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勤奮的人生
烹飪食材運送中,請稍後。氛圍:蕭秉治-心狠手軟

※千萬、別、追、殺、我(逃跑中......)

(3)

 

    森林暗處步出一名男子,他酒紅的雙瞳在微弱光線下顯得哀怨又憤怒,而代表專業的西裝早已磨損不堪,配上背後那根超出腰部附刀刃的長棍,似乎不比先前突兀了,儘管如此,自淺棕髮尾滴落的汗珠卻是將狼狽上提了好幾分,之所以比較不突兀的原因顯而易見,但絕對不會是男子想要的答案。

 

 

    獨自一人在森林行動是很危險的事,已經親身經歷過不少與森林野獸的對戰,韋諾尹不會不清楚,若是自己再不幸遇到對他有敵意、像冰晶她們那麼強的妖精,後果不用想也知道,然而話已說死,他的原則也絲毫不可能會令自己有任何空手回去大家身邊的念頭。

 

 

    只好繼續往有較多光線的地方走了,他現在依然在氣頭上,說什麼期望得到他人的幫助都是騙人的,但是對眼前雖千篇一律卻有微妙差異的森林有股熟悉感,還是讓他不免心生不耐。再往前走大抵就是那個地方了,可是身後的漆黑對他而言實在太過危險……

 

 

    簡直就像是走進別人設下的圈套,還連不要踏進去的方法都沒有,身不由己也不至於到這種地步吧?

 

 

    放慢腳步,他開始思考起自己前不久對一行人放的話,並將之與冰晶說過的話做聯想,好似有了另一種可能。

 

 

    如果通往地下的那扇無形的門是只有皇室才打得開,那麼……是不是表示那裡曾是妖精王的居所?不論是妖精王仍被囚禁在地下,又或是被趕出屬於他的宮殿,再或是最壞的那個可能,他都必須從幻境裡取得線索,要想得知答案,幻境肯定是必去的地方了,可是,他能有辦法去得了地下嗎?地下是不是還有其他更為強大的敵人?不,光是銀髮男子一人就夠強大了,要他一人遇上,只有直接下地府的命了吧!再說,還有赤玄這令人摸不清的妖精的存在。

 

 

    珞凌他們不曉得怎樣了?那個殺人兇手也……不對,他要報仇、他要真相、他絕對不准他的伙伴們被侮辱了人格,這筆帳若是討不回來,他怎麼向九泉之下的大家交代?他又怎能嚥得下這口氣?

 

 

    韋諾尹在決定還是要往幻境的方向去之後,便維持同樣的走速,邊走邊思考自己要如何下去地下,並且在獲得自己想要的答案後,還能平安回到地面上。即便千想萬想皆是不可能,韋諾尹仍是做了到達幻境旁再伺機而動的打算。

 

 

    只要不隨便侵犯那領域就會是安全的。

 

 

    韋諾尹本來是這樣打算的,完全沒料想到後面的事情已經不是他所能想像的了。

 

 

    在他走到可以藉由樹木間的縫隙看見幻境的距離後,超出預期的爆炸聲從地底傳來,震驚之餘他更加緊腳步奔至幻境旁最近的樹木間,想在此觀望整個情況。

 

 

    一開始,他認為是珞凌他們與銀髮男子起衝突才會產生這劇烈聲響,結果在他還沒得到證實前,另一個爆炸聲倏地來臨,韋諾尹眼睜睜看著面前的黃土爆了開來,於是,到達地下不用說是要有無形的門了,連大洞都有了。

 

 

    他注視面前的大洞,要下去的路如今明擺在眼前,雖然不知道底下有些什麼,說不定會是陷阱,但是不下去就找不到答案了。

 

 

    靜靜等待約三分鐘後,爆炸聲並沒有再次傳出,韋諾尹定了決心,抓緊時間以最快的速度跳進了洞口裡。

 

 

    在藉由棍身摩擦黃土減緩落下的速度後,韋諾尹雙腳平穩地踏在地面上,模樣相當從容,而下一秒提高了警戒心的眼神立刻轉而銳利。

 

 

