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勤奮的人生
烹飪食材運送中,請稍後。氛圍:蕭秉治-心狠手軟

如題,這是個久違的寫手問卷......

然後因為是櫻野點的,所以......我就乖乖的寫了=)

有了上次某貓邪惡的百題寫手,這算什麼呢?

......不,我錯了,我突然覺得這個比較邪惡阿(你想被圍毆嗎?)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看完之後絕對、千萬、不要追殺我啊啊啊(逃)

還有就是......我已經很努力寫了啊(淚)

字體方面我也盡力了,只能這樣了(淚奔)

 

 

 

以下。

 

 

 

 

01. 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他的由來)

 

泠淵。

由來請見      我來正名一下?    (不要懶!)

簡單來說,這個名字是有諧音的,由「臨淵」變化而來,至於詳情還是請見      我來正名一下?  這篇文章吧!(回原點了啊!)

 

 

02.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是從小五胡亂開始寫的,那時候只是因為一本自製繪本,在交了作業後,自己覺得有趣,又做了幾本玩,之後想著為何不要乾脆直接用寫的,就踏上了寫小說的不歸路了。

而想繼續寫下去,或許是種習慣使然,又或許出於一種成就感。

但無可否認的,我渴望看見筆下角色的成長、看他們譜出的故事。

不論是好是壞,我都期待著。所以也希望自己能夠順利的寫出他們的故事。

 

 

03. 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淺顯易懂、無法變得華麗的文字。

不管是什麼樣的故事類型,總要給它加入不切實際、超現實的元素,或是一些跟自身精神層面相關的議題。

自己比較希望藉由這樣能夠喚醒潛藏在內心的某種重要的東西,那些因為社會現實而讓我們忘記的東西。

不過因為不想說白了,使文字變得難堪,所以嘗試用別種方式去呈現自己想表達的。

 

其他人對於我文風的看法啊......

經過幾次反饋下的結論,我的文風可能偏向虐吧?

就是本人可能有虐心傾向,導致被人說是隱藏版的虐角,但我自己認為,我比較常習慣性搞笑啊......

 

 

04. 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不論是結構、文字敘述、故事走向、常寫的題材等)

 

寫作年齡比較長了,早期光是文筆就跟現在差別大多了,能寫的範圍當然也跟早期不同了。

除此之外,舉個例就是:小朋友時期都比較沒心沒肺,最初被人評價是血腥,隨便寫一篇文都可以死一堆人,現在卻是狠不下心了,能不死就不死,在瀕死邊緣還能努力把人從死神面前拉回來。

可是就虐心程度看來,反而比早期高很多,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呵呵!

但是那超現實元素倒是始終如一了。

 

 

05. 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這題......詳情請見→   £厄夜×痕跡☆    (覺得要被圍了XD)

 

基本上,因為奇怪的挑書癖,又加上明明什麼風格的書都會看,所以這題很難回答啊......

如果真要說,文字流暢、不苦悶且帶有意外性的都喜歡,題材特殊的更愛,這樣。

 

 

06. 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 筆桿要爆炸了)

 

虐文。

(直接放棄、投降了?)

不,我覺得應該是看起來不單純的友誼關係?(這什麼!)

其實我真的是無辜的啊,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看起來會覺得是這樣啊......

 


07. 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戰鬥畫面真的很難寫。

有些並沒有嘗試過的題材不清楚,但目前就這個了。

 


08. 你寫一篇小說/ 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啊哈哈......這題真的問到重點了(欸!)

也知道我超級會拖文的啊,上次更小說都是哪時候了啊?(傻笑)((還裝蒜!

其實真的不知道呢,我寫文的時間落差太大了,之前短篇四千字左右,一天完稿是可以的,但也有可能拖個好幾個月、一年......(小聲)

 


09. 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有靈感的時侯,通常想個頂多半小時確定大概方向就動筆了,因為比較傾向於邊寫邊想,所以沒有花上多少時間準備。

至於有想嘗試世界觀大一些的故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照我這樣不專心的想,大抵要幾個月才能有個輪廓吧?

 


10. 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音樂跟舒適、安靜的環境吧?

