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勤奮的人生
烹飪食材運送中,請稍後。氛圍:蕭秉治-心狠手軟

※以陣亡的姿態寫完了。

※有含糊的自信=毫無自信。

※作者處於崩潰邊緣,請勿拍打,可以餵食(遭拖走)

 

 

 

XX

 

 

    腳踩著久違的細柔白沙,望著已經變得不遠的飯店,乾淨的天空藍將其襯托得更加引人入勝,先前染上的血腥早隨著時間散盡,如今存留在陽光下的是理應只屬於南方的恬適。

 

    珞凌雀躍的心情自是比第一次見到這片沙灘還來得強烈了。

 

    「外面的空氣果然好新鮮,陽光也好溫暖……景色好漂亮啊!」珞凌開心得重複感嘆,彷彿自己有幾百年沒見過這樣的景緻,誇張的行徑就連一旁沉默不語的銀枟也終於開口回應。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看不到。」

 

    珞凌宛如這時才發覺般發出驚呼,隨後只能不好意思地道歉。但就算道歉了,珞凌仍不想就此打住,突然的念頭促使他趁勢問下去。

 

    「你之前說過『這雙眼睛是你的』吧?」

 

    「嗯。」

 

    「你可以拿回去吧?」

 

    銀枟突然愣住,旋即帶點不悅地回道:「送人的東西哪有要回來的道理!」

 

    「銀枟曾經見過這片藍天嗎?」

 

    忽然的沉默。銀枟不禁回憶從前,那些不堪的過往令他對這問題的答案難以捉摸。

 

    「見過。」但之後控制不了而滑出嘴邊的嘲諷的笑聲也出賣了這樣的回答,讓銀枟不免又補上一句,「也沒見過。」

 

    珞凌聽到銀枟的回答後,經過他不知道如何的理解方式,認真向銀枟問道:「你是不是運氣不好,所以有眼睛的時候都是陰天?」

 

    銀枟雖然一時之間傻眼到反應不過來,不過在心裡暗笑珞凌的天真後,開口道:「對,我看到的都是陰天,有時候還有暴風雨、下雪喔!」

 

    「下雪!」珞凌突然興奮地喊道。似乎忘了剛剛的話題應該是什麼才對。

 

    「下雪很稀奇嗎?」

 

    「之前住的地方沒有,來到這裡也還沒有看到下雪。雪應該很漂亮吧?」

 

    銀枟微微一笑,搜尋了記憶,記憶中的這北方禁地有不少地方都會飄雪,在這樣嚴峻的氣候裡,甚至有更多的地方會是暴風雪。

 

    「下次帶你去看。」

 

    「銀枟是好妖精!」珞凌燦爛笑道,「不像七彩都欺負我……」

 

    「啊,姐姐……」

 

    銀枟彷彿想到什麼般,身周忽然出現憂鬱的氣息。珞凌看了看,恍然大悟銀枟或許跟自己是同病相憐。

 

    「銀枟該不會也被七彩……」

 

    「姐姐要我好好用功讀書……」

 

    珞凌想著「用功讀書」並沒有什麼不對,但印象中銀枟在那件事發生後,除了休養了幾天,他自己就主動去翻找許多舊時的文獻,閱讀了很多書籍都是為了找回自己的身世,在認清自己的身分後,也為了改變,盡全力研讀各種艱澀的書籍直到現在依然如此。所以七彩應該沒有必要去特別要求銀枟讀書,銀枟本身就已經很努力了啊!

 

    「她最近給我的一本是《如何當一位稱職的好弟弟》……」銀枟的聲音顯得有氣無力。

 

    珞凌更加確定自己跟銀枟都活在被七彩的欺壓下了。那本書搞不好作者還是七彩本人?唉,七彩乾脆篡位自己當妖精王好了?還是說,這就是所謂的「魁儡政權」?

