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勤奮的人生
烹飪食材運送中,請稍後。氛圍:蕭秉治-心狠手軟

※升為W10之後,就都用google chrome發文了,排版不一樣,不過應該沒差吧XDD

(1)

 

    這既是夢境也是現實。

 

 

    宛如連繫感官的神經端子接觸不良,斷斷續續的感受傳遞像在知覺大海裡浮浮沉沉,現實與夢境交替的融合度令人恍惚,就連自己身處何地也喪失了方向,然而身不由己的現狀卻使得他更加沉溺於動彈不得的狹小空間。

 

 

    耳邊陣陣的呼喊,他依舊記得在陷入這種處境前自己做過的事,只是屬於真實發生的事情占了多少比例,他實在算不清楚。就如同他搞不懂那些呼喊是不是代表他朝著曾經被視為相當遙遠的彼方更進一步了。

 

 

    如果可以的話,能夠證明泡沫般虛幻的這些事情都是存在就好了。

 

 

    手指不受控制的抽動了幾下,在極度的渴望中,他仍是睜開了眼,黑色的瞳仁像蒙上一層灰般,難得的沒有在睜開眼的第一秒就徹底清醒。

 

 

    或許是由於躺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太久,身體在移動上顯得有點生硬,但這情況是會隨著伸展筋骨後好轉,並不會令他特別在意,不過在企圖用手臂撐起身子靠坐在走道旁時,隨之而來的劇烈暈眩還是讓他稍微停頓了行動。

 

 

    靜靜地低頭看向破損不堪的衣物,即便因燈光不佳而照不清確切的色彩,他仍舊明白之所以會如此暈眩的原因,也在同時懷疑自己會在這樣的惡劣情況中醒來,究竟跟迴光返照有沒有關係。

 

 

    雖然有沒有關係也不重要了。

 

 

    他深吸幾口氣,無視胸膛傳來的劇痛,他緩緩摸著牆面,搖晃的往前走了幾步。

 

 

    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這裡停留,即便身體的損傷嚴重到根本不行任意走動,但就算走沒幾步就跌倒在地,他還是堅持站起來繼續狼狽地前行。

 

 

    要是沒弄到這樣的地步,就不需要這麼狼狽地在這隧道裡移動了。從以前到現在,他肯定都太高估自己的實力了,才會在遇上銀髮男子前都沒料想到自己有如此一天吧?

 

 

    事到如今,他能做的也沒有多少了,直接到達最終目標的過程太過迅速,他差點措手不及,連想要好好守護著誰的承諾也僅能在努力將威脅變得小些後,交給某個人去辦了。

 

 

    所有的事情在一開始就已經說好了,即使事情朝著完全不同的方向發展了,可是他相信就這點而言不會有問題的。

 

 

    數不清幾次的重新站起,他撐著顫抖且發冷的身體持續緩慢前進。

 

 

    視線越來越模糊,失血過多讓前進都化作奇蹟。希望自己在再度失去意識前至少能夠躲進某個死胡同裡,簡直成了他最後的願望。

 

 

    意志力拚命地撐著。他深信自己絕對不會再讓當初的悲劇重新上演。就算是對上了那個讓他不可能放下仇恨的人,他也絕對不會再讓自己珍視的人輕易地離開了!

 

 

    該離開的本來就不該是他們,這次不論結局會如何,他都會盡最大的努力去保全所有他珍視的人們,一定不會再有意外了。

 

 

    絕對不會……

 

 

 

(2)

 

    無形的冷度滲進了骨子裡,珞凌卻只默默注視那雙火紅色的雙眼,旋即在朝左前方使勁一揮後,好似阻絕外界的密封袋被劃出洞口,空氣立刻填滿缺口。

 

 

    赤玄雖吃驚也無法再更加吃驚了,無法解釋珞凌方才的狀況是如何發生的,卻也將其他不像可能會發生的變成可能,現在赤玄最為納悶也氣憤的無非就是「珞凌到底隱瞞了多少實力」,而究竟要怎樣才能不被人發覺,更是讓人困惑。

 

 

    「你到底是什麼人?」

 

 

    皺眉問出的問題,珞凌卻只給個微笑帶過。稍稍動了握住劍柄的右手,要對方直接以武力來問的意圖明顯。

 

 

    赤玄一見,也沒再囉嗦,彎曲指節時使出的力道將青筋展露無遺,而指甲長且尖銳的型態更使得手部如爪。以往這副模樣總會令人心生恐懼,若是在經歷戰鬥後,那沾染上滿滿腥熱血液的指甲更是會讓人不寒而慄。然而在此時,這樣的氣氛早就不存在,已經脫離正常人水準的對手,甚至連眼也不眨一下。