無人的環境是最好的,因為我很容易受干擾。

以這樣的標準看來,困擾一看就知道很多吧?要找到完全不被影響的時、空,太難了啊XD

 

 

11. 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慣用的筆記本、筆、程序等)

 

手寫比較能夠有靈感,但現在以打字居多,所以也比較無法歸類為何者了。

使用的工具沒有特定耶,隨便一張紙、一支筆就行了,對這個沒有挑剔。

 


12. 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大多數沒有草稿,上一次打草稿好像是國小寫作文時了,哈......

當然沒有落差,除非是像那種沒時間、但要快點記錄下來才亂撇幾筆的才有落差吧,因為除了我之外,沒人看得懂,呵!

 


13. 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喜歡寫現實中帶點虛幻的,能夠帶給人溫暖,也能夠帶給人省思的文章。

這樣的題材或許偏向奇幻吧......

 


14. 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這題......詳情請見→  £厄夜×痕跡☆  (這好像剛剛說過?)

怎麼辦,我覺得我要被追殺了......

厄夜千萬不要追殺我啊,我看到你在噗浪說會期待的時候,我都不敢回話了啊(快逃)

可是我好像已經告白(?)很多次了,厄夜應該已經習慣了嘛XDD

不過文風......好像算是沒被影響吧XD

影響我最深的是日本文學喔,被日本大作家影響到已經走不了回頭路了=)

 


15. 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以前當然是有,但夢想就是夢想......這裡的夢想跟那種夢想不一樣,這樣的夢想是已經把它當作是不切實際的那種了,哈。

感覺我好糟糕。

不過我對作家的定義是要「只靠寫書就能養活自己」的那種喔,所以,自認為我不可能,也就沒有想專注努力的動力了。

頂多就是個業餘吧XD

 

 

16. 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這問題問的不知道是否是以文字創作為起點而有的經驗,或是單純指在寫作上遇到的事情?

前者的話,因為喜歡寫作而讓我遇到了許多人,覺得每樣都是很美好的回憶。

後者的話,在創作的過程中,的確是酸甜苦辣都有,現在最深刻的就是──寫《恨愛》的過程了吧......

因為自虐又虐人,搞到最後覺得自己都要崩潰了,寫完還憂鬱很久,不過這大概是我功力不夠吧,哈。

 

 


17. 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最近有點難以回答這個問題。

之前的確是很喜歡的,一有空閒時間就要寫,不寫就覺得少了點什麼。

但大家也知道我前些日子就是低潮期,寫作能不碰就不碰,整個淒淒慘慘、慘慘淒淒啊!

現在不會這樣了,請不用擔心。

那,即便這樣,現在還是會想寫,應該還是喜歡的吧?

 


18. 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到目前為止,我最喜歡的應該就是《威尼斯紅裡的薰衣草》這篇了。

不過覺得最有挑戰性的應該是《恨愛》,寫到都憂鬱了,還不有挑戰性嗎?

 

那就來騙字數囉,隨便節一段。

 

 

 

 

《威尼斯紅裡的薰衣草》

 

 

    隔天的我嚴格來說是被香味吵醒的。

 

    神情恍惚地伸出手打算揉揉眼睛,才發覺手髒到超乎尋常,而一望見身上的髒汙,並認清自己的所在地後,我的瞌睡蟲隨即就被全數撲殺了。

 

    「你……」呆望著他拿著不知道從哪來的鍋子在同樣不知道從哪來的電磁爐上面認真煎荷包蛋的樣子,我還以為我看見了幻覺。

 

    聽見我的聲音,他瞥了我一眼就毫不留情地說:「你是還沒睡醒喔?昨天我只不過這麼『輕輕』撞倒你,你就痛到哭成這樣?眼睛都腫了,我看你等下怎麼去上課!」

 

    「我才不是……不對,你怎麼知道我要上課?」

 

    「這種事不重要,你給我去洗澡,髒死了!」他揮揮手,一副驅趕我的樣子,我真的越來越懷疑他是不是誤會我們之間的關係了?到底誰才是寄人籬下的人啊?

