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勤奮的人生
烹飪食材運送中,請稍後。氛圍:蕭秉治-心狠手軟

※幾年前的文筆+幾年後的文筆XDD

※久違的更文

 

 

 

       記得曾經置身於那片廣闊竹林裡的恐懼,風搖晃竹子產生的嘎吱聲像是異物猛然出現在身旁。每一次動作,似乎就會招來有形體的惡意般。拚命顫抖的雙手快抓不住手中剩餘不多的蠟燭。燭火隨風虛弱地飄動,好幾次都差點滅了光火。我的心臟劇烈跳動到也許即將跳出胸腔,就算使力按壓住胸口,那樣的跳動卻絲毫不見緩和。

 

       我迷路了,還深陷於這樣的恐怖場景之中,只因為當初看見一抹微弱且暈開的光芒從這片竹林中散出來,那樣龐大的吸引力沒給我留下任何餘地的便將我吸了過去,甚至連想要掙扎都沒有。

 

    後悔、埋怨方才的自己,卻改變不了現狀,緊緊咬住下嘴唇,設法不使自己哭出來。這是個魔咒,而我不想臣服在這樣的恐懼之下,一旦向這恐懼屈服,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努力眨眼,想分散注意力,淚水卻微微從眼角滲出來。在心底默念「不行」,手裡的火光搖晃得更加厲害,腳步開始混亂起來,向前沒有方向感地狂奔。

 

    我就快被吞噬了,被這恐懼撕成碎片了!

 

    一個踉蹌,身後突然有上一股力量,穩住我不安的腳步,抱住我快要撲向黑暗大地的身子。

 

    「別哭,妳不是獨自一人。」溫和的聲調輕輕在我耳邊低語。

 

    我試圖回頭,卻被他制止了。

 

    「我帶你離開這裡,別回頭,會被困住的。」

 

    「你可以走在我旁邊嗎?」不禁奢求道。即便不知道身後的他是什麼人,然而此時出現的不管是誰,無疑都是救命草。

 

    「妳會害怕吧?沒關係,我唱歌給妳聽,妳就不怕了。」

 

    覺得自己被當成孩子哄,本想拒絕,但下一秒他的聲音已經再度傳來。

 

    沒有聽聞過的旋律、溫暖的聲線,剎那間拋出我所有的恐懼。

 

    「不要再來這裡了喔!」

 

    旋律譜出句點的同時,我的面前是條寬闊、有著路燈、熟悉的道路,回頭想道謝,卻已不見他的影子。

 

 

 

 

 

 

       「吶,我說『他』是誰啊?」

 

       輕輕闔上書本,我抬頭迎上半趴在我桌子上頭的好友的視線,她滿臉好奇,在那眼神中,沒打算留給我任何逃避問題的餘地,然而我望向她的臉突然      浮出一抹笑意,沒好氣地對著她開口。

 

       「是誰說要聽故事的?」

 

       她愣了愣,似乎才想起的確是她一直「盧」我,我才勉強說出則故事給她聽的。

 

       「所以不是真的嗎?」轉換成失望的臉,她可惜地問道,「為什麼妳每次都說的跟真的一樣?」

 

       沉默,也沉下了臉。這問題完全戳中我不願接受的命運,不過就像是沒有發覺般,她又繼續說道:「果然是家族遺傳吧?妳真的不考慮接班嗎?這樣很可惜耶……」

 

       藉由閉上眼來緩和自己的情緒,我幾乎快無法掩飾自己已經點燃的怒火,拼命說服自己「芷妍只是少根筋,一時之間健忘又沒發覺我的情緒罷了」,爾後悶悶地吐出一句「我不舒服,幫我跟老師說我早退」。

 

       「怎麼突然不舒服?妳還好嗎?」

 

       搖了搖頭,說明自己也不清楚,但實則搖的是無奈於她的脫線。

 

       「抱歉,今天不能一起回家了。」

 

       「別這麼說,妳有聯絡家人了嗎?需不需要我陪妳出校門?」芷妍擔憂的神情使我突然升起了罪惡感,但在內心深處的壓抑遠超過這種罪惡感,我仍是決定現在就得逃開。

 

       「不用了,我自己出去就可以了,快要上課了,妳好好聽課,別忘了我要靠妳耶!」

 

