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勤奮的人生
烹飪食材運送中,請稍後。氛圍:蕭秉治-心狠手軟

※因為只有一小段,就在這邊補完第二節了。

※標題很奇怪?

 

(1)

 

 

    絲毫不掩飾伴隨前進而產生的種種聲響的人終於來到了面前,昏暗的光線映不出來人的銀髮,但那不自然飄飛的黑色繃帶卻依舊搶眼的證明了他的身分。

 

 

    七彩神情自若地注視來人,稍微彎下的腰微微行了個小禮,神態自然到彷彿方才只是在與人泡茶閒聊一般。

 

 

    「七彩,剛才發生了什麼?」

 

 

    「您已經知道了吧?我也才聽到騷動過來不久。」七彩平淡地說道,「赤玄去處理另一位入侵者了。應該不用花多少時間就能解決了。」

 

 

    「另一位入侵者嗎?妳應該不至於不認得他是誰吧?」

 

 

    「您認為我會眷戀一個被我解除契約的人類?」七彩不可置信地問道。

 

 

    「這可很難說。當初會蠢到跟人類訂契約,七彩之妖啊,我真懷疑妳會不會再蠢下去。」

 

 

    「您認為他打得過赤玄嗎?」面對銀髮男子的質疑,七彩只是丟出問題來回應。

 

 

    銀髮男子突然大笑了起來。剛才會被人這樣闖進地盤純屬意外,同樣的事情絕對不可能再發生一次,他只不過沒有料想到有人竟然會自己往死裡鑽,而他們也不過是狗急跳牆罷了。

 

 

    想了想,覺得一點威脅性都沒有的他,向七彩隨便招呼了下,就逕自往更深處走去。

 

 

    「倒在那邊的那個等赤玄處理完,一起丟出去吧!」

 

 

    確定銀髮男子走遠後,七彩盯著不久前被珞凌弄到昏迷過去,但應該是他朋友的人,心中不免冒出「這人到底是活還是死的」的疑問,也因為有這樣的疑問,她一時之間不曉得該拿這人怎麼辦。

 

 

    她此刻實在是擔心珞凌,即使赤玄應該不會做得太超過,可是畢竟他服從的人明白來說不是她,要是他真的想對珞凌怎樣,也不無可能。

 

 

    從心靈的牽絆知道珞凌居然出乎意料的跟赤玄打起來了,七彩決定還是盡快趕到珞凌那邊瞭解情況,必要時不排除跟赤玄起衝突,但沒想到步伐才剛踏出幾步,理應不可能發生的事卻發生了。

 

 

    她的腳上出現一股下壓的力道。她詫異的低頭看,一雙不帶溫度的眼睛直盯著她,掛著血絲的嘴微微張開,吐出虛弱卻不失氣勢的言語。

 

 

    「妳就是珞凌在找的七彩之妖?」

 

 

    她打量這看起來離死亡不遠的少年,不懂他為什麼還有說話的力氣,就算有,好好休息才是能保全自己的方式,現在浪費力氣是不智之舉的事,他應該不會不知道吧?還是珞凌的朋友都跟他一樣「單純」?

 

 

    「我就是七彩。」

 

 

    少年的表情有些微的鬆口氣,不過不曉得是掩飾得太好,或是他本來就無法表現出太鬆懈的表情,那樣的神情在一瞬間就化為無。

 

 

    「我有個請求。」

 

 

    她還來不及開口回應,然而少年在停頓一秒後,隨即接下去的話讓她不免吃驚。但她並沒有多作表現,她清楚時間正悄悄溜走,目前該做的只是確認,況且他這樣的決定說不定也是必要的。

 

 

    「為什麼會這樣想?」

 

 

    少年連想都沒想似的直接回答道:「既然……我沒有殺死他的能力,那不如就順應大家的期待……這也是我……想要的……」

 

 

    「我跟珞凌不一樣,不可能阻止你。」

 

 

    「不需要阻止……只要……」

 

 

    「好,我答應。」

 

 

    看到七彩的乾脆,少年的面容也終於鬆懈下來,瞬間加強的疲憊感讓他一下子失去力氣,當頭部又碰上地面的同時,他再度昏了過去。

 

 

    七彩見狀,蹲下身將手輕放在少年肩上,默念些什麼後,旋即便起身朝著珞凌所在的房間快步走去。

 

 

 

(2)

 

 

    腳步聲停下的地方,不過就在房間入口處。

 

 

    人沒有露面,反倒是聲音先傳了過來。

 

 