 

    「髒的人是誰啊?昨天晚上……不對,我的床單跟被子還有枕頭去哪了?」

 

    面對我的驚慌,他一臉怪異的伸手指向小到不能再小的陽台,順著看過去,果然看見我床上的東西安穩的在晾衣桿上曬太陽。

 

    「你趕快給我去洗澡!」改變手勢指向浴廁,我看他單手翻著荷包蛋的模樣,只好乖乖拿了衣物去浴廁洗掉隔了一天的髒汙了。

 

    據說洗澡能夠洗去一天的疲勞,在我走出浴廁後,的確印證了這樣的話是對的。用毛巾稍微吸乾了頭髮上過多的水分,他招了招手,把我叫到了被充當成餐桌的小桌子前。

 

    盯著桌上三道簡單的菜色,一碗白飯就放在我的面前,從來沒有遇上這樣的事,心情有點複雜,老覺得自己看見的其實都是幻影。

 

    「早安!」笑著這樣說,他對這樣的狀況絲毫沒有感到不對勁,哀號了一句「好餓」就表示他要先開動了。

 

    呆愣地注視他扒了兩口飯之後,我才緩緩地將食物送進嘴巴。

 

    不是便當、不是燒焦或是壞掉的食物,更不是以我破爛廚藝煮出來的糟糕料理,而是有人為了自己親自烹煮出來的早餐。想到這裡,霎時一陣鼻酸刺得眼睛好難受。

 

    曾經的她也這麼替我做過,當時的感動是無法形容的。可是,說過的承諾、說過的那些美好,現在又在哪裡呢?

 

    放下只吃了幾口的飯碗,連頭都沒抬起的,他的視線卻如太陽般熾熱的射來,即便想要裝作不知情,也沒有逃避的理由。

 

    「我煮的不合你胃口嗎?」沒有不諒解,他只是用閒聊般的語氣問道。

 

    我無法回答他的問題,就連我究竟有沒有聽懂他的問題我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自己早就被悲傷侵襲,徹底被過去掩埋。

 

    「能不能別再丟下我一人……」本應用著只有我能聽見的音量說道。但這小房間裡也只有我們兩人,聲音便很自然的傳進了他的耳朵裡。

 

    「我說你,再哭的話,就算冰敷也沒辦法消腫喔!」

 

    「今天不去學校了……」

 

 

 

 

《恨愛》

 

 

    大口吸吐氣,抑制不了的顫抖讓呼吸變得更加紊亂,冰冷的水讓我搞不清淚水在臉上的重量,而他明顯帶著怒氣的面容則令冰冷感倍增。

 

    「醒了?」挑了眉,他沒語調起伏地問道。

 

    我靜靜看向他,連一句話都吐不出來,僅忐忑地注視著他轉身在工具箱裡頭摸索的樣子。

 

    動不了,也開不了口,為什麼?

 

    「妳覺得妳的本質是什麼顏色的?」背對我的他,突然這麼問道。

 

    不明白哪來的感覺,我知道他這次是真的想得到我的答案,只是,先不論我的身體狀況能不能給我開口的機會,我也壓根兒不曉得問題的答案是什麼。

 

    「不敢說嗎?」

 

    他嘲諷般的冷哼了兩聲,幾乎就在同時,我注意到他手中緊握的東西,隨即狠狠吞了一口氣。

 

    無法解釋,深沉的恐懼逼得我連一句話都無法說出口,即便想撐著身體後退,被綑綁住的雙手仍滲出令人反胃的血紅,而痛楚化為強烈的顫抖,使勁抽乾渾身上下的力氣。

 

    五公分就如同五公里一樣遙遠,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永遠都到不了了。

 

    閉上眼睛,淚水怎樣都停不下來,最後僅存的力氣是否就此消耗,是我怎麼都搞不懂的,然而,一睜開眼,他的臉卻近在眼前。

 

    猛烈的顫抖莫名在他的手勾起我的下巴時止住,仿若奇蹟;仿若神經接錯條;仿若我早已瘋了一樣,當他仔細端詳我滿布淚痕的面頰時,我竟會對此心動不已,好似世界不再轉動。

 

    「不會一刀捅死妳的,用不著這麼害怕。」牽起了嘴角,他不搭調地說出這樣的話。

 