    面前因爆炸而塌陷嚴重的勉強稱之為天花板的黃土,阻礙了行進的路線,無論是在前後左右的哪一側亦然。這點即使早在預料中,可不免猶是讓他打從心底埋怨起來。不過這變成慘狀的隧道也不是真的無法供人通行,要多付出些勞力的話,勉強還是可以過得去的,這大抵就要歸功於妖精的奇特能力了吧?簡直像是魔法般的防護也是盡了力的在保護地道的功用吧?雖然不知道究竟還維持了多少的完好就是了。

 

 

    習慣性的稍為整理儀容,他不敢去思考這麼做的意義為何,只想假裝自己不清楚他身上的衣著早已成為狼狽的附屬品。

 

 

    韋諾尹忍著不輕易嘆氣,搖了搖頭後也決定直接往前方走。據他下來前的觀察,此刻他的正前方理應就是通往中心點的路線,最厲害的人通常都會待在中心點。這是他長久以來獲得的心得。

 

 

    使力而小心翼翼的邊用手中的長棍清除讓他完全無法移動的黃土,邊緩慢地行走,弄得疲倦萬分,他卻只前進了一點點的距離!在這段時間中,爆炸聲又傳來兩次,每一次來時都令身周包含頭頂的黃土不穩地落下不少。明明身為少爺,竟得在這漆黑的洞穴裡面當免費礦工,著實使他更加不快活,加上不知為何地,隨著時間過去越久,他就越有頭痛的感覺,這陣痛愈來愈強烈,搞得他連大叫「本大爺不玩了」的心情都沒有了。

 

 

    到底爆炸裡還有什麼毒藥嗎?

 

 

    韋諾尹一面咒罵、一面拿起長棍沒耐心的亂捅,然而就在這時,他感覺左側傳來微弱的悶哼聲,由於太過微弱,還一度讓韋諾尹自豪自己的聽力很厲害,但其實會被他聽見也僅是碰巧罷了。

 

 

    韋諾尹訝異的注視左側的黑暗,摸索左側的情況後,他才發覺左側居然是有岔路的,如此一來,緊張感瞬間來了。

 

 

    猜測在岔路裡的是敵是友,讓他覺得腦袋瓜更痛了。他又沒辦法直接出聲問,若是敵人,問了也只是白問,不,也許比白問更慘,被人知道他入侵了這裡可不是好事,一定會有更多的麻煩,離他的目標不就更遠了嗎?

 

 

    心中滿是掙扎,最後韋諾尹還是被自己的好奇心給說服了。於是長棍一出,將多餘的黃土歸地,他望向眼前雖沒有黃土掩去道路,卻一點也不比他方才經過的區域好,面前的雜物堆已經散落成如同戰場般的混亂景象,原本放置在同一側的櫃子全都東倒西歪,要想更深入走進這岔路,不設法移動這些櫃子和原本放在裡頭的雜物是不可能的。

 

 

    把「為什麼在這種公開場所會有這麼多亂七八糟東西」的想法拋到一邊,他仔細觀察這景象,方才聽到的聲音不會是錯覺,他深信這裡一定有人,不管是為了哪種理由,他都要盡快找到那個人才行!

 

 

    於是,在幾秒鐘後,他望見了那個上半身倚靠在牆邊,雙腿被倒下的櫃子扎扎實實地壓住,身上還被其他雜物控制了行動的人,單依這情況看來,那人是無法自行脫離這樣的處境的。

 

 

    「我幫你移開吧!」

 

 

    一時之間沒想那麼多的韋諾尹從容走向那人,而那人錯愕的神情在對上他的眼時,他才發現那人竟然是他認識的人。

 

 

    一個在此刻最不想見到,同時也是最想見到的人。

 

 

    「是你!」停下腳步,稍稍皺起眉頭,便在判斷對方目前對他構不成威脅後,才又讓怒火恣意升起。

 

 

    只是面前的那人卻是在錯愕以後,露出明顯是鬆口氣的表情。

 

 

    韋諾尹霎時感到莫名其妙,絲毫不認為自己和對方的關係友好到會使對方露出鬆懈的神態,再說他們倆的關係完全是交惡,以這樣的關係來說,更是比不可能還要不可能了。

 

 

    誰知,他居然是徹底誤會了對方之所以會鬆口氣的原因。

 

 

    「你……有自信……一招殺了我嗎?」視線停留在韋諾尹手中的長棍上,虛弱的聲音說出的話依舊令人詫異,就和兩人初見時相同。

 

 

    這傢伙實在是很討厭啊……

 

 