       芷妍給我一個笑容,乖巧地應好,隨後又擔心的「要我好好保重」之後才放人。對此,若不是我害怕自己再躊躇下去會說出難聽的話,我還真想承認我只是在裝病而已。

 

       話一旦說了,就沒有挽回的餘地。因此在我收拾書包,感受到其他人的視線與疑問時,我僅能就編織好的謊言逐一消除疑慮,花了一番力氣才總算離開學校。

 

       這行為無疑與蹺課相差無幾,望著周遭的景色,突然悠閒起來的自己顯得有些心虛。學校熟悉的鐘聲從後方傳來,而催促學生回教室的鐘聲在此刻已沒了任何意義,我向前佯裝自然地走著。

       家的方向是在另外一頭。即便從沒往這反方向走過,我卻無法不往這方向前進。

 

       我不能回家,也不想回家。一方面是因為一回家謊言就會被家人揭穿,另一方面則是我不想面對芷妍向我提出的家族遺傳問題。那些問題只要回家後,便多得如同打開甜膩的蜂蜜罐一樣,會吸引多少隻螞蟻都無法想像。

 

       沒錯,芷妍說的都沒錯,只是我不願意接受這宿命罷了。

 

       虛幻、不切實際,幾乎完全概括了我們家族。我們是被人稱作「說書人世家」的家族,據說擁有最適合說故事的基因,但這樣的「據說」,對我而言,就跟和我說「小姐,恭喜妳中了最新一期的威力彩頭獎」一樣鬼扯,我是絕對不會相信這世界上存在這種莫名其妙的基因的,就算我在兒時就展露人們所稱的「天賦」光芒,我仍是不相信。

 

       倘若當初的我知道說出那些故事的命運會是這樣,我想我不會輕易分享那些故事的。

 

       我討厭虛偽,更討厭成為別人口中那個「很會編織故事的人」,偏偏我的人生充滿虛構,即使再怎麼強烈掙扎,仍逃不開這樣的牢籠。

 

    用力甩了甩頭,試圖甩掉這些念頭,然而思緒仍舊混亂的像是腦袋要炸開。想專注地繼續往前走,卻難以假裝自己沒有在意那掀起波濤的話語。我就在這樣的混亂中,走到了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甚至到底走了多久也不復記憶。

 

    我顯然迷路了。

 

    抬手注視腕上的錶,15:57,這究竟說明我走了多久?

 

    時間對我來說簡直一點意義也沒有。我思緒亂到壓根不記得自己是從哪時候開始走在這陌生的道路上。但可能因為潛意識裡希望脫離充斥刻板印象的喧囂世界,當回過神後,才發覺自己走在兩旁一眼望去只剩下植物的道路上。

 

    微風帶動泛黃的葉飛舞在風中,我納悶的攤開手心朝上,一片落葉不偏不倚的停留在手中。

 

    現在是夏天。

 

    這麼想著的我,輕輕翻轉了手,手中的枯葉輕輕飄向地面……

 

    微弱的光火在前方不遠處暈開,像是誘惑般若隱若現。

 

    在我視線不及之處,枯葉已完全落下,隨即一陣大風吹得突然,逼我不得不瞇起雙眼,用雙臂護住臉,以擋住那些不知從哪裡卷來的落葉向我襲擊。

 

    模糊的視線裡,落葉像是雪崩般,從前方撲向隻身一人的我。

 

    這是夢嗎?想喊卻發不出聲音來。

 

    我張著嘴,但只有空氣在呼嘯。在崩潰邊緣,希冀有人能在此時把我搖醒,卻始終沒有如願。

 

    最終臣服於放棄的我,閉起雙眼,淚水溫和的自眼角流下,然而心裡卻沒獲得任何平和。

 

    熟悉的旋律竟在這時響起,還近得彷彿在我身後……彷彿……不是彷彿。

 

 

 

 

 

 

        竹林在狂風吹襲下發出巨響。

 

    「不要回頭、不要回頭、不要回頭……」在心中默念數次,想專注只向前的我,努力催眠自己,想藉由這樣使自己忘記恐懼。

 

    只是沒有那溫暖的歌聲,靠自己似乎做不到。

 

    自從那天走出竹林後,旋律就不斷在耳邊縈繞,好像時時刻刻提醒我,在那竹林裡的發生的一切。即使在大家眼中,只不過是座普通的竹林。不過我在那裡的遭遇,完全與普通沾不上關係。

