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勤奮的人生
烹飪食材運送中,請稍後。氛圍:蕭秉治-心狠手軟

※聽說......最後一句有點虐,萬聖節虐人對嗎?

 

(1)

 

    他無法解釋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一時響起的爆裂聲讓他既困惑又不能裝作與自己無關,然而,爆炸絕非他所樂見,要爆炸爆的也該是人類居住的那些城市,會把自己家給炸了,完全是莫名其妙。

 

    他不安且混亂的思緒在腦中亂竄,連企圖抓住那些想法好讓自己冷靜下來都辦不到。

 

    「銀枟,你在搞什麼?」朝無人的前方大叫,他感覺自己的內心簡直都要炸開來了。

 

    有誰可以向他解釋方才的氣場是怎麼回事?他的人明明就在這裡,可是卻宛如看見了另一個自己般,他忽然想起在人類之間流傳的「平行世界」傳說,還有那則「如果看見了另一個自己就會遭遇不測」的傳言。不過他應該是免疫的吧?畢竟他的眼簾從很久以前就不曾拉開了,雖然最近的他總不定時會興起想看看自己身周的想法,但無可否認地,之所以會失明,是他自願使然。

 

    即使這樣說,他還是不滿。不論究竟有沒有平行世界,他都該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不可能會有別人可以取代他,就連瑕疵品也別想假裝和他相像!

 

    他一把扯下纏繞住頭部、遮蓋了眼睛的黑色繃帶。氣焰使得拉下繃帶的銀白長髮隨著忽然鼓動的空氣起舞。他輕輕將左手覆上始終閉起的雙眼,這動作一直以來都是讓他可以靜下心來的秘方,也使他可以稍微原諒「人類」的行為,告訴自己這世界還是有一絲希望。

 

    僅一絲而已。

 

    「你看見什麼樣的世界了?吶……」自言自語般說道。他的腦中浮現的是那矮小的身軀、被雨濡濕的金髮,以及那塊毫無預料地被塞進他手裡的冷硬麵包。

 

    要是他遇上的都是如同這模樣狼狽卻十分善良的孩子,也不會有今天的局面吧?

 

    一個使勁,他把手中的繃帶像扔垃圾一樣的往前砸去。

 

    原先靜下來的心再度沸騰。他知道這黑暗的世界才不可能配得上「他」的純潔,他必須要成為王來主宰這個世界,親手令這骯髒的世界一步步走向毀滅!

 

    無視接連響起的爆炸聲,在怒火過後,他又是笑了。

 

    一切早準備就緒,儲存傳說之妖能力的器物也將滿溢出來。接下來只要按照原定計畫,以這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北方為據點,發動器物,一次性放出七彩的能力再附加毀滅的意念,他所引發的災厄便會自此蔓延至全世界,把他們欠他的,通通還回來!

 

    既然大家都視北方為禁地,那就讓它徹底成為恐怖又有何不可?

 

    「看見如此漆黑的世界肯定讓你很難過吧?這樣的色彩遠不及原先在你心底所能體會到的繽紛吧?」

 

    「只有對你有對不起。為了償還,我會連同你的那份一起努力的,」左手放上了眼部,露出的嘴唇冷冷地笑著,「努力……讓整個世界都為你陪葬!」

 

    在這之前,找到那個令人煩躁的原因,將之當作第一個實驗品吧!

 

    作為入侵者,受到這樣的對待是不是太光榮了呢?

 

    如此想著,旋即他再也不掩飾自身能力的直接出現在那氣場湧現的房門外。

 

    下一秒,命運將朝無法理解的方向推動,而那支指針似乎歪了。

 

 

 

 

(2)

 

    心頭有股混亂的感受。

 

    爆炸聲稍停的那一小段時間,驚愕也迅速的被驅逐出體內。珞凌原想忽略訝異的感覺,快點理出之所以會爆炸的緣由,沒想到才剛放下這情緒,另一股混亂的感覺便湧了上來。

 

    這不是他的心思。

 

    珞凌將視線轉移到七彩身上,看見七彩臉色帶有的恐懼及不安,立刻就明白發生了什麼。只是……如果是這樣,不是爆炸聲驚動妖精王,便是妖精王本身就是……

 

    赤玄的表情也變得痛苦起來,像是在壓抑著什麼,而那個讓七彩和赤玄如此害怕的原因,珞凌已經弄懂,只是不清楚為何會發生這種事。

 

    七彩向他傳來的心思混亂到已經快無法控制,然而珞凌卻沒有感受到自己受到七彩的影響,照理來說,他與七彩的契約非但沒有斷,反倒是比其他契約牽絆的還要深,這樣的他理應比其他的契約者更會受到契約妖精的影響,結果他竟是一點感覺也沒有。

 

    為什麼?