 

    才這麼一想,心中就傳來一陣冷意。珞凌起了寒顫後,瞬間學會「悲慘」這兩字該怎麼寫。

 

    銀枟感覺到珞凌的不對勁,進而疑惑的停下腳步,而珞凌則是給了他心灰意冷的回答。

 

    「我忘記心靈相通了……」

 

    銀枟甚感同情的把手放上珞凌的肩膀,像是要他好好保重。

 

    而就在此時,從後頭也傳來一聲吆呼,珞凌開心地轉身看,果然看見羅絲雅用左手向他揮手,而抽不出空的右手則拖著一隻不小的奇特野獸,但聞起來並沒有甜甜的味道。

 

    「珞凌弟弟這麼早就來了啊?」

 

    「羅絲雅,好久不見!」珞凌開心到直接朝羅絲雅奔了過去。而原本在珞凌旁邊走著的銀枟顯得不知所措地待在原地。

 

    「嘖,珞凌弟弟還帶人一起來了?」

 

    羅絲雅不可能沒注意到銀枟的存在,但她除了感到「果然像珞凌的作風」之外,也沒有特別感受到其他情緒,至於厭惡嘛……他們彼此也沒礙到對方,而她與他有算是交手的就那麼一次,要是能夠再有其他機會交手,她是非常樂意的。能與銀枟這樣的強者切磋,絕對是她的榮幸。只不過其他人看到銀枟的反應大概就沒辦法像她這麼鎮定了吧?

 

    「喔,他是銀枟,也是妖精王。銀枟,這是羅絲雅,是我在來這裡的路上認識的朋友。」

 

    面對珞凌的介紹,現場突然飛來了好幾隻烏鴉。

 

    「珞凌弟弟,你是不是忘記我們很早就見過了?」

 

    「對耶!」珞凌驚呼道。似乎真的壓根兒沒想到之前的事。

 

    「珞凌弟弟還真是一點都沒變。」羅絲雅忍不住感慨道。

 

    由於這時仍不願在其他人面前展露出自己比較平易近人的一面,銀枟待在原地感受兩人的互動,也悄悄藏住內心的笑,隨意將身體轉向,裝作自己一點都不在意兩人的對話,並興起「自己是否該趁仍未起波瀾的時候先行離開」的念頭。自己是怎樣令人憎恨的存在,他心知肚明,即便不懂羅絲雅為什麼對他一點怒氣也沒有,可是自己終會遇上恨自己入骨的人。

 

    如果他能早點知道珞凌要的世界,是不是就能夠留下珞凌眼中的美好?

 

    如果他能早點懂得自己,是不是就不會做出那些殘酷的事了?

 

    「你這傢伙!」才這麼想,一句憤怒的話語便毫無偏差地刺向他,而與聲音同時打過來的是──不留情的拳頭。

 

    銀枟反射性的退了一大步,早已習慣突來的攻擊,這點程度的閃躲完全不費任何功夫,也不需要花時間思考下一擊要如何避開,不過就在他發火而準備反擊時,那攻擊他的人就被身後的人架住了。

 

    「媽的,拉魯!快放開老子!」

 

    「沙薩亞,不是說過要心平氣和的嗎?隨隨便便動手動腳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喔!」

 

    「他媽的誰跟你要女朋友了?你這變態老頭子給老子想想之前是誰哭著向老子求救!」

 

    「沙薩亞,你剛剛有說話嗎?」

 

    銀枟聽著兩人的對話,氣竟然就這麼消了,還不由得心生另一股奇妙的感受,但聽見珞凌向拉魯打招呼時,卻讓他差點吐血。

 

    「船長大叔,好久不見!」

 

    銀枟這才驚覺原來珞凌是認識拉魯的!

 

    與這明顯陰險的人來往,真的沒有問題嗎?

