

 

   「為什麼?」喃喃問道。此刻就連方才折騰我許久的幻覺也蒸發得一乾二淨,什麼都沒有殘留,似乎當所有的事都是場夢境一般。

 

 

   沒有得到答案,因為想得到答案的心在下一刻就隨著她的身影消失到地球的另一邊了。

 

 

   我最害怕的事果然還是發生了。

 

 

   即便想要說服自己,卻仍舊敗給了視覺。

 

 

   在我眼裡出現的她,身穿白色連身洋裝。在電梯門不被我們預料地打開後,神情自若地踏進了悄然無聲、只有我和小悠在的走道上。

 

 

   我感覺溫度瞬間降了好幾度。

 

 

 

 

 

 

------------------------------------------------------------------------

 

 

看到這篇有沒有嚇到啊?XDD

 

其實會更這篇只是因為......

 

「上課上到想寫文,但手邊沒有稿,又不想挖坑,只好上來痞客,挖出被我遺忘的這篇(欸!),從第四章接下去了。」

 

我覺得我快被追殺了(逃)

 

我真的是後續連碰都沒有碰阿(大笑)  我的文檔連第五章都還沒建立XDD

 

 

 

好,我覺得我為什麼要自虐挖越來越多坑,至少挖了也要不讓人發現阿(撞牆)

 

恩......等我有空會慢慢填的,明天還是要加班,呵。

 

星期六也要上班,就是這樣。

 

 

 

那我們下次......很久之後(?)見了。

 

然後我說真的喔,真的想先看哪篇的話,要說喔,不然我就亂更了(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厄夜
  • 好久沒看到異界之魂了XDD
    為了這篇我又跑回之前的篇去看了(大笑)
  • 真的是好久,快一年了(喂喂!)
    啊,厄夜辛苦了(汗)
    這樣一直要回去看很累啊(你也知道啊?還不快寫稿!)

    泠淵 於 2015/03/15 20:3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