 

    恐懼並沒有戰勝我的好奇心。

 

    為了找尋歌聲的我,再次不自量力的走進對我來說像謎一般的竹林。

 

    真的是不自量力。

 

    這次,溫柔的嗓音沒有出現。

 

    當天晚上,我被鎮上的居民發現昏倒在竹林裡。

 

    我的失蹤引起小鎮的擔憂。在家人將這件事告訴鄰居後,鎮上居民組了搜救隊,大家分頭尋找我的蹤跡,搞出了軒然大波。

 

    這件事後,我被禁止接近只不過距離家走路二十分鐘路程的竹林。而我對陷入昏迷前發生的事半點記憶也沒有。

 

    唯一確定的──是我再也沒有聽過那樣的歌聲。

 

    這世上,沒有任何歌聲能比他的溫暖。

 

    我深深相信著。

 

 

 

 

 

 

    「妳真是不乖呢!」

 

    垂下的雙臂感受到溫暖的觸感之後,那樣的感覺隨即轉到了頭部。安撫似的,那人輕輕摸了我的頭。

 

    落葉竟在一瞬間消失了,我雖然欣喜於終於再次遇到他,卻也震驚周圍的景象。

 

    這無疑是家附近的那片竹林。

 

    不只落葉像是幻覺一樣不復存在,還場景轉換了,到底現在看到的幻覺,還是之前的才是……我完全無法思考。

 

    「時候不晚了,我帶你出去吧!下次別再跑來這裡了。」

 

    這裡……竹林……

 

    「不是,我明明沒有來竹林,是你出現的時候才……等下,你到底是……」

 

    突然說出問題點的我,自己也吃了一驚。

 

    跟芷妍說的,從來都不是我自己編的故事,而是我的親身經歷。可是到剛才為止,我不過覺得那只是一般人不會有過的特殊經歷,卻沒聯想到其他的事情,但方才發生的事,讓我無法假裝沒發生像是「妄想」才有的事。

 

    「說的也是。我忘記是我把你帶來這裡的了。」他語帶無奈地說道。如果我現在可以看到他的樣子,搞不好還會看見他攤著手,只可惜,他依舊不給我轉身與他對望的機會。

 

    「以後別去那種危險的地方,你知道你差點就沒命了嗎?」

 

    「你到底是誰?」打破他的責難,我像鬼打牆般堅持著這疑問。

 

    「我……」他一副猶豫的語氣,但下一秒卻用著挑釁的語調接下去說道,「才不告訴你!」

 

    「……難道,你是鬼嗎?」

 

    話一出,我感覺到他愣住的沉默,順著這勢,我不曉得哪裡來的念頭,令我頓時使上全身的力氣掙脫他的手,轉過身。就算我馬上就因為起了一身寒顫而後悔了。

 

    一眼望去,原先在我身後的位置居然空無一人。

 

    他殘存的體溫就像幻覺,話語也落在半空中,成了十足的恐怖片。

 

    「你……」他吃驚的只吐出這字,我卻不懂這聲音來自何方了。

 

 

 

 

 

 

 

 

<待續>

 

-------------------------------

 

 

 

 

喔嗨喲~大家好久不見了,這裡是被坑埋到快無法呼吸的超級拖稿王(還敢說!)

 

那個嘛,應該先說明一下。

這篇寫了好一段時間了,是最近翻到才發現有這篇的(不你!)

然後我大概是多寫了快一半吧,前半都是以前寫的,感覺好像以前文筆比較好(倒地)

 

必須先說一下,這不是鬼故事這不是鬼故事這不是鬼故事喔(你確定?)

好啦,不確定(最好是啦!)

只能說,這不是恐怖片,大家別擔心XDD

 

下篇我繼續努力,久違的發文,請大家多指教!

喔耶,我終於更文,可以跟大家說廢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銀海火龍
  • 哦呼!
    泠淵的文章!!嚼嚼!
    好吃、好吃......(來人啊帶走這個大膽刁民!
    其實可以看得出某個分界線文筆的不同......大概。(喂!
    但都很好很好啦!!轉圈!
  • 歡迎食用(欸?)
    哈哈,真的是有不一樣啊,當時的想法其實也沒有記得很清楚了(誰叫你根本不寫設定)

    泠淵 於 2018/