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最後一句有點虐,萬聖節虐人對嗎?

 

(1)

 

    他無法解釋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一時響起的爆裂聲讓他既困惑又不能裝作與自己無關,然而,爆炸絕非他所樂見,要爆炸爆的也該是人類居住的那些城市,會把自己家給炸了,完全是莫名其妙。

 

    他不安且混亂的思緒在腦中亂竄,連企圖抓住那些想法好讓自己冷靜下來都辦不到。

 

    「銀枟,你在搞什麼?」朝無人的前方大叫,他感覺自己的內心簡直都要炸開來了。

 

    有誰可以向他解釋方才的氣場是怎麼回事?他的人明明就在這裡,可是卻宛如看見了另一個自己般,他忽然想起在人類之間流傳的「平行世界」傳說,還有那則「如果看見了另一個自己就會遭遇不測」的傳言。不過他應該是免疫的吧?畢竟他的眼簾從很久以前就不曾拉開了,雖然最近的他總不定時會興起想看看自己身周的想法,但無可否認地,之所以會失明,是他自願使然。

 

    即使這樣說,他還是不滿。不論究竟有沒有平行世界,他都該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不可能會有別人可以取代他,就連瑕疵品也別想假裝和他相像!

 

    他一把扯下纏繞住頭部、遮蓋了眼睛的黑色繃帶。氣焰使得拉下繃帶的銀白長髮隨著忽然鼓動的空氣起舞。他輕輕將左手覆上始終閉起的雙眼,這動作一直以來都是讓他可以靜下心來的秘方,也使他可以稍微原諒「人類」的行為,告訴自己這世界還是有一絲希望。

 

    僅一絲而已。

 

    「你看見什麼樣的世界了?吶……」自言自語般說道。他的腦中浮現的是那矮小的身軀、被雨濡濕的金髮,以及那塊毫無預料地被塞進他手裡的冷硬麵包。

 

    要是他遇上的都是如同這模樣狼狽卻十分善良的孩子,也不會有今天的局面吧?

 

    一個使勁,他把手中的繃帶像扔垃圾一樣的往前砸去。

 

    原先靜下來的心再度沸騰。他知道這黑暗的世界才不可能配得上「他」的純潔,他必須要成為王來主宰這個世界,親手令這骯髒的世界一步步走向毀滅!

 

    無視接連響起的爆炸聲,在怒火過後,他又是笑了。

 

    一切早準備就緒,儲存傳說之妖能力的器物也將滿溢出來。接下來只要按照原定計畫,以這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北方為據點,發動器物,一次性放出七彩的能力再附加毀滅的意念,他所引發的災厄便會自此蔓延至全世界,把他們欠他的,通通還回來!

 

    既然大家都視北方為禁地,那就讓它徹底成為恐怖又有何不可?

 

    「看見如此漆黑的世界肯定讓你很難過吧?這樣的色彩遠不及原先在你心底所能體會到的繽紛吧?」

 

    「只有對你有對不起。為了償還,我會連同你的那份一起努力的,」左手放上了眼部,露出的嘴唇冷冷地笑著,「努力……讓整個世界都為你陪葬!」

 

    在這之前,找到那個令人煩躁的原因,將之當作第一個實驗品吧!

 

    作為入侵者,受到這樣的對待是不是太光榮了呢?

 

    如此想著,旋即他再也不掩飾自身能力的直接出現在那氣場湧現的房門外。

 

    下一秒,命運將朝無法理解的方向推動,而那支指針似乎歪了。

 

 

 

 

(2)

 

    心頭有股混亂的感受。

 

    爆炸聲稍停的那一小段時間,驚愕也迅速的被驅逐出體內。珞凌原想忽略訝異的感覺,快點理出之所以會爆炸的緣由,沒想到才剛放下這情緒,另一股混亂的感覺便湧了上來。

 

    這不是他的心思。

 

    珞凌將視線轉移到七彩身上,看見七彩臉色帶有的恐懼及不安,立刻就明白發生了什麼。只是……如果是這樣,不是爆炸聲驚動妖精王,便是妖精王本身就是……

 

    赤玄的表情也變得痛苦起來,像是在壓抑著什麼,而那個讓七彩和赤玄如此害怕的原因,珞凌已經弄懂,只是不清楚為何會發生這種事。

 

    七彩向他傳來的心思混亂到已經快無法控制,然而珞凌卻沒有感受到自己受到七彩的影響,照理來說,他與七彩的契約非但沒有斷,反倒是比其他契約牽絆的還要深,這樣的他理應比其他的契約者更會受到契約妖精的影響,結果他竟是一點感覺也沒有。

 

    為什麼?

 

    猛然,赤玄朝他大叫,像是更使盡力氣般地叫道:「珞凌,你趕快離開這裡,失去心智的我們都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離妖精和契約者都遠點,尤其是這裡!」

 

    赤玄痛苦地喘息著,思緒彷彿被人胡亂撥動,所有的想法似乎都要打結,外來的刺激不斷地打擊大腦,簡直就要失去思考的能力了,只覺得一切都很令人煩躁,必須要摧毀……

 

    「你說的『銀白色頭髮的』,他就是王,絕對不可以傷他!他就是公主殿下一直掛記的王,雖然發生了一些事讓他不記得自己的身分,但他依舊是我們的王!」

 

    珞凌感到腦袋越來越無法思考,即便方才就有做此猜測,可是那畢竟只是猜測,跟實際上聽到仍是有相當的落差。

 

    「妖精王……這麼說他是七彩的……」

 

    「弟弟。」七彩輕聲地說道。力氣似乎都拿去壓抑自己內心的狂亂了。

 