    「要殺不殺都是我的自由吧?這樣放著不管遲早也是死,根本用不著我下手!」帶著倔強,韋諾尹不爽地說。

 

 

    「沒時間了,動手吧……」

 

 

    「憑什麼你說什麼我就得做什麼?你以為你……」盯著那冷靜的面孔,韋諾尹更加氣憤,但話說到一半,他便感到事情實在太不尋常了,「難不成你……」

 

 

    一步向前,韋諾尹用力抓起那隻越來越像僵屍的手,不管對方出言制止,他粗暴的扯破原本就破損不堪的袖口,將扯裂的袖子直接撕開到肘關節為止。

 

 

    露出的手臂除了原先的白皙,還被流出的血液給染紅,然而彷彿是浮在這些顏色之上,七彩奪目的詭異圖騰攀附著整條手臂,像是某種高級陣法。

 

 

    「血祭……怎麼可能……」韋諾尹像不能接受般的自言自語,但隨即聲音又大了起來,「沐現在不在這裡,不可能執行血祭的!不對,那時候的你明明就不同意,現在又……」

 

 

    「……不在這裡才好……別囉嗦了,你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斷斷續續地說著。會在這種時候遇上韋諾尹,也是種幸運吧?

 

 

    妖精們就快要發狂了,爆炸聲肯定是來自妖精王。

 

 

    眼前越漸模糊,虛脫感伴隨劇烈的頭痛都快讓他將身上的傷口都忘卻了,但是手臂上的炙熱卻令他清楚地感覺到此時便是發動這最後防線的時機了,即使他不明白原因,不過這鐵定是七彩施展在他身上的附加功能吧?

 

 

    「樂晴要的不是這樣!她沒要你死,所以才要沐的協助,你……」

 

 

    「你……想報仇吧?」

 

 

    一句話就讓事情回到了原點。韋諾尹突然醒悟了過來。

 

 

    他絕對是想報仇的,一開始的打算就是這樣,只是不曉得什麼原因,自己被引開了注意力才會突然忘記自己被寄予的重任。

 

 

    「不需要你提醒,我自然有打算!」嘴硬與實際的情緒都有,韋諾尹不知道自己是哪方面占了多些,但他很清楚自己有一定要弄懂的事。

 

 

    長棍伸了過去,韋諾尹站在狄隼身旁,注視冷冽刀鋒附在狄隼脖上的模樣,臉上已恢復為堅定且認真的神情。

 

 

    「回答我兩個問題!」

 

 

    狄隼愣愣地望著韋諾尹,或許是因為大腦缺氧才會有此反應,而韋諾尹也沒有心思去想對方可能被他將了一軍的事了。

 

 

    「為什麼要我一招殺了你?兩招不行嗎?」韋諾尹盡可能地冷淡問道。

 

 

    「……我會……控制不了自己。」

 

 

    「生命遭受威脅就容易失控嗎?」

 

 

    狄隼沉默,不久後用著極度輕微的點頭作回應,沒有多作其他表情。

 

 

    「最後一個問題,說實話!」不由得激動了起來,稍停頓後問出的問題更是無法令人不察覺他的氣憤,「在飯店裡,是誰先動手的?是我的人還是你?」

 

 

    事到如今,韋諾尹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想從狄隼口中得到什麼回應了,其實自己早已隱隱得知了真相,卻不願輕易接受。然而沒料到狄隼承認的居然是他曾經以為的事實,那麼不容許他人動搖的自以為的事實,就算已被打破。

 

 

    「是我。」

 

 

    訝異之餘,空氣宛如停止流動。狄隼自然說出的話就如同他打從心底這麼認為的一樣。

 

 

    果然是很討人厭的傢伙。

 

 

    韋諾尹沉澱了心情,凝視在長棍最前端的刀刃,收緊了手指。

 

 

    「我懂了。」淡淡吐了這句。現在的情況已經失去了其他可能,所以韋諾尹也曉得自己下壓的力道足以提醒對方做好心理準備。

 

 

    狄隼的神情依舊不起波瀾,只是像遙望遠方的視線收了回來,就這麼順勢閉上了眼睛。

 

 

    韋諾尹見到這情況,先是放鬆了力道,隨即一個加倍使力,速度令劃開皮肉的感覺只出現在一瞬間,而劃破頸動脈沒有噴濺出鮮血的情景也只有在那一瞬間。

 

 

    七彩色的光芒突然像寄生在血液裡般灑了出來,將入眼所及全化作繽紛閃耀,但韋諾尹完全不認為這會是種美。

 

 

    用騙子的命換來的閃耀怎麼會美麗?