    我愣愣地與他認真的眼神對視,在那瞬間腦海中似乎閃過什麼畫面,面對著畫面中的那人,我的唇也跟著動了起來……

 

    「啊──!」

 

    冰涼的觸感從我的大腿緩緩往下推動,突然間鬆開的嗓子像是為這空白的空氣添上些淒涼一般,在下一刻,有股刺痛從腿部爬了上來,我望著他嘴角勾起的笑,洶湧的痛楚簡直要將我埋沒,我使勁力氣想反抗,但是牽動起的虛弱感卻令我摸不著我究竟有沒有做出反抗。

 

    我看不見他的行動,卻深深感受到異物劃開自己皮膚,並緩緩在皮與肉之間滑動的痛楚,我拿疼痛開嗓,被強力壓住的雙腳連一點實質的反抗都不可能做得出。

 

    我祈禱自己可以快些陷入昏厥,希冀失去了意識,就不用忍受如此折磨。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到底還有多少地方可以讓他割,也不清楚他割去了多少完好的皮膚,只是在酒精沾上失去皮膚的那一層血肉時,我更是發了瘋的哭叫著,甚至連自己都不能解釋自己如跳針般的句子是什麼意思。

 

    快停下來!

 

    誰來停止這一切?

 

    打從心裡奮力的吶喊,倏地,世界停下了,我也驚奇地停止了哭叫,只留下斷斷續續的哭聲彷彿餘波。

 

    「骯髒到連表面都可以假裝和正常人無異,真不愧是惡魔般的女人啊!」

 

    當他說完這句,注視著他充斥諷刺的眼神,我突然睜大眼,任由恐懼在體內竄逃。

 

    「不要……求求你不要……」

 

    酒精好似在此時加倍揮發一樣,一陣冷寒毫不留情地帶走了我的體溫。

 

    「看來妳還以為妳是什麼值得憐憫的好孩子啊?」

 

    陰寒的笑在他臉上現形後,他一把抓起染得血紅的菜刀,迅速地站起身,留給我無止盡的害怕與不停歇的求饒。

 

 

 

 

我真的是亂節錄的......

忘記或是想看完整的文,請自行點短篇分類尋找囉(廣告?)

 

 

19. 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再怎麼樣都不可能會滿足於當下吧,呵!

可以的話,希望能夠把世界觀寫好,這是目前最大的希望了。

 


20. 最後,請你點幾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這個時候......

被追殺的瞬間終於來了......不,你們千萬別追殺我啊!我也是情勢所逼阿(淚奔)

那就不好意思啦......我點個三個就好?(這是給你們更文的機會啊!)((被圍毆

 

厄夜、白華、漓洵

請接單啦XDDD

(貓,我等著其他人陷害......不,是讓你有更文的機會)

 

啊哈哈......我相信你們可以好好禍害(?)其他人的,加油囉(溜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漓洵(薩佐)
  • 我就不客氣地接單了(笑
    看到第四題時真的是心有戚戚焉啊,真的是孩子能不死就不死,根本狠不下心來。明明最初設定時根本沒障礙,還興致勃勃地寫了超虐的片段,結果最後完全沒用上(汗
  • 真的啊,現在真的變善良很多(你確定這是善良?)
    我也是,想著要寫,但到真的要寫出來的那一刻前就退縮了啊,再怎麼改都要改回來,哈......

    那我把右鍵鎖打開給漓洵拿單喔=)

    泠淵 於 2016/08/04 05:48 回覆

  • 厄夜
  • 我怎麼好像看到裡面有三題出現相關我的東西XDD(你要感到榮幸
    然後這要說我的期待有用嗎哈哈哈~
    剛好我可以發這個當作有發文?(不你(我開玩笑的XDD
    能被泠淵點到,我真的很開心喔~(冒小花
    然後......我真的好想點南貓大大...(喂喂!