 

    「這麼久沒見,就忘了我是『拉魯哥哥』了嗎?」拉魯格外燦爛的笑著問道。

 

    「船長大叔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忘記船長大叔!」珞凌天真的模樣還真讓人不知他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在心裡悄悄搖頭後,銀枟也決定讓這件事就這樣算了,暫時放下「珞凌會被拉魯給陰了」的擔憂吧!如果被陰了,珞凌應該也會用天真、不知情的方式陰回去吧?就像現在這樣。

 

    經歷了剛才的小波折,銀枟沉默著,並自然而然的聯想到了註定會發生的其他事情上,竟這麼下了一個令自己也意外的決定,但他依舊認為,以這情況看來˙遲早得面對的事不如早點解決、早點解脫。

 

    就算不論誰決定要去面對,對彼此來說,都難以接受。然而只要努力去接受,肯定會有另一番風景吧?就如同珞凌眼中的世界。

 

    他有那個機會可以看見珞凌眼中的世界嗎?

 

    「珞凌。」

 

    從與拉魯的交談中脫離,珞凌納悶地看向銀枟,此時,銀枟的語氣卻比以往更多了認真與平靜。

 

    「我有事要處理,待會兒再跟你會合。」

 

    「咦?」

 

    「我找得到你。」銀枟以幾乎看不見的微笑這麼表示道。

 

    沒有等到珞凌回應,或許也是認為珞凌不會說什麼,銀枟便直接消失在原地,不清楚又用了能力去了哪裡。

 

    「媽的,混蛋拉魯害老子讓他給逃了!」

 

    拉魯露出明顯是邪惡的笑容,然而就在拉魯付諸於他腦中的「邪惡」前,珞凌就朝著沙薩亞大叫,在某種意義上,似乎因此救了沙薩亞。

 

    「沙薩亞,你不要欺負銀枟!」

 

    「啥?」認為自己耳朵塞住才聽不清楚,沙薩亞還刻意做了想掏耳朵的動作,想看珞凌會作何反應,「你該不會要跟老子說什麼『好人理論』吧?銀色頭髮的那傢伙怎麼可能是好人!」

 

    「對啊,他不是好人。」

 

    沙薩亞點點頭,得到這滿意的答案,他認為珞凌終於開竅了,連懷疑珞凌根本自我矛盾都沒有,沒想到,下一秒珞凌便用證明自己沒有自我矛盾,讓他再度化作石像。

 

    「是好妖精。」

 

    珞凌一臉理所當然,隨後又感嘆說了句「沙薩亞好笨,銀枟怎麼會是人」,弄得沙薩亞不曉得該生氣或是直接哀嘆自己竟然被笨蛋罵笨了。

 

    被笨蛋罵笨的他,還真是蠢到極點了。

 

    拉魯用表情直接向他示意「請節哀」,而羅絲雅「呵呵」地笑起來,明顯是在看許久不見的好戲,沙薩亞頓時覺得自己更加悲哀了。

 

    雖說如此,羅絲雅也沒有見死不救,趕緊給他話題一轉來救援,只可惜轉的方向似乎也錯了。

 

    「你們怎麼這麼快回來?一趟航程沒有辦法在這樣短的時間內結束吧?」

 

    「今天不是有開幕慶嗎?當然要快去快回囉!」拉魯也很順理成章地說。

 

    聽到拉魯的回答,沙薩亞不免又來氣,才剛解除石像狀態就馬上變成火焰狀態。

 

    「快去快回也沒有叫你『飆船』!要不是老子經得起大風大浪,早就像你其他『客人』吐到虛脫了!」

 

    「哎呀,這你就不懂了,虛脫剛好去光顧飯店,有客源正好而已!」

 

    「你連靠岸都省了是怎樣?你以為每個人都像老子一樣爬得上船嗎?」

 

    「沒有這本領,來北方也……」

 

    「拉魯你之前跟老子說這次船要載的是什麼客人?」

 

    「當然是觀光……」

 

    「你也知道啊?」

 

    「武功高強的觀光客。」

 

    「他媽的哪有這種觀光客老子看拉魯你給老子還狡辯啊?」

 

    雖然羅絲雅和沙薩亞同樣認為「真的有這種觀光客嗎」,但要說得過拉魯幾乎是天方夜譚,連沙薩亞開始說話不用換氣的火大狀態也看似贏不了拉魯,她還是決定自己在旁邊看戲最悠哉,即便早知道結局不可能是沙薩亞獲勝,這場戲也不失看頭。