    可以清楚感受到對方蓄勢待發的殺氣,僅僅一個動作,殺氣便會一毫不差的全打在他身上。十分明白這點的珞凌開始深作呼吸,強烈的殺氣使他不得不對判別為朋友的來人做出防備。目前的情況早已扭曲了敵我關係。

 

 

    「不錯嘛!已經知道我要動手了?」認真卻些許讚賞的語氣說道。

 

 

    刺鼻的腥味充斥鼻腔,發覺在此地深呼吸是愚蠢行為的珞凌,趕緊轉而靠心理的自我調節來穩定情緒。

 

 

    「為什麼?」

 

 

    「想問我為什麼要動手的話,事實明擺著了。我為我們的王效忠,天經地義!」

 

 

    「你的王?銀白色頭髮的?他不是壞人嗎?」不解地反問,這次珞凌是真的不懂了。

 

 

    「不是『我』,是『我們』,」停頓幾秒鐘的無奈,來人才又接著說道,「很難理解,但你也不必急著理解。若是挺不過這段,就別玩了。」

 

 

    腳步聲再度響起,就算空氣再難聞,珞凌依舊狠狠吸了一大口氣。

 

 

    「當你見到我的時候,就開始了。」

 

 

    「聽好了,珞凌。我要殺了你!」

 

 

    落下的話語像是炸彈般震撼,卻不為人吃驚。

 

 

    赤眼的妖精已然站在他前方。而積蓄許久的殺氣如浪潮般將他當成海岸線拍打上岸,空氣隨著惡臭一同被瞬間抽乾,憋住氣,珞凌身上湧出的另一股氣勢瓦解了迎面而來足以造成實質傷害的濃烈殺氣。

 

 

    赤玄微翹起嘴角,迅速向珞凌奔了過去。

 

 

    朝後退了一步,像是延長不必要的緩衝時間般,珞凌在這之後竟也迅速地向前奔,只不過在兩人即將有接觸之時,人居然壓低身子和赤玄擦身而過。赤玄難免愣住,但吃驚的不是珞凌用這招避開第一次的正面交鋒,而是有人竟然可以這樣安然無恙地從他身邊「經過」。

 

 

    看來能夠成為公主締結契約對象的人,不可能會是簡單的人物。

 

 

    赤玄暗暗下了註解後,身手也更是加快了起來。

 

 

    他想測試這看似弱不禁風的人究竟能有多少實力,不光只是會逃跑而已。

 

 

    於是一個回身,銳利的指甲向珞凌身上撲了過去,快速的動作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度,不過像是背後也有一雙眼睛般,珞凌朝旁邊小小挪動幾步,倒是輕鬆得躲掉了。

 

 

    赤玄露出淺笑,但沒有再次追擊,站在離珞凌不遠處注視著他,猜想對方會需要多久時間做出反應。為了要測試對方的實力,就不能讓對方只是一味地逃。赤玄非常清楚,在他不做出攻擊之下,對方為了要脫離這樣的處境,肯定要主動發動攻擊,要不然在這無法呼吸的狀態,不打贏他絕對是死路一條。

 

 

    珞凌也同赤玄預料的,在短暫思考後,朝他迅速奔了過去。然而令赤玄訝異的是──這麼奔過來的珞凌竟赤手空拳,甚至仍沒有即將進行任何攻擊的趨勢。可是倘若不是要攻擊,這樣主動迎向敵人不就只是自討苦吃?或是他有另外的打算是自己沒想到的?

 

 

    赤玄在心中猜測對方的行動,腳步也因為不確定對方會不會突然進行攻擊而稍稍移了個方便自己閃躲的方向。可惜他擅長深思謀略的腦袋著實沒料到對方居然只是太過天真,或許這樣的念頭的確有從他腦中掠過,但也只是掠過,潛意識給他不值得參考的助力讓他徹底忽略了這個看似完全不可能的可能性。

 

 

    畢竟誰會想到曾經身為高高在上的公主的契約者,在這種情況裡,竟是想要逃跑呢?這絕對是最不合理的狀況了!

 

 

    珞凌在做出攻擊的假動作後,便在欺騙了對手後,全速朝前方奔向門口。

 

 

    「你這傢伙!」顧不得珞凌身為公主的前任契約者,赤玄氣呼呼地叫道。

 

 

    珞凌沒有停下腳步,沒有媒介傳遞,赤玄的聲音並沒有流進他的耳中,不過就算珞凌真的聽見了,也不可能真的停下吧?