    泠淵加油喔!好像我不管再怎麼說還是只能跟泠淵說加油了OTZ
    我也會努力生文出來的!不過這個問答可能會先發就是了XDD(欸
  • 哈哈,厄夜出沒請注意(喂!)
    對啊,可是我發的很害怕,怕被追殺(笑死)
    可以啊,我好像就是這樣耶(欸欸欸!)
    真的嗎真的嗎真的嗎?那我不會被追殺了耶,好開心XDDD
    快點貓啊,趕快啊!XDDD

    呵呵,就跟我好像也都只能跟厄夜說加油一樣吧?
    好喔,不管厄夜發什麼都很期待啊!(轉圈圈)

    泠淵 於 2016/08/05 13:13 回覆

  • 驿传酱恒
  • 渊酱加油哦!!!
    一直很喜欢渊酱的创作!!
    虽然一直没时间来将他们看完(被踹)

    哈哈,渊酱几个月的拖文算什么,
    我这里可是几年的拖文呢(这有什么好骄傲的啊)

    哦哦,之前不是有说过年尾会到台湾一趟吗?
    不过,有点可惜的是,应该没有办法会到呢!
    因为跟的旅伴有点麻烦的样子......
    不过,来日方长吧!!!
    说不定,过不久我就能完成我独自背旅的梦想了(乐观主义)

    一起加油呐!!!!!!
  • 一直以來都很謝謝醬恒阿,是醬恒讓我知道我寫出來的東西也是有人喜歡的,所以......我們一起努力吧!!(欸?)

    啊....不過一定是習慣的差異吧?
    醬恒都會寫完才慢慢一次發上來,是連續的,不像我啊,寫一點點就發了@@

    是啊,聽起來真可惜呢,本來還蠻期待醬恒來,可以聽聽醬恒的心得的說...
    不過沒關係的,總有一天的是吧?
    自己獨自旅行很酷呢,但也很不容易,尤其是女孩子(畫圈圈)
    希望醬恒可以達成=)

    好的,加油加油!

    泠淵 於 2016/08/16 13:18 回覆

  • 南貓爺爺
  • ⋯⋯你這個帶壞厄夜的兇手!!!!!!!!((指
    好啦⋯⋯
    寫就寫嘛~~
    不過算你們逃過一劫,因為我現在沒時間再搞一個百題問卷⋯⋯((喂喂
    阿~我也沒有格式喔!!大姊妳直接寄給我吧!哈哈~~
  • 我沒有啊(笑)
    呵呵,好喔,我用賴給你吧!
    你加油,不要想百題的事了XD

    泠淵 於 2016/08/16 13:19 回覆

  • 凌雪
  • 我記得最深刻的好像是鬼故事⋯有蟲子的那篇⋯銀鈴般的笑聲什麼的⋯看著真的毛骨悚然啊⋯⋯(抖抖抖
    哈哈哈哈哈哈不用擔心!!貓一定會有夜陷害的,泠淵姊完全不用擔心(被揍
    不過貓看起來好無辜(望下方
  • 啊....說起來那篇好像嚇到不少人?
    呵呵,的確是阿,厄夜真是好人(?)
    哈哈,她裝無辜嗎(喂喂

    泠淵 於 2016/08/16 13:20 回覆

  • 南貓爺爺
  • ⋯⋯我是真真正正很無辜⋯⋯((望
    line~line~line~~快line吧~~~
    不然我就當沒有這件事發生過!!((燦笑
  • 真的無辜嗎?(超懷疑)
    哈,已line,請查收XDDD
    當然不能沒發生過囉=)

    泠淵 於 2016/08/17 16:58 回覆

  • 梨子桑
  • 泠淵每次選的網歌都好好聽(重點誤
    然後我意外發現泠淵你wwwwww好有搞笑天分wwww(說話#

    哦阿這樣我真的想去挖那個 恨愛 出來看了拉qwqqq
    其實我對泠淵你的印象就是靈約
    能不能給我很多很多的時間讓我回去重看阿
    重點是 我還是不知道自己看到哪裡(躺
  • 哈哈,喜歡就好XD
    欸?搞笑天分?哪裡XDD

    呵呵,那篇是偏黑啊!
    可以可以,梨子桑慢慢來都沒有關係的,梨子桑喜歡,我就很開心了啊!
    哈哈,那只能重看了嗎XDD

    泠淵 於 2016/08/26 17:3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