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人表示大餐當然沒問題,不過我們的定義不一樣

※最近大薯買一送一,我得到了一根薯條

※......我可以自己花錢買剩下的薯條湊成一包吃嗎(淚)

 

 

 

 

 

(6)

 

 

    我,

    把晴天寫成雨天,

    把月圓寫成月缺,

    把你所見的當作是我的來懷念。

 

 

 

 

     扭開水龍頭,嘩啦嘩啦的水聲掩去了眾人的嬉笑聲,有一瞬間,我懷疑學校大禮堂只剩下我一人。

     捧起水,努力洗著變得油膩的臉,一旁的廚房紙巾正怨懟身上沾滿了奶油,似乎想跟我這兇手發起決鬥。

     用眼神示意它「我們是同患難」,下一秒,我的患難兄弟就被扔進垃圾桶,一去不復返了

    「毛巾拿去!」

    「啊,謝謝。」關上水龍頭,我接過毛巾,趕緊將臉上的水擦乾。

    「你別誤會,是社長拜託我來的!」

    「真真妹妹,妳真貼心呢!」

    寧真很乾脆的直接翻白眼給我看,還擺出拳頭威脅我,見到這樣,我倒是給了她一個笑容。

    「笑個頭,剛剛被砸也在笑,你就沒有笑以外的表情?」

    「當然有,不過就算被砸我也覺得很開心啊,只是......大家好像是為了看我被砸,故意輸的?文學社的良知啊......」

    「就你白痴說只要文學社輸都算你的,逞什麼英雄......」

    「真真妹妹,妳看我,不像會憐香惜玉的人嗎?」故意指了指自己,我感覺自己像某部小說裡的風流大俠。

    寧真乍現的害臊讓我不禁哈哈大笑,接著就看到一個拳頭停在我肚皮前。

    「算了,這次就不跟你計較!」放下拳頭,寧真一臉的複雜情緒。

    一開始,慶功宴上表示各個參與的社團共襄盛舉,就來玩遊戲帶動氣氛,結果沒料到身為特別協助,也沒有額外掛上協辦的文學社,竟然是頭一個要被處罰的輸家,而當時只是先玩猜拳來熱身而已。上場的是寧真,猜輸的也是寧真。

    為了出席還特別裝扮過的寧真,知道懲罰是砸派之後,臉都傻了。

    我也只能趁著派要砸到寧真臉上前,擋在她前面代替她,這樣當了一回英雄。

    結果沒想到,下一場比擲骰,我們家偉大的社長大人竟然擲了個驚人的最小數,而後,社長大人的眼神完全是在向我暗示什麼,我便只好乖乖的說出「都砸我」的宣言了。

    接下來不論玩什麼就輸什麼,我說......是只有文學社自己在玩是嗎?

    最後就變成這樣了。

    我其實很明白寧真的想法,只是不想戳破她。

    「真真妹妹,妳推理完了嗎?」

    「白紙嗎?」

    「不愧是真真妹妹,聯想真快。」

    「你要直接說了嗎?」

    「破梗就不好玩了呢!如果真真妹妹猜中,我就告訴妳一個秘密好不好?」

    「以為是小朋友喔?」

    「真真妹妹的確......」我笑了,沒再說下去,而是已準備逃命狀態。

    寧真嘆了口氣,攤手說道:「我明明跟你同年,你到底要把我當成多小?」

    聽到寧真這麼說,我倒是打從心裡的大笑出聲。

    「不然我先告訴妳秘密好了。」

    寧真怪異的看著我的笑容,大概把我當成剛剛撞到腦袋,變成腦殘的那種人了。

    「這樣你還能拿什麼當籌碼?」

    「哈,不要緊啊!」我收起笑容,轉變為認真的模樣繼續說道,「我不是開玩笑喔!寧真,其實我應該比妳小個兩歲左右。」

    「蛤?」寧真愣住,表情充滿「今天不是愚人節,你別騙我」的訊息。

    「我有跳級過。之所以叫妳妹妹,是因為寧真妳就如同妳的名字一樣,天真善良。」

    我朝著通往大禮堂的廊道走去,背對著寧真,感受她一時無法反應過來的情緒。就算不明白這樣做得究竟是對還是錯,我依舊還是對著空氣開口了。

    「那些白紙,就像是我唯一的自由。」

    明天就要去社遊了。

    而我......

