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勤奮的人生
烹飪食材運送中,請稍後。氛圍:蕭秉治-心狠手軟

※BE注意!

※此次印書收錄確定!

※同樣找到錯誤會得到抱抱一枚(不!)

 

 

 

  洸宵永遠記得那個將一切歸零的早上,當時所有人的表情全都記在他的腦海,而闇佺的模樣更是深深烙印在他心中,一輩子都難以抹滅。

 

 

 

   「洸宵,我是不是……」

 

 

 

   「闇佺!不准你那樣說!」

 

 

 

   闇佺還沒說出口,洸宵卻已明白他想說的是什麼,而稍微提高的音量令闇佺閉上了嘴,但從神情可得知,闇佺仍是想著那些雖然沒說出口的話。

 

 

 

   「其實……如果是媽媽的話,這樣子也很好。」手裡抓著些許的銀白色髮絲,闇佺神色稍帶哀傷地說道。

 

 

 

   「你在說什麼?就算是伯母,也不能夠這樣……」激動地叫道。洸宵感受到心臟又傳來陣陣絞痛。

 

 

 

   「沒問題的,我的命本來就是媽媽的,只是我私自佔有了……要是媽媽能夠回來就好了。」

 

 

 

   插不進任何一句話的洸宵僅能小心掩飾心臟傳來的痛楚,把哀傷化作自然的神情,不讓自己再有多一些的情感釋出。他想假裝他一點都不在乎闇佺這樣的想法,假裝自己對此不會再有更多的質疑了。

 

 

 

   「洸宵不是說過『像我們這樣被世人遺棄,得不到公平的人,受到上天垂憐,只要付出相對的代價,誠心的願望是可以實現的』,不是嗎?」天真脫俗的臉突然笑著問道,「洸宵不管我想做什麼都會支持我吧?」

 

 

 

   瞬間的腦袋空白令洸宵簡直無法思考,他不知道自己該點頭或是搖頭,但明知道自己的答案已經和對方預期的背道而馳了,看著闇佺,他竟依舊給了對方肯定的答案。

 

 

 

   「要是我成為了另一個人,洸宵肯定也能接受吧?」闇佺喃喃自語般說道。洸宵突然有一種感覺,是不是闇佺其實沒有想要得到他的答案呢?

 

 

 

   洸宵沒有回應,儘管激動、極度想反駁的內心躁動,他依然壓下這樣的心情。沒有理由的,看見闇佺這時的模樣,他就沒辦法出言反駁,就算壓根兒是錯誤的事情,他也只能在心中百般掙扎。

 

 

 

   是不是命運的指針在這一剎那又更加偏移了呢?他不曉得,也永遠不可能得到答案了。

 

 

 

   「洸宵,我想睡……」搓揉眼睛,闇佺的眼皮好似重到快要睜不開。每次頭髮忽然變長似乎就要消耗他大量的體力,尤其這次的長度特別誇張,要是闇佺因為這樣睡上三天三夜也並非不可能。

 

 

 

   「累了就睡吧!」

 

 

 

   「嗯……」含糊地點頭後,闇佺就很乾脆地睡著了。

 

 

 

   趕緊伸手增加緩衝的洸宵最後變成無奈地跌坐在闇佺旁邊,不曉得還能跟這完全睡死的人說什麼,只好在心中默默嘆氣,將手臂從闇佺身下使力抽出來,慢慢走到房間一角拿了支吹風機,邊放空、邊吹著那頭長到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有可能吹乾的頭髮。

 

 

 

   至於從地上拿起對方的頭髮,將它們吹乾,會是多麼奇特的畫面,他實在不敢多想。以他的體力,要把闇佺弄到床上根本是不可能的,還不如幫他把頭髮吹乾才不會感冒。雖然照理來說闇佺是不會這麼輕易就感冒的,從以前闇佺就是個精力旺盛的孩子,在別人累到提不起勁時,闇佺還可以在房裡興奮的邊跑邊問接下來要去哪玩,他的體力好似再怎麼樣都不可能耗損般,令洸宵著實羨慕。

 

 

 

   不過自從他們經歷了那個早晨後,闇佺就在不知不覺中,往出乎意料的方向改變了。洸宵有強烈的預感,放任事情這樣下去的話,闇佺將會不再是闇佺。

 