 

    猛然,赤玄朝他大叫,像是更使盡力氣般地叫道:「珞凌,你趕快離開這裡,失去心智的我們都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離妖精和契約者都遠點,尤其是這裡!」

 

    赤玄痛苦地喘息著,思緒彷彿被人胡亂撥動,所有的想法似乎都要打結,外來的刺激不斷地打擊大腦,簡直就要失去思考的能力了,只覺得一切都很令人煩躁,必須要摧毀……

 

    「你說的『銀白色頭髮的』,他就是王,絕對不可以傷他!他就是公主殿下一直掛記的王,雖然發生了一些事讓他不記得自己的身分,但他依舊是我們的王!」

 

    珞凌感到腦袋越來越無法思考,即便方才就有做此猜測,可是那畢竟只是猜測,跟實際上聽到仍是有相當的落差。

 

    「妖精王……這麼說他是七彩的……」

 

    「弟弟。」七彩輕聲地說道。力氣似乎都拿去壓抑自己內心的狂亂了。

 

    「咦?」答案與預期的相差甚遠,讓珞凌不禁驚呼了一聲。

 

    若不是七彩沒有多餘力氣去理會珞凌的訝異,可能就又把珞凌教訓一頓了。然而此刻的七彩也不過是毫無反應。

 

    「沒時間了,快走!」赤玄忍不住再度催促道。

 

    珞凌忽然轉頭看向赤玄,說出的話讓赤玄差點吐血。

 

    「不要!」十分堅決的語氣。

 

    再怎麼樣都沒有料到對方會拒絕,赤玄一時之間還懷疑自己是不是說了相反的話,要不然就是聽覺被影響了,不小心聽成了反話。

 

    見赤玄愣住後的下一秒臉色瞬間變得更難看,珞凌趕緊再接下去說道:「就是因為不曉得你們會做出什麼,我才要待在這裡!」

 

    「你以為你在這裡能做什麼?」

 

    突然察覺不對勁,七彩沒給珞凌回應赤玄的時間,就急忙問道:「珞凌,你沒被影響?」

 

    珞凌看向七彩,表情甚感意外地回答道:「沒有。」

 

    「怎麼可能,我們……你確定不是你反應太遲鈍才……」七彩話說到一半,就像是覺得自己的理由太愚蠢,因而停下不說。

 

    赤玄倒是在旁邊愈來愈感到莫名其妙,就他的認知,已經斷開契約又怎麼來得會讓珞凌受到影響?可是就在問出問題的下一刻,赤玄猛然伸出的指尖俐落地朝珞凌身上招呼去。

 

    如同早有預測般,珞凌簡直就在同時往後退了好幾步,左手還抓住七彩的手臂,讓七彩跟著自己往後躲避赤玄的攻擊。

 

    沒料到,一向後退去,七彩便不能認同的激動叫道:「你放手!若是連我都……」

 

    「不會,我不會讓七彩變成那樣的!」

 

    珞凌更是移動先前抓住七彩手臂的左手,朝下緊握住七彩的手。藉由體溫的傳遞,有股淡淡卻令人安心而穩定的力量傳了過去,但這股力量不完全是心靈上的撫慰,反而是實質上的安定要多些。

 

    打從心底的不敢相信直接反映在七彩臉上,可是想想珞凌起初會吸引她注意的理由,她似乎也該收起部份的驚訝了。

 

    或許就是由於他倆的相似,珞凌才能抵擋住「他」所產生的紊亂吧?再加上當時她第一次向珞凌求救時,珞凌在最終發出的契約──將他們的牽絆烙印在彼此的靈魂上,所消耗的精力也透過漫長的時間恢復了,即便過程中,她偶爾借用珞凌的力量導致他恢復花費的時間增加,不過畢竟是已經完全恢復了,假如恢復成原本的珞凌,要再落到那種處境就是不太可能會發生的事了。

 

    如果珞凌本身不夠強,沒有那與「他」相似的氣息,她絕不可能與他訂定契約關係的,況且契約形成時,珞凌根本狀況外。嚴格來說,契約形成完全是她一廂情願罷了。她不明白許久沒與人類來往,甚至從沒與誰有過契約關係的她,為什麼自沉睡中甦醒後,會奇異的與相識沒多久的人類約定了這樣的關係。這樣的關係對他們妖精而言並不是安全的,且她也沒有非得與人類訂契約的必要,卻仍舊走上了這條路。原因肯定不只有珞凌身上那屬於「他」的特別的熟悉感吧?