    「咦?」答案與預期的相差甚遠,讓珞凌不禁驚呼了一聲。

 

    若不是七彩沒有多餘力氣去理會珞凌的訝異,可能就又把珞凌教訓一頓了。然而此刻的七彩也不過是毫無反應。

 

    「沒時間了,快走!」赤玄忍不住再度催促道。

 

    珞凌忽然轉頭看向赤玄,說出的話讓赤玄差點吐血。

 

    「不要!」十分堅決的語氣。

 

    再怎麼樣都沒有料到對方會拒絕,赤玄一時之間還懷疑自己是不是說了相反的話,要不然就是聽覺被影響了,不小心聽成了反話。

 

    見赤玄愣住後的下一秒臉色瞬間變得更難看,珞凌趕緊再接下去說道:「就是因為不曉得你們會做出什麼,我才要待在這裡!」

 

    「你以為你在這裡能做什麼?」

 

    突然察覺不對勁,七彩沒給珞凌回應赤玄的時間,就急忙問道:「珞凌,你沒被影響?」

 

    珞凌看向七彩,表情甚感意外地回答道:「沒有。」

 

    「怎麼可能,我們……你確定不是你反應太遲鈍才……」七彩話說到一半,就像是覺得自己的理由太愚蠢,因而停下不說。

 

    赤玄倒是在旁邊愈來愈感到莫名其妙,就他的認知,已經斷開契約又怎麼來得會讓珞凌受到影響?可是就在問出問題的下一刻,赤玄猛然伸出的指尖俐落地朝珞凌身上招呼去。

 

    如同早有預測般,珞凌簡直就在同時往後退了好幾步,左手還抓住七彩的手臂,讓七彩跟著自己往後躲避赤玄的攻擊。

 

    沒料到,一向後退去,七彩便不能認同的激動叫道:「你放手!若是連我都……」

 

    「不會,我不會讓七彩變成那樣的!」

 

    珞凌更是移動先前抓住七彩手臂的左手,朝下緊握住七彩的手。藉由體溫的傳遞,有股淡淡卻令人安心而穩定的力量傳了過去,但這股力量不完全是心靈上的撫慰,反而是實質上的安定要多些。

 

    打從心底的不敢相信直接反映在七彩臉上,可是想想珞凌起初會吸引她注意的理由,她似乎也該收起部份的驚訝了。

 

    或許就是由於他倆的相似,珞凌才能抵擋住「他」所產生的紊亂吧?再加上當時她第一次向珞凌求救時,珞凌在最終發出的契約──將他們的牽絆烙印在彼此的靈魂上,所消耗的精力也透過漫長的時間恢復了,即便過程中,她偶爾借用珞凌的力量導致他恢復花費的時間增加,不過畢竟是已經完全恢復了,假如恢復成原本的珞凌,要再落到那種處境就是不太可能會發生的事了。

 

    如果珞凌本身不夠強,沒有那與「他」相似的氣息,她絕不可能與他訂定契約關係的,況且契約形成時,珞凌根本狀況外。嚴格來說,契約形成完全是她一廂情願罷了。她不明白許久沒與人類來往,甚至從沒與誰有過契約關係的她,為什麼自沉睡中甦醒後,會奇異的與相識沒多久的人類約定了這樣的關係。這樣的關係對他們妖精而言並不是安全的,且她也沒有非得與人類訂契約的必要,卻仍舊走上了這條路。原因肯定不只有珞凌身上那屬於「他」的特別的熟悉感吧?

 

    不過她並沒有看錯人。

 

    「我相信你。」決定不多說其他的,七彩堅定地回覆道。她清楚珞凌就算平常都天真到一種「單蠢」的程度,在這種情況下,卻是比誰都還認真,也絕對不會辜負別人對他的期待。

 

    於是,珞凌給了她一個燦爛的笑容。然而事情並沒有朝他們所想的發展,反而如浪潮打上岸邊卻帶來平靜一樣,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赤玄攻擊他們的動作止在了瞬間。

 

    不光是珞凌,就連身為攻擊方的赤玄也愣住了,好似不明白方才或是此刻的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七彩則是在那一剎那就有所聯想,要能這麼快的止住這失控的場面,也就只有兩種可能,但身為施術者的自己在剛剛的確感受到了「實現」的霎那。因此,無非就是……

 

    「血祭……」七彩喃喃自語般念道。

 

    「怎麼回事?」珞凌神色突然顯得複雜地問道。

 

    七彩注視珞凌澄澈的黑瞳孔,很乾脆地回道:「跟你在一塊的那位……」

 

    珞凌沒有等到七彩說完話,內心不自然的恐懼早已蔓延到了四肢。隨即,他轉身朝房門奔了出去。

 

    「珞凌!」

 

    七彩著急的聲音傳了過來,但珞凌僅一味地跑著,甚至連自己撞上了人都沒有閒暇理會。

 

    是誰說過「在他不需要保護前,都不會死的」?

 

 

 

 

-----------------------------------------------------------------

 

萬聖節快樂啊!

這好像不算是趕上耶,因為只能先發一半(倒地)

到底我為什麼可以拖那麼久阿(畫圈圈)

 

看到這裡,應該已經很好猜了?

這些恩怨情仇還真厲害啊,到底要怎麼解,我可以直接無解嗎?(不要懶惰!)

角色的關係應該已經很清楚了?

 

關鍵也已經丟了喔,接下來就......再虐一下吧(我說真的,這哪裡歡樂向了!)

我該不會真的虐人虐到結局吧?到底誰身上沒有悲情史真是......有待商榷(你真的想被打飛了!)

 

好,不過其實我本來想說要發的應景番外是很歡樂的說(大笑)

萬聖節快樂,給我巧克力(伸手)((滾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