 

    於是,在珞凌也沒有想要打斷他們的情況下,一行人繼續朝飯店前進,沒過多久時間,便已來到飯店正門口。

 

    回想上一次來到飯店的情景,珞凌忍不住懷念起從前的日子,旋即又憶起在飯店經歷的那段過程,以及之後的種種開心與難過的事,頓感複雜的情緒充斥心中,令他瞬間起了另一個念頭──使人感覺麻煩的事情就不該太執著去想,因此,珞凌很快就把心裡那份複雜情緒拋到數不清幾個光年外了。

 

    飯店看來冷清且無人,甚至連個工作人員都沒看到。在大門也沒特別鎖上的情況下,一行人沒管那麼多,便直接踏進這煥然一新的飯店裡。

 

    「韋諾尹!」

 

    一進到飯店就迫不及待大喊,空蕩蕩的大廳瞬間便充滿珞凌不斷呼喊韋諾尹的聲音,直到喊了幾分鐘後,沙薩亞覺得珞凌實在太吵,不耐煩的一拳朝他頭頂打去,才以拉不拉多攻擊結束了這吵鬧的呼喊方式,但下一回合就成了沙薩亞內心滿溢的後悔。

 

    「羅絲雅,狄隼也在這裡嗎?」

 

    由於被沙薩亞揍,而將之列入「暫時性壞人」的行列。珞凌不願跟這樣的「暫時性壞人」說話,轉而向羅絲雅尋求解答,以證明自己方才的感覺是正確的。

 

    「狄隼小弟弟也在這裡沒錯,不過不知道韋諾尹給他哪間房間。」

 

    「我知道。」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銀枟殘留的能力氣息就在……

 

    獨自步上樓梯,於二樓拐出樓梯間,通過餐廳,離開了廚房,珞凌順著走道一路憑感覺前行, 幾秒鐘後就能夠看見左手邊出現幾間房間,再持續走直到底部,珞凌隨意敲了幾下位於末端的一間房,實則沒打算聽到回應便直接將門打開。

 

    面前雖說是奇景,可是對於都已經猜測到的人來說,絲毫不覺意外,只是好奇事情為什麼會朝這方向發展罷了。

 

    「珞……凌?」明顯被嚇到的狄隼還有些懷疑地問道。在這種狀況下見到好久不見的珞凌,絕對不是他預想得到的結果。這感覺就形同看見方才也是敲了幾下門,得到他狐疑的回應後就進來的銀枟一樣。

 

    入門後,珞凌看見的兩人即便理應是在交談,狄隼卻是坐在床沿面對著無人的前方,而銀枟則是站在床的右手邊,面對著位於房間右側的窗戶。

 

    真是奇怪的互動。珞凌下了註解,也掠過「至少他們沒有打起來」的想法。

 

    「是因為你使用了能力,將自己原本持有的『東西』給我們,我們身上就會殘留你的能力吧?我在沒有印象時就擁有不該是人類會有的能力,還有你能找到我,都是因為這樣吧?」

 

    「果然是你。在見到你之後我才發覺的,你竟然也察覺了。」銀枟語調聽來喜悅多過驚訝,對珞凌忽然提到這件事並沒有產生任何疑問。

 

    「為什麼你會來這裡?」

 

    「放心,我只是來確定一些事。」

 

    聽見銀枟這麼說,珞凌沒有質疑,視線便落到了狄隼身上。可是注視著狄隼,之前在「那個混亂的時間點」中斷了的情緒便又再度回到內心,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浪潮直撲過來,包括了回憶、包括了說好的承諾……

 

    「狄隼……」

 

    「珞凌,好久不見了。」

 

    「狄隼……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突然……」

 

    注意到珞凌在眼中打轉的淚水,狄隼在那之中也想起了自己曾經說過的話,那樣的信誓旦旦,最後卻是做出了那種決定,這對珞凌來說肯定也是毀約了吧?