 

 

    赤玄趕緊追上去,會讓人這樣從自己手下溜掉,對他而言是莫大的恥辱,幾乎連交手都沒有,就淪為失敗的結果,他絕對不能接受。然而在追著對方奔出房門外後,他竟發覺視線內已無任何人的存在了。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自他反應過來追到門邊不過只有短短幾秒的時間,要能在這左右幾乎都成一直線的隧道中跑到看不見人,以這樣的區區幾秒鐘絕對不可能!

 

 

    那麼,人到底去哪了?



   感受到背脊傳來一陣涼意,赤玄在迅速踏出一步後,隨之身子邊向後退邊轉了個一百八十度,霎那眼底入了道劍影,暫將吃驚拋下,他趕緊往左方閃去,旋即一股刺痛感自側頸傳進大腦中樞。



    珞凌止住手,手中握著的是許久沒再碰上的藍光劍,輕輕碰上牆壁的劍身就停在赤玄的頸子旁邊,珞凌盯著擦過赤玄頸側而冒出的血,不言不語卻像是在想著什麼艱難的問題。


    赤玄再稍往左退了一些,轉過頭,沒去管頸邊的傷痕,倒是在閉眼睜眼間解開了將周遭抽成真空的狀態。


    「你做了什麼?」


    珞凌將藍光劍從牆壁上移開,在這時,赤玄赫然發現那把劍的劍身是中空的。彷彿沒有實體,只有天藍色輪廓建構出的劍身,如此不切實際,但弱不禁風的模樣卻真的能夠造成實質傷害。到底怎麼回事?


    重新吸足方才不夠的氧氣,珞凌轉身與赤玄正對,手裡的劍發出如電流般的藍光。


    「我沒有離開房間。」


    赤玄不敢置信,不過心裡也隱隱這麼猜測著。只是猜測歸猜測,他卻不懂能夠造成這樣錯覺的原因。若是與公主有契約關係,或許就能依靠公主未知的能力做到,可是他們已經斷絕契約關係,一個人類怎麼有可能做到製造幻象,甚至還成功欺瞞過他的事?而且他手中的劍又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你……」


    「妖精的能力……你想說的是這個嗎?」


    震驚在心底蔓延。為什麼先前他沒有發現珞凌身上有這樣的東西存在?


    「不可能,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我剛剛只是借用風的力量提高速度,我沒有辦法讓人產生幻覺。」淡淡地說道。多了些冷酷的表情完全失去珞凌往常的形象。


    「那不是你們人類可以做到的事!」


    「的確。」珞凌握緊劍柄,淡漠的神情卻牽起一抹笑,「但你可以自己確認我是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赤玄也緊握住拳,在腦袋冷卻之際,讓鬆拳後的世界再次成為他的領地。

 



 

------------------------------------------------

 

 

第二節結束囉!


真不好意思,珞凌弟弟黑掉了啊......(被踹)


越靠近結局,我越有被打飛的感覺(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厄夜
  • 開!開外掛!!(喂
    泠淵發文了啊~~在噗浪一看到泠淵的動態我馬上就衝過來了!!
    看到靈約真的是超級開心的呀~(狂冒愛心(你克制點好嗎?!
    嗯,希望我是頭香!(不你
    好我已經開心到語無倫次了XDD頭香先搶再說XDD(欸
  • 那我要朝外掛的方向努力了(欸?)
    哈哈,靈約很久沒出現了,我終於能發它我也很開心啊(淚)
    好,要繼續努力了,我要快點寫完阿(跑)((你要去哪啦!

    泠淵 於 2015/09/12 20:42 回覆

  • 郁子
  • 我.....我特意番回來難,然後就被珞凌帥慘了(鼻血
    開個外掛也可以這麼帥的話,不要變回去了!!!!!
    我喜歡帥珞凌啊啊啊啊啊啊(小姐冷靜
  • 居然,原來珞凌是很有本錢變帥的(大笑)((喂!
    哈哈,是說也沒這麼快變回去啊,都還沒打完耶XDD
    那就給郁子打包帶走吧(揮手)((不要隨便把你家主角送走啊!!

    泠淵 於 2015/09/27 15:38 回覆

  • 郁子
  • 看面那些錯字是怎樣,我一定是太激動了=0=
    應該是....

    我特意翻回來看,番回來難是啥咪!
  • 看到珞凌太幸興奮了嗎?XDD

    嗯,大概是翻到這篇很困難的意思?像是滑鼠鍵卡住?(不!)

    泠淵 於 2015/09/27 15:39 回覆

  • 凌雪
  • 珞凌的心智年齡從一個章回間自幼稚園長成少年!
  • 哈哈,珞凌恢復成正常人的時候不多,就只有那幾個情況而已,所以小凌也要讓他好好表現一下XD

    泠淵 於 2015/11/07 22:0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