 

 

   「孩子,我的時間將到來。你仍迷惘嗎?」祂的聲音悄悄地貼近耳邊。

 

 

 

   洸宵關掉吹風機,為了將分神的心收回來,也為了更下定決心,他輕輕閉上了與闇佺截然不同的深邃黑眸。

 

 

 

   「就算回答迷惘又如何呢?祢也不可能教我正確與否。」

 

 

 

   低頻的笑聲之後是充滿諷刺的語氣,祂說道:「常理而言,你要做的本是不該,何來判斷是與非?」

 

 

 

   洸宵注視著正熟睡的闇佺,半晌後才緩緩說道:「我的願,祢會實現;祢的願,我會給祢……那他的願呢?」

 

 

 

   落寞地站起身,洸宵不期待祂會給答案,只像是自言自語,接著又含糊說道:「如果可以,希望他的願望永遠不要實現。」

 

 

 

   祂笑了。同樣的揶揄。

 

 

 

   「這個我可無法保證。未來要發生什麼事又有誰會知道呢?即便能預知,也總有失準的時候。以你的經歷,應該不會不曉得吧?」

 

 

 

   的確,當那天被熟識的人趕盡殺絕的時候,他就沒辦法假裝不懂了。而自下一秒的記憶畫面裡,望見那時滿臉驚愕,簡直無法吐出一句完整話語的闇佺,他就再也無法假裝他不知情了。

 

 

 

   身為「魔物」,是不可以也不可能跟「人類」成為朋友的,一旦想嘗試做朋友,就必須背負那樣嚴厲的罪孽,以及遠超於此所應付出的代價。

 

 

 

   在闇佺懷中漸漸失去溫度的闇佺生母,讓他們深刻明白了這點。

 

 

 

   「我會按照先前說的,在這之前,給我獨處的時間吧!」

 

 

 

   「獨處?呵……罷了。好好享受這樣的時光吧,可沒機會了!」

 

 

 

   「我知道。」

 

 

 

   在床旁邊的地板坐下,背靠著床,洸宵將體重盡可能分攤掉。心臟一如往常悶悶地傳來鎮痛,他一想要使力就彷彿耗盡體力,據以往經驗,在這種時候他最好是乖乖待在原地休息。

 

 

 

   或許他之所以會這樣越來越虛弱,是反彈而來的報應吧?在闇佺身上,那樣的疼痛肯定比他還來得強烈吧?

 

 

 

   雖然難以置信,但在闇佺瘦小的身子因哭泣而劇烈的顫抖後,那出乎意料的發展帶著濃濃的哀傷與不安。

 

 

 

   在事情演變成這樣前,他們正被追殺。闇佺拉著氣快喘不過來的洸宵拚命向前奔跑,因為曾經與他們一同遊玩的「人類」突然對他們反目成仇,號召了眾人設下陷阱就為了要殺他們,那些「人類」說「他們欺瞞了他們好久,若是知道他們是魔物,才不會放任他們作惡」,還說「他們的存在本身就是危害世界」,但洸宵不懂他們究竟對這世界做了什麼。他們只不過像個一般人一樣遊玩,像個一般人一樣交朋友,有哪裡不對了嗎?

 

 

 

   如今,他明白答案了。在那時候「人類」也告訴了他們答案。

 

 

 

   對廣大「人類」而言,他們會出生就是極大的錯誤,因此不論做了什麼事,絕沒有導正成正確的可能。就算他們受到嚴厲的對待,也只會獲得其他「人類」的讚賞而已。就如同那天他們差一點就逃進他們築起的城牆內時。

 

 

 

   「洸宵……在想什麼呢?」

 

 

 

   「你醒了?」盯著那雙淡灰色的瞳孔,不在預期的狀況讓洸宵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闇佺撐起身子,好似對自己會躺在地上沒有多大的疑問,直接走到床邊,一下子就向後往床上倒去。

 

 

 

   「你是起來回床上繼續睡的嗎?」洸宵無奈地問道。

 

 

 

   「我剛剛做了個夢。很美卻很悲傷的夢……但我想不起來了。」

 

 

 

   「你還想繼續同樣的夢吧?」

 

 

 

   闇佺仿若陷入深思般,許久都沒有回應。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要怎麼樣才能讓這頭髮……我都知道的,洸宵。」