 

    「對不起……」

 

    「明明答應我的……」

 

    珞凌失落的眼神依然沒有接受狄隼的道歉,會這樣也是最自然不過的情況了。

 

    「是我自己本來就不想活了,才會變得這麼別無他法吧?但是因為……」說到這裡,狄隼突然也頓悟了什麼,聲音顯得些微顫抖著,「希望珞凌可以……活下去……」

 

    到了此時此刻,狄隼也不想去抑制自己腦海中湧現的昔日好友的身影了,過往的記憶沸騰著,與現實同步的放送令他有種一半身在現在、一半身陷過去的虛實感受。

 

    他彷彿也正對處於不同時空的人們說著相同的話語。倘若可以,不,是一定可以的,他相信他們都能夠接收到他所傳遞的訊息,因為祈願陪在他身邊的大家,從來沒有離開過,沒有拋下他一人。

 

    「我不會再拿起傷人的刀劍了,」站起身來,狄隼淺淺地勾起嘴角,「我已經明白了,曾經那麼罪惡的我,沒有資格去責怪,況且……珞凌,我不擔心你了。」

 

    「咦?」才剛聽見狄隼的解釋,但又聽到狄隼說「不擔心」,珞凌不由得認為狄隼打算反悔,要討厭他了。

 

    「就算沒有我為你這一天到晚惹事的白痴收尾,也會有人幫你的。」狄隼笑著說道。與方才的情緒簡直成了對比。

 

    珞凌聽見自己被說白痴,本來想要為自己反擊的,卻沒想到一看到狄隼的笑容,他就感覺可怕,這下若是想要反擊,自己可能就會直接被殺掉了吧?

 

    「嗚……狄隼好可怕,狄隼是壞人……」想著想,拉不拉多就再次現出江湖,珞凌一副大受委屈的模樣看著狄隼,卻沒料到狄隼的反應。

 

    早有預料會來到這一步,狄隼趕緊轉頭看向窗外,也順勢注意了銀枟,在心中快速分析了情況,覺得沒問題之後便依照他偷溜出房間的紀錄,飛快的從敞開的窗戶跳了出去。

 

    珞凌完全變成驚嚇,還脫口說出「狄隼你怎麼跳樓了」,後來才感覺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很愚蠢。以狄隼的身手,即便是一樓挑高,只在二樓也不可能會摔死吧?可是狄隼到底為什麼要這麼急著下樓呢?

 

    珞凌滿腹疑問的盯著狄隼朝飯店大門走近的身影,實在是搞不懂原因,也不知道銀枟現在到底在笑什麼,不過傷透腦筋的他,已經懶得去問明白了。

 

    珞凌旋即就把心思轉移到「還剩下兩個人沒見到」上頭,向銀枟知會了聲,感受到銀枟跟上他後,就決定直接下到大廳去,看看剩下的兩人是否也在大廳裡了。

 

    「我們有約這麼早嗎?」還沒走到大廳,韋諾尹像被吵醒而感到不悅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珞凌開心的露出了笑容,腳步也不自覺加快。

 

    「八點了,哪裡早啊?到底誰八點還在睡的?」沙薩亞感到莫名其妙地盯著韋諾尹看。

 

    「我啊!九點要我醒來就很難得了,今天居然還沒八點就要我起床,你們不知道睡覺是很重要的嗎?」

 

    呈現暴怒狀態的韋諾尹一副「這毫無天理」的模樣,殊不知將他吵醒的罪魁禍首根本還沒走進大廳。

 

    羅絲雅聳了肩,用無可奈何的態度說道:「對女人來說,美容覺的確是很重要。」

 

    「羅絲雅!妳想打架嗎?」

 

    「嘖,你太弱了,沒有打的價值。如果是狄隼小弟弟的話,我非常樂意。」

 

    「羅絲雅!我一定要砍了妳!」

 

    樂晴嘆口氣,拍了拍韋諾尹的背,等到韋諾尹朝她看去時,冷冷地說了「幼稚」兩字,瞬間讓韋諾尹不情願地閉上了嘴。

 

