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的冰冷觸感按在我溫熱的肌膚上,彷彿在搜尋方便使力的點而上下游移著的那雙手,寒冷到我幾乎忘了呼吸......

渴求什麼般,目光落在遙遠的虛無,淚水卻緩緩滑落。

無感情的空洞、莫名模糊的視線,早已別無所求。

滴落潔淨磁磚上的寂寞,染出了滿地的塵灰。

那雙冰冷的手仍未找到舒適的位格。

 

 

漫天無星的夜晚,就連月暉皆不醒目。

夜色柔弱、風顯涼,全世界沒了呼喊。

而言語只留存掙扎。

 

 

意識清楚、心臟沉痛。

苦澀擴散、甜笑躲藏。

脫乾了渾身力氣的淡然,那雙手試探性的輕施了力道。

 

 

痛覺輕輕在血液中流動,溫柔的提醒我仍靜悄悄地存在著。

那股冰冷的觸感逐漸被脖上的溫度感化,沉默著一點一點地掐緊,那是種致命的吸引。

啊......就連叫喊都僅剩下微弱的氣音了。

呼吸如同微弱的心電圖在平行線上下掙扎,眼瞼濕濡成一片霧氣。

 

 

加重的力道,那卑微的心聲全然聽不到吧?

發不出聲,只能假裝鎮定的盯著前方的黑暗直看。

若是如此,就能夠回到那片黑暗之中吧?

 

 

拜託收手......不,拜託更加用力吧!

那雙因為缺氧而使不上力的手。

 

 

就拜託了。

讓我更加的看清楚那恐懼吧!

唯有與死亡擦身,才能確定此刻的我還生存在這世上啊......

 

 

 

------------------------------------------------------------------------

 

 

再黑下去是不是真的就有問題了?

要把自己殺掉什麼的,我可是很擅長的喔!

 

 

呃,以上......

都是我很久(?)以前寫的,然後好像是因為寫的那天發這文有點奇怪(是很奇怪!),就一直隱藏著沒發,剛剛才被我看到......

總之就是我已經遺忘這篇很久了阿== 

不過這種黑壓壓的文,被遺忘其實就算了吧(那你還發!)

可是還是覺得既然都寫了,就來汙染大家的眼睛吧(不你!)

 

其實寫文寫久了,轉換身分久了(?),會想些有的沒的都很正常,畢竟為了要融入某些劇情,進入某些情緒是必要的,所以我沒有憂鬱喔!

(應該說,現在沒有,這個都之前的事了,那時候我不知道在想什麼啊XD)

現在看起來好像有些地方有點奇怪啊,可是我直接跳過了,不想改那時候的心情(什麼鬼!)

 

來預告吧,我很緩慢地在寫光影之間,超緩慢......

恩,就是這樣XDD

 

那我們下次見啦,大家都有新年新希望了嗎XD

明天要去面試的我,還是不知道今後的路呢(遙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