 

 

 

   「嗯,我也知道。」

 

 

 

   闇佺並不是完全不記得夢中的內容吧?就算真的想不起來,也記得大約的狀況吧?只是夢中的場景不能說出口而已。

 

 

 

   不能對他說出口。

 

 

 

   「洸宵,手借我。」

 

 

 

   「幹嘛突然這樣?」轉頭看向床,隨即就對上闇佺的眼。

 

 

 

 闇佺沒有好好的正躺在床上,反而是從床的側邊直直躺下,所以只要一側頭,就能夠看見洸宵的背影。

 

 

 

   洸宵見闇佺一副「你不給我,我就不說」的模樣,只好乖乖地將手遞了過去。內心充滿疑問,不曉得該說什麼。

 

 

 

   闇佺猛然握住他的手,旋即露出懷念的神情。

 

 

 

   「小時候我們也常這樣吧?洸宵就是讓人沒辦法丟在後頭呢,要是逃跑時沒抓著你,洸宵一下子就會被抓到了!」

 

 

 

   「別說的我好像是小孩子,明明你才是小孩!」

 

 

 

   「雖然洸宵比我大六歲,卻永遠都是小孩子!」闇佺無所謂地笑著說道。

 

 

 

   「誰跟你是小孩子啊!你才是讓人不省心的小孩!」洸宵撇過頭,故意裝作生氣不理人的模樣。

 

 

 

   闇佺覺得有趣的笑了,在下一刻放開洸宵的手的同時卻又語帶哀傷的說道:「這樣就能記住洸宵在我身邊的感覺了。」

 

 

 

   洸宵著實一驚,收回的手有一瞬間停在半空中。嘗試讓自己冷靜下來,洸宵從床邊站起,假裝沒事的走到闇佺身旁,要他躺正,好好睡一覺才能補足消耗掉的體力。

 

 

 

   闇佺也沒有再多說什麼,順著洸宵的意就安然睡去。

 

 

 

   這一刻,美好逐漸沉澱下來,氣氛祥和到令洸宵心裡更是感到難受。

 

 

 

   約定的時間要到了。

 

 

 

 

 

 

----------------------------------------------------------------------------

 

 

來不及重看有沒有問題了,最近好忙啊(倒地)

 

好,不說廢話了,午餐去。

 

這篇實在出乎意料的長了。

 

用不同的寫法在推劇情,不曉得看起來如何,有點緊張呢!

 

那麼,下次見了!希望我們可以很快見面。(快趕稿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郁子
  • 頂!
    我已經大約想好封面倒是真的
  • 哈哈,頂了嗎?其實我對這篇不是很有把握(汗)
    已經想好了?郁子辛苦了呢!感覺郁子果然是好人啊(拭淚)

    泠淵 於 2015/08/02 22:53 回覆

  • 梨子桑
  • 好喔我還是要再說一次銀髮大好(!
    還有順便說一下後來那個>超感謝小璃 真的是魯夫耶(##

    水果喜歡牽手的那邊wwww
    好孩子氣但是好可愛<3
    但是整個劇情有點看不懂xdd
    最近有點忙更新完文章水果整個已癱q改日再來繼續追 靈約 喔對不起(qq
  • 銀髮真的超美好的/////
    呵呵,所以梨子桑有看出來嗎?其實我一開始認不出來(被踹)

    哈哈,他就是小孩啊,當然要有孩子氣一點XDD
    劇情啊......那如果我全部寫完,梨子桑還是有看不明白的,再跟我說喔,我會再看哪裡可以寫清楚一點的!
    謝謝梨子桑的意見啊(撲)
    梨子桑加油!沒關係啦,我最近也是一直趕稿,都沒時間去看大大們的文章了(畫圈圈)

    泠淵 於 2015/08/02 23:21 回覆

  • 凌雪
  • 想到這篇也會收到小說裡就好興奮呀!!!!!
  • 我也好興奮(喂!)
    小凌來抱一下(變態滾啦!)

    泠淵 於 2015/08/25 12:33 回覆

  • 凌雪
  • 耶!!!沒找到錯誤就拿到抱抱一個(抱
  • 啊啊,我都忘了那是找到錯誤的獎勵了……(好蠢)

    泠淵 於 2015/08/25 20:1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