    總算是見到許久不見的大家,珞凌下到大廳後,沒走幾步路,便等不及的朝眾人奔了過去,臉上的笑容可想而知是更加燦爛了。

 

    「可總算是出現了,珞凌!」韋諾尹無奈地笑著,隨後視線也落到了還在後頭從容步行的銀枟身上,「喂,你!」

 

    「韋諾尹,你也不要欺負銀枟!」珞凌這麼表示後,眾人若非傻眼即無言,甚至連銀枟本人也不例外。

 

    什麼叫作「也」?執著於這點,銀枟思考之所以會出現這個字,是不是代表珞凌不是第一次對人這樣說了。這樣說的意思好像是他真的是很好欺負的對象……可是怎麼看他都不可能是這樣的人吧?

 

    「雖然不認識你,不過反駁珞凌說的話不是個明智的決定。」

 

    「為什麼拉魯你不早點跟老子說!」

 

    韋諾尹靜下心認真思考了一會兒,也點頭表示同意。跟笨蛋爭論絕對不可能是好主意吧?

 

    狄隼沒加入他們的話題,跟羅絲雅說了幾句,羅絲雅便堅持拖著手上的「戰利品」走在他的旁邊。

 

    「韋諾尹,廚房借我。」

 

    韋諾尹聽到狄隼這麼說,臉色隨即一變,開始叨念著「要他好好休息」、「不准做些會消耗體力的事」之類的話,不過在狄隼表示他早就不需要休養了,以及其他人皆吐槽韋諾尹太過誇張之後,韋諾尹就宣告落敗,只好在某方面其實很開心的狀態下借出了餐廳的廚房。

 

    「等一下也一起吃吧!」刻意和銀枟擦肩而過時,狄隼這麼說道。

 

    訝異的僵住了身子,但在反應過來後,銀枟內心竟產生了平靜的喜悅。

 

    「我懂了。」

 

    不解地停下腳步,羅絲雅同樣也納悶的注視那幾圈黑色繃帶,想著若是能看見,銀枟此刻會流露出什麼樣的眼神。

 

    「我懂了珞凌看見的世界的樣子。」

 

    狄隼無奈地微笑,接著轉過身向後頭大喊道:「韋諾尹,你家廚房我全包了!」

 

    「你這傢伙別給我私自決定!我哪時候說要聘僱員工了?」

 

    「你敢不留下狄隼,老娘就在旁邊另外開一間餐廳,請他來當大廚,讓你倒店!」

 

    「小晴晴不要這樣啊……」再次戰敗的韋諾尹只好回喊道,「廚房隨便你搞,乾脆就送給你了!」

 

    「哎呀,這本生意還不錯啊!狄隼的手藝我還真好奇。」現場唯二沒有吃過狄隼烹飪出來的料理的拉魯愉悅地說道。

 

    「雖然老子不想誇讚臭小子啦,但還真的是……很好吃。」

 

    「以後我可以每餐都來飯店吃嗎?」不曉得哪時候跑到銀枟旁邊的珞凌,用懇求的語調問道。

 

    「就要看等一下吃起來如何囉!」

 

    「一定很好吃的!啊,對了,我應該要把七彩找來,讓她學習一下做菜的方法啊……」

 

    想起七彩每次做成那些「不能吃的料理」後,就到處找人試吃,到後來吃過的人都發生了各種可怕的悲劇,珞凌還真是不敢討教。幸好他跑得夠快,到目前為止都成功逃離七彩的魔爪了,但銀枟就……

 

    珞凌覺得銀枟在這方面上比他可憐太多了。不過搞到這樣還可以好好地站在這裡,真該說不愧是妖精王嗎?連抵抗「毒物」的能力都比一般人來得強大。

 

    「我覺得姐姐應該……」銀枟說到一半就不敢再說下去了,「珞凌,我會努力讓你不會吃到的,也會去研究醫學……」

 

    拉魯望著大廳一角的陰暗地帶,倏地又向飯店門口看去。

 