    「欸......孟傾宇,你怎麼......」寧真帶有些哽咽的聲音傳來,我訝異她是否察覺了什麼,然而她卻維持著同樣的姿勢,也沒有想要轉身面對我,只是在原地搖搖頭。

    「社長他們等你很久了!」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

    我果決地踏出步伐,朝著喧鬧的大禮堂走去。

    寧真到底發現了什麼,我不知道,但也只是假裝自己不知道。

    我想著宇宙的塵埃和入侵者的故事,在心裡輕輕嘆了口氣。

    「你是不是就要消失了?」

    微弱的氣音從身後那個只能算是遠方的地方傳來。

    我什麼都沒有聽到。

    「喂,孟傾宇,你也太慢了吧?我剛剛都差點被砸了!咦?寧真呢?她不是去找你了?」

    站在我面前的是白面,全身白得不像話的膚色,還有那引起女人忌妒的白裡透紅。

    「她去補妝,要我先回來。」

    「哎喲,不過寧真平常那麼大剌剌,居然也會像這樣化妝打扮,平常的她就很可愛了,今天這樣肯定會圈粉不少人吧?不如來建議社長,我們換打正咩牌好了!」

    「社長大人可能不會接受文學社變癡漢社喔!」我努力撐起了一個笑容說道。

    「說得也是!而且寧真實際上是體操社的......」

    我望著白面身後的喧嘩,在這偌大的空間裡,只有我與社長知道的那個事實,忽然壓得我喘不過氣,連腳下踩著的地板都不真實了起來。

    在心中告訴自己,「就如同往常,沒什麼不同的」,我注視著社長朝我們兩人走來。

    「孟傾宇,全世界都在等你了。」

    我點點頭,暫時拋下一堆惱人的想法,重新變回到文學社的那個「孟傾宇」。

    至少要把握住今天。

    我深深地對自己這麼說。

    

    

 

 

 

<待續>

 

--------------------------------------------------------

 

 

經過漫長的煎熬之後終於寫完這篇了(欸!)

 

莫名其妙腸胃受到病毒感染,結果變成我還真的沒遇過的這種腸胃型感冒......

第一次腸胃型感冒,吃什麼都跑廁所,連水喝下去也跑廁所,感覺只有吸空氣比較不會......

過了快一個禮拜的修仙之路後,還好我沒有真的修成仙(誤)

然後也佩服起自己的身體,連水都喝不了,居然幾天下來都沒有脫水耶!

沒吃東西還能動耶,好猛喔!

 

後來看了第二位醫生,他要我去買說是像是醫院吊點滴的,只不過是用喝的,我才終於有辦法喝一點東西。

不過那個真的超難喝的,好像在喝化學藥劑(不你!),而且一錠只能泡120C.C.的水,一天頂多就2~3錠而已,所以我一天還是頂多360C.C.的水而已耶XDDD

可能因為這樣,前天嗓子開始啞掉還痛痛的,好煩(欸!)

之後感覺有比較好了,就有慢慢一點一點喝白開水試試,但喝不了太多。

現在是已經跟之前好很多了,應該是可以正常喝水了,剩下正常飲食可能還是得慢慢調整吧!

總之,養生生活,上吧!XDD

 

預告一下,下一篇會跟前幾篇不一樣了。

其實我也有怕會不會跳太快,讓人看不懂。

不過就覺得好像還是這樣就好(欸!)

我是蠻想留點空間的,哈哈(被打飛)

 

那我們下次見囉,但我不確定星期日能不能發得出來(傻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