 

 

    赤玄一下子跨出了步伐,速度快到僅看見右腳踏出,人便已消失在原地。身形有如鬼魅般無法定著,可惜對上的恰巧是五感都異於常人的珞凌,殘影留下再多、再誤人判斷,珞凌眼中卻依舊只有本尊的具體位置。這樣的才能並非七彩給予他的,而是他打從有記憶以來就一直存在著的能力,就和赤玄無法理解的特殊能力一樣。

 

 

    珞凌認為赤玄肯定心裡早有定數,卻不敢置信,才會堅持從他口中得到解答。不過對他而言這能力的存在也不過是未知,倘若非得要個理由不可,倒不如稱作「與生俱來」吧?

 

 

    赤玄在旁周旋沒過多久,一個箭步瞄準了咽喉朝側邊迂迴而近,銳利的指甲僅再三公分之距便能濺出血花,如此驚心動魄的場面,赤玄不相信珞凌沒有注意到,即便他真的是不留情的往死裡打,以先前的戰況看來,珞凌也不可能會就這樣招架不住,再說就算珞凌那些舉動都是發生奇蹟好了,刀刃般的指甲就要劃破自己的頸動脈,再遲鈍的人都會有感覺吧?

 

 

    珞凌鎮定的模樣確實太不尋常了。可是不是真的想把人殺了的赤玄仍舊在心中衡量是否趕緊收手,即便這情況全然不可能及時停下手,就此打住弄得人半死不活也不會更好受。想想情況,赤玄還是將停手的想法拋到九霄雲外,把命運完全交給了下一秒。

 

 

    這一秒,很重要。

 

 

    不論是對珞凌而言,或是整個世界而言,皆是關乎生死的剎那。雖然從珞凌本人從容的模樣全然看不出來重要性在哪,然而卻正是因為這份從容才代表了實力的堅強。

 

 

    原先急於逃跑的樣子似乎成了幻覺,現下自身周捲起的異常氣場瞬間震懾了所見的每寸土地、每縷空氣,連赤玄的動作也僵了一秒,但是之所以僵的原因並不是因為自己也受珞凌突起的氣場而影響,若是先前沒感受過「他」所製造的氣場,赤玄是不會被這樣仍不是很濃厚的氣場影響了心智,可他就是感受過了!這樣的氣場很熟悉、熟悉到簡直就是「他」的翻版!

 

 

    在放出這居高臨下的氣場後,珞凌如同滑冰般瞬間滑離原地,手握的藍光劍順勢朝赤玄揮去,赤玄同刀劍硬度的銳利指甲竟在兩人交鋒時認份響起金屬摩擦聲,讓珞凌不禁微微一笑,心情的喜悅度就像在船上注視強者交戰一樣的興奮,差別只在於:他現在是在場內,不是場外。

 

 

    於是在一與赤玄的指甲分開後,珞凌故意向後拖開一段距離,盯著赤玄不放棄追上前的模樣,隨即以衝刺的方式迎了上去……

 

 

    「珞凌、赤玄!」

 

 

    意外的聲音卻在這時響起,無論是珞凌或是赤玄都嚇了一跳,但兩人所採取的應對方式卻截然不同。

 

 

    「這樣會輸的喔!」在赤玄趕緊止住自己的動作時,珞凌竟像完全沒聽到七彩的叫喊,在和赤玄只隔兩步距離的地方朝右側向前轉了一圈來到赤玄身後,而那把如海藍色電流形成的劍赫然架在赤玄的頸子前,「不過就算七彩沒來,結果還是一樣。」

 

 

    感覺心臟難得的劇烈跳動,赤玄稍稍扭轉了頭部,在右後方見到珞凌的手部姿勢的時候,他心底就有數了。

 

 

    「七彩,妳怎麼來了?之前……」珞凌自然地開口,完全不像身在決鬥中的模樣。

 

 

    七彩注視著珞凌背對赤玄,還把那奇怪的劍架在人家身上的樣子,心裡說不上來,但就是很想打他。

 

 

    「珞凌,你如果再……」清脆的聲音才開口,珞凌便嚇得趕緊消去架在赤玄脖上的劍,也改變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在離赤玄一段距離的地方安安靜靜地待著,和方才的模樣根本一大對比。

 

 

    「很好。」七彩滿意地點頭。赤玄完全是一頭霧水,不懂他們究竟在搞什麼。難道是在演齣高潮迭起的戲劇嗎?不過這看來肯定是搞笑劇。

 

 

    「那邊已經處理好了,暫時不會有問題。」七彩一臉認真地說道,「珞凌,你要逃出去沒有問題。」

 

 