 

 

    真是討人厭的笨蛋!

 

 

    長棍一揮,韋諾尹更加掩飾不了憤怒的將狄隼身上的櫃子硬生生砍成了兩半。

 

 

 

 

 

<第七章 結束>

 

-----------------------------------------------------------------------------

 

我真是自虐,先手稿虐自己一次,電子稿的時候還是又......

還好那段的篇幅沒有更長,沒有描述的更細,不然我可能已經陣亡了(大哭)

 

絕對不要追殺我啊啊啊啊啊,為什麼真的變這樣我也不知道啊(別裝蒜!)

 

嗚嗚嗚嗚,我也要去哭死了(躲角落)

下次請記得要燒好香,祈禱自己不要被作者愛上,不然就是這種命(只有你的角色才這麼可憐吧?)

 

然後就讓我們繼續虐下去吧!(你真的打算讓靈約BE嗎?快住手啊你!)

 

......我好像記得我原先是打算走適合闔家觀賞,歡樂向的......(騙誰啦!)

 

 

 

如果計畫沒又被我弄亂的話,第八章應該會在十月底發出來喔!(雖然我現在一個字都沒寫XDD)

第八章其實就算是告一段落了,終章只是後續交代而已。

估計我會繼續爆字,請期待(誰要期待你爆字啊?)

這章節就爆字了,應該看得出來吧?本來還有一節的,但再爆下去真的會破萬字,所以還是讓我挪給第八章吧,哈......(那你的第八章是打算爆到多少字啊?)

好,我們就忽略爆字的問題吧XDDD

下次見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郁子
  • .......................!?
    我....讓我去冷靜一下...............
  • 郁子怎麼了嗎?XDD

    泠淵 於 2015/10/17 16:54 回覆

  • 厄夜
  • 我的狄隼......還好我有準備奶茶(誤
    真的死了嗎?不要啦Q︿Q
    好,我也跟進郁子的腳步去冷靜一下好了(欸
    哈哈開玩笑的啦......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啊,果然是這樣"的感覺出現....
    這真的是闔家觀賞的歡樂向文?(苦笑
    嗯......我再去泡一杯奶茶好了......
  • 哈哈,因為我太明顯了嗎?(大笑)
    我也越來越懷疑了,我真的一開始是打算歡樂一點的,可能因為珞凌不在就......XDD
    不過我很久以前,大概快一年前吧(也太久!),說過有一篇劇透的嘛,所以不要太傷心啊(大笑)((你這樣人家猜得到嗎?

    泠淵 於 2015/10/17 23:33 回覆

  • 郁子
  • 我覺得我去找一下心靈輔導師好了,我幼小的心靈受到重創和驚嚇.....
    雖然也是猜道狄準會掰掰,但沒想到是藉這我全劇中最沒好感的角色之手啊(翻桌

    我也想知道這真的是闔家觀賞文嗎XDDDD
  • 哪有這麼誇張,不然我來當一下心靈輔導師好了(是你害人家這樣的吧!)
    原來......韋諾尹榮登顧人怨排行第一名!(拍手)((這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嗎?
    哈哈,不過如果不是這樣,誤會就解不開囉XDD

    呃......或許曾經是?(不要心虛!)
    可是我已經都沒有描寫到很深入很恐怖很血腥的東西了阿,應該吧......(說服力在哪?)

    泠淵 於 2015/10/18 10:56 回覆

  • 凌雪
  • 嗚嗚嗚嗚…不要啦!你知道貓已經說我是死神小學生2.0版本惹嗎!我不要我喜歡的腳色都掰掰阿(哭暈在廁所
    我開始討厭韋老兄惹QAQ
    還我狄準來阿阿阿

    闔、闔家觀賞?這個是輔導級的唷XDDDD
  • 死神小學生是什麼?XDD
    哈哈(笑什麼啦你!)
    韋諾尹好可憐喔,我真應該為他哀悼一下XDD

    還好不是限制級的(你是想怎樣才會變限制級啦!)

    泠淵 於 2015/11/08 14:2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