    「開幕就是要熱鬧嘛!把大家都找來,開派對吧!」拉魯一派輕鬆地說道。

 

    「等等,這間飯店的老闆是我吧?」

 

    「隨便啦,不要太在乎小細節!」

 

    「什麼?」韋諾尹傻眼地說。

 

    宛如是算好一樣,大廳裡突然響起此起彼落的聲音,從飯店門口走進了一群素不相識的人,看來就是那些搭拉魯的船來到北方的客人了。這些群眾的交談與歡呼聲很快地就將韋諾尹的傻眼徹底淹沒,不久後,韋諾尹也無法掩住自己的喜悅的贊同了提議。

 

    「來開派對吧!」

 

    伴隨歡呼與笑聲,北方禁地將寫下與從前截然不同的紀錄。

 

    這樣的吵鬧、遍地的開心,不論未來還會發生什麼,這都將是彼此最美麗的回憶之一吧?

 

    於是,北方禁地繼續朝著成為北方度假勝地的奇特方向努力中。至於往後會發展成哪種風貌就是另一則故事了。

 

    此時此刻,珞凌環顧大廳裡的群眾,露出了更加璀璨的笑容。

 

 

 

 

 

<全文終了>

 

-----------------------------------------------------------------------------------------------------------

 

以上將近七千四百字......

這一篇不加前半部已經超過我之前努力(?)控制的章節字數了(汗)

 

然後關於結局不像結局的......嗯,我之前還想打「這就是結局」,結束這樣。不過我真的覺得我這樣結束的話,我會被拖去圍毆......雖然現在這樣也沒有好去哪(欸?)

寫到都覺得好像在寫第四部的開頭了,好想尖叫,這樣下去《靈約》就不用結束了啦!

但雖然現在這樣應該算是終於寫完寫了好幾年的東西,我怎麼沒有一點真實感,連開心的感覺都沒有(倒地)

是不是我還得繼續趕稿的關係啊?還有聖誕節呢......

話說,之前小流有提到似乎是想看「珞凌的過去」?銀枟的過去大致上在外篇就交代完了,所以已經沒有什麼好寫的。

不過珞凌好像一直都是個謎?

如果還有人有興趣的話,下面再覆議吧,有的話我再寫。我現在呈現一種想把所有事都放著爛的狀態(不你!)

 

 

後記大概會寫些為什麼會有《靈約》這故事的想法吧,沒意外的話,我會趕在12/31發的,這樣就算是全部都在今年結束了。外篇當然不列入範圍內。

 

 

真心覺得累了,早上還被念說花了那麼多時間在這上面之類的......

說實在,我自己也這麼覺得,而且很想休息,很想全部都不管了。

到了現在,覺得連發呆都是種奢侈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郁子
  • 覆議+1
  • 好的,收到XD

    泠淵 於 2015/12/21 07:48 回覆

  • 郁子
  • 灑花恭喜完結!!!!
    心得太多說不完,只記得當初自己超級努力追,然後一邊看一邊點頭:喔!小說是這樣寫的喔!好酷好酷!!
    沒想到經過這些時間竟然真的結束了!?

    雖然一直雖稿,但是真的沒得看時,有點寂寞啊(菸

    最後,淵,辛苦你囉(抱
  • 謝謝郁子(拭淚)
    覺得郁子的評價太高了啦,我……//////(躲角落)((不是吧你!
    不過我聖誕節還沒寫完,所以也還沒有結束的感覺?但能不能趕在聖誕節前,真是危險(到現在還沒接下去寫)((汗

    寂寞……那就……外送個珞凌去郁子家好了!有珞凌在,肯定寂寞不起來(喂!)

    嗚嗚,郁子是好人(磨蹭)((滾開!!