    聽到七彩這麼說,珞凌臉色大變,立刻叫道:「我才沒有要逃!」

 

 

    「難道我跟你說的,你都沒聽到嗎?明明說要再多點時間的……」七彩轉而神色哀傷,面對這樣的變化,珞凌不免有些心痛,但這心痛並不是全出自於自身,而是……

 

 

    「求救。一開始七彩是這樣的,我知道現在也沒有變。」珞凌將手放在心臟的位置,帶著淺淺笑容看向七彩如同當時貼近天使的形象。

 

 

    「才不是這樣!在這中間,斷了好幾次,你不知道我感受到的,而且你想做的不可能是我想要的,那個他……」

 

 

    珞凌凝視七彩欲言又止的表情,等了半晌,七彩都沒有再開口,但心口傳來的哀傷卻是越來越濃,混雜了許多的情緒,那種五味雜陳的感覺讓他一時搞不清楚方向。

 

 

    「七彩想要的就是我想要的。」

 

 

    輕輕落下話語的瞬間,七彩的眼睛似乎睜大了那麼一些,可是之後卻只還給珞凌一抹悲傷的笑容。

 

 

    赤玄慢慢地靠了過來,身上早已不具有殺氣,珞凌也不再對他有所防備。

 

 

    「說過挺得過的話就告訴你了,沒想到你還真是『深藏不露』,剛才的確是無論如何我都會走到那一步,我承認我輸了。既然七彩不想說,就由我開口吧!」

 

 

    珞凌略為困惑地看著赤玄,旋即便接受了赤玄所說,向他點了頭。七彩也沒有阻止赤玄的打算,僅僅在旁邊靜靜地聽著兩人的對談。

 

 

    「說起來這是我們這族的羞恥,但真相卻只有公主殿下、冰晶和我知道而已,在發現了這連本人都不知道的事實後,我們一直想要阻止事情更加惡化,卻沒想到這並不是我們可以控制住的,畢竟以他的身分……我們都不可能有權力去阻止,也難怪他可以任意控制我們這族的行動,我們發現的實在太晚了……」

 

 

    赤玄感慨的將視線落在了遠方,像在培養勇氣說出口一樣,許久都沒有說話。珞凌看向一旁的七彩,她依舊沒有打算開口,也沒有打算阻止赤玄繼續說的樣子,只是真相對於他們而言都太過難以啟齒,赤玄沉重地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連吸入的皆是血腥味也管不著了。

 

 

    「讓公主殿下如此掛心不下的理由很簡單,在這空蕩的地下裡,還有一位我們的同伴,但他不是族人,是……」

 

 

    猛然震來的爆炸聲掩蓋了赤玄的話,整個空間頓時只留下驚愕與疑惑,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更是出乎意料之外。

 

 

    再怎麼樣,珞凌都沒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自己有一天必須要面對這種殘酷更是他壓根兒認為不可能發生的。

 

 

    他從沒有想到承諾竟如此脆弱,彷彿薄餅輕輕一壓就化成碎塊。

 

 

 

 

 

 ---------------------------------------------------------------

 

好像打不完了,只好先發一半(嘆氣)

不過我也想怠惰是真的(不你!)

累了但睡不著阿,想要發呆(倒地)

 

所以決定來花時間發呆了哈哈哈XDD

 

預告一下,下一篇應該是會開虐喔!不要追殺我,絕對不要阿(逃)

但寫到這裡,應該也有人猜得出後續了吧?真心覺得不難猜XD

 

嗯,那就先......雙十節快樂啊,明天的(哪有人先說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郁子
  • 雙十節快樂~~~

    依我的智商一定猜不到,我坐等後續好了.......
    下一篇事虐耶WWWWWWW
  • 雙十節快樂!!表示想看國慶煙火(拉衣角)

    哈哈,其實真的沒有什麼神秘的感覺了,只剩下一個點有意外吧?
    感覺要虐到第八章去了,哈(喂!)

    泠淵 於 2015/10/09 22:36 回覆

  • 千流風
  • 發現我漏看了一篇
    坐等接下來的瘧文XD

    真的猜不太到劇情發展
  • 千流風居然有看!!
    突然覺得好開心(轉圈圈)
    呵呵,看完不可以追殺我喔,等下會發吧XD

    欸?這麼難猜嗎?

    泠淵 於 2015/10/17 13:12 回覆

  • 凌雪
  • 根本猜不出來阿,到底是神抹東西哎可惡!
    我要趕快去看下一章惹
  • 有這麼難猜嗎?XDD
    是說好像在很後面才丟了很多提示阿,若是真要修文,是不是應該早點丟一些呢......(深思)

    泠淵 於 2015/11/07 22:0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