 

    不過她並沒有看錯人。

 

    「我相信你。」決定不多說其他的,七彩堅定地回覆道。她清楚珞凌就算平常都天真到一種「單蠢」的程度,在這種情況下,卻是比誰都還認真,也絕對不會辜負別人對他的期待。

 

    於是,珞凌給了她一個燦爛的笑容。然而事情並沒有朝他們所想的發展,反而如浪潮打上岸邊卻帶來平靜一樣,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赤玄攻擊他們的動作止在了瞬間。

 

    不光是珞凌,就連身為攻擊方的赤玄也愣住了,好似不明白方才或是此刻的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七彩則是在那一剎那就有所聯想,要能這麼快的止住這失控的場面,也就只有兩種可能,但身為施術者的自己在剛剛的確感受到了「實現」的霎那。因此,無非就是……

 

    「血祭……」七彩喃喃自語般念道。

 

    「怎麼回事?」珞凌神色突然顯得複雜地問道。

 

    七彩注視珞凌澄澈的黑瞳孔,很乾脆地回道:「跟你在一塊的那位……」

 

    珞凌沒有等到七彩說完話,內心不自然的恐懼早已蔓延到了四肢。隨即,他轉身朝房門奔了出去。

 

    「珞凌!」

 

    七彩著急的聲音傳了過來,但珞凌僅一味地跑著,甚至連自己撞上了人都沒有閒暇理會。

 

    是誰說過「在他不需要保護前,都不會死的」?

 

 

 

 

-----------------------------------------------------------------

 

萬聖節快樂啊!

這好像不算是趕上耶,因為只能先發一半(倒地)

到底我為什麼可以拖那麼久阿(畫圈圈)

 

看到這裡,應該已經很好猜了?

這些恩怨情仇還真厲害啊,到底要怎麼解,我可以直接無解嗎?(不要懶惰!)

角色的關係應該已經很清楚了?

 

關鍵也已經丟了喔,接下來就......再虐一下吧(我說真的,這哪裡歡樂向了!)

我該不會真的虐人虐到結局吧?到底誰身上沒有悲情史真是......有待商榷(你真的想被打飛了!)

 

好,不過其實我本來想說要發的應景番外是很歡樂的說(大笑)

萬聖節快樂,給我巧克力(伸手)((滾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厄夜
  • 珞凌會不會崩潰呀?><嗚、狄隼......(倒(喂你
    快點朝歡樂向邁進啊!XDD
  • 那決定了,我想到不錯的辦法了!!!
    (謎:最好不要聽啊!)
    等到珞凌看到狄隼的時候,狄隼變成殭屍爬起來,然後珞凌驚嚇到開始被殭屍追殺……嗯,這不錯!
    (這到底是鬼片還是搞笑片啊你!)

    泠淵 於 2015/10/31 17:40 回覆

  • 郁子
  • 虐虐更健康!!!!!







    這句話是誰說的阿(翻桌
    但是我有點期待珞凌崩潰說WWWWWW
    沒有巧克力耶WW
  • 那句話絕對不是我說的!!(強調)((你以為這樣就不會被打了?
    結果天沒亮時寫那段,根本……是在虐誰啦(翻桌)((活該!
    嗚嗚,難道是因為虐人所以沒有巧克力嗎?(大哭)
    沒關係,昨天晚上吃藥的時候,我就有準備繽紛樂吃了(小孩子的行為啊你!)