    泠淵 於 2015/12/21 07:51 回覆

  • 悄悄話
  • 千流風
  • 啊哈哈哈…好歡樂的氣氛
    感覺這樣作結挺有趣的
    唯一的謎真的剩下拉拉犬了
    銀枟的形象好像有點改變了
    現在像容易被兒子耍的溫柔好爸爸
    然後今天是聖誕節
    該說聲聖誕快樂
    這是給冷淵的賀卡
    http://i.imgur.com/wYf4RRz.png
    http://i.imgur.com/tU3Gadz.png
  • 挺有趣的嗎?沒有想追殺我?XDD
    珞凌擅長改變人(欸?)
    充滿謎團的拉不拉多(這什麼!)
    結果遲了一天……小流聖誕快樂喔!
    謝謝賀卡,覺得好厲害(閃亮亮)
    那我可能明天再去拿喔,現在人還在台北,沒有回家(畫圈圈)
    先謝謝小流了(撲)

    泠淵 於 2015/12/26 09:2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千流風
  • LOGO永遠不嫌多
    像我部落格開160天LOGO就28個了XD
    感覺我好花心(欸
    可是還有很多想做的人物沒弄說....

    這還算少的
    看過用年份分類的....OAO
  • 哇!那我都已經八百多天(應該)才一個而已耶!XDD
    呵呵,我也花心,只是更懶而已(不你!)

    年份分類……這是什麼壯觀的程度啊(大笑)

    泠淵 於 2016/01/13 12:31 回覆

  • 千流風
  • 製圖蠻好玩的
    可以把喜歡的角色弄美美的當裝飾
    花心可以讓Logo越來越多(誤

    超級花心的就是用年份了(笑
    沒啦!對方從無名時代就有經營
    自己會製圖
    再加上三不五時到代製鋪
    一年幾十個的產量
    我可能哪天也這樣O口O
  • 我一直覺得製圖是很艱難的東西耶,覺得會製圖的大大都好厲害(羨慕)
    哈哈,花心的好處看起來不錯啊!(大笑)

    話說我前不久逛到的也真的有類似小流說的這種,不過好像還不到年份吧,但看起來就是超多的XD
    喔喔,原來如此!
    所以小流現在有打算自己製圖製很多嗎?(偏頭)

    泠淵 於 2016/01/18 18:11 回覆

  • 凌雪
  • 不…為毛我有點淡淡的哀傷呢?
    好想要這是個有生之年系列喔(別說出那麼可怕的話!
    哈哈哈哈哈!七彩!七彩真的是大魔王!要是出個番外叫做七彩姊垂簾聽政一定超好笑(喂
    不過現在泠淵姊那麼忙,不需要壓力那麼大啦,慢慢來就好
    還有星期六會很冷喔,好好照顧身體><
  • 淡淡的哀傷?(偏頭)
    有生之年系列......是什麼?(真的不懂XD)
    哈哈,真的啊,她根本霸氣壓制全場了(喂!)
    這幾天都很冷啊,就算是昨天,也冷到睡不著(大哭)

    泠淵 於 2016/01/27 12:45 回覆

  • 千流風
  • 我好友裡有這種餒
    看看野夏家LOGO有多少篇!
    製圖歐純粹是興趣
    會玩到哪時我自己也不知道=W=
  • 野夏?聽起來......應該不認識XD
    呵呵,既然是興趣,開心地玩也可以玩很久吧XD

    泠淵 於 2016/01/28 12:45 回覆

  • sea sand
  • 夜半無意見闖進這個部落格,還直接讀最終章...
    我必須去補前面的空白了(好糟糕的讀法

    還好已完結,不用承受等更新的痛苦(笑),不過全部加起來有六十幾篇啊(要來慢慢刷了(笑

    寫完了整本故事,真的好厲害啊!●w○!

    新的故事總是需要時間蘊釀
    祝你寫作愉快●w○
  • 啊,凌晨三點耶......(驚)
    初次見面=)

    呵呵,其實篇數嚇人用而已啦,字數不是很多的。
    可以慢慢來也沒關係呀XD

    不過還有一些外篇還沒補上呢,拖稿中(還敢說!)

    謝謝你呦,其實已經有新的故事的想法了,不過可能不是像這樣的長篇吧=)

    泠淵 於 2016/09/19 10:3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