    泠淵 於 2015/11/01 09:06 回覆

  • 厄夜
  • 郁子好壞!居然期待珞凌崩潰><(搖郁子(喂

    泠淵可以把那個當成是萬聖節的特輯XDD
    我記得泠淵在噗浪上也有跟我提過(大笑
    最後狄隼還要跟珞凌說一聲萬聖節快樂再繼續回去死.......唔,狄隼你不要死啦QAQ(自己說自己亂叫人家不要死
  • 因為郁子喜歡虐……等等,我根本覺得郁子比我寫得還虐吧?(大叫)

    哈哈,本來是有想發啊,不過因為有發本篇了,所以就……怠惰中(不你!)
    對阿,還有就是珞凌傻傻地要「餵」(?)狄隼吃萬聖節糖果(笑死)
    哈哈,狄隼說他是無辜的,而且一下要他死一下要他不要死,他覺得很忙(大笑)

    泠淵 於 2015/11/01 22:41 回覆

  • 郁子
  • 哈哈哈,所以啊~
    我覺得依珞凌的個性和跟狄準的交情,怎麼不崩潰,不崩潰太奇怪了QAQQQ
    雖然很虐但是我很喜歡阿XDDDD

    哪有!厄夜我哪有壞,我是依情況(私心)去期待的(欸欸

    我的哪有很虐!
    都活起來了,才沒有虐咧(大笑

    如果他只為了和珞凌說萬聖節快樂,我一定會笑死
    要說也要講生日快樂啊(亂講
  • 為甚麼郁子好像挺開心的?
    珞凌弟弟......話說我突然發現珞凌對郁子來說真的變弟弟了耶,我好厲害阿,可以拖這麼久(被踹)

    哈哈,所以後面的括號私心是怎麼回事?XDD

    有阿,我看那時候大家的反應就知道了(欸?)

    我可以說,他比較想要說清明節快樂嗎?(要嚇死誰!)

    泠淵 於 2015/11/04 12:30 回覆

  • 千流風
  • 不~~~~~
    狄隼竟然死了QAQ

    一生都在經歷悲劇
    好虐的人生

    珞凌要崩潰了~~~~
    覺得會發生事情o口o
  • 阿阿阿阿,關鍵字!
    我洗洗洗洗洗洗(閉嘴!)

    對阿,我的狄隼好可憐(你給我反省!)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不要自己把人家寫死才再哭!)

    泠淵 於 2015/11/05 11:13 回覆

  • 郁子
  • 笑死我,清明節快樂是哪招啦XDDD
    絕對別蔣清明節快樂啊

    什麼,我看了樓上的留言,難道有關鍵字嗎,我瞧!!
    嗯....(五分鐘後


    我看不出來

    已經變弟弟了呦,唉~老了老了
    很開心嗎?
    說不定是人格分裂(炸
  • 不然說中元節快樂好了(不要越說越恐怖!)

    哈哈,那只是因為留言顯示在旁邊怕會劇透到還沒追到這裡的人啦XDDD
    不用那麼認真看阿(大笑)

    對啊,想當初......我也寫太久了吧(翻桌)((喂!
    人格分裂......是說我剛剛去看我以前寫的靈約(就是之前發的那些),我也覺得我人格分裂了(汗)

    泠淵 於 2015/11/07 10:53 回覆

  • 千流風
  • 居然洗我QAQ
    我不是故意放大覺的

    乾脆把留言拿掉好了
    免得不小心留言就劇透了=X=
    是說冷淵要趕快去想接下來了
    有沒有感覺背後很多眼睛閃著光
  • 哈哈,不是啦,只是旁邊剛好會跑出來,沒有跑出來就沒有問題了阿(有人聽得懂你在說什麼嗎!)
    沒關係啦,留言當然不能拿掉,那是小流的心血耶......
    如果自己沒看上面先看留言就是活該被雷啦,阿哈哈(不要黑掉!)

    有阿,我的接下來正在努力中,我要GG了(喂!)
    謝謝小流阿,不過我要戴墨鏡了XDD

    泠淵 於 2015/11/07 21:55 回覆

  • 凌雪
  • 看完上一篇認真的覺得我遭到二度傷害惹…誰還能療愈我的心靈(吐血
    雖然虐虐很爽(被拖走
    狄隼…(招魂中
    狄隼阿阿阿!(狂搖泠淵姊
    我在沉思要不要搞個叫喚狄準十二絕語調(快滾
  • 哈哈,小凌還好嗎?這樣有快要精神分裂的感覺啊(精神分裂的人是你吧!)
    十二絕語調……我還沒聽過耶XDD
    來吧(滾!)

    泠淵 於 2015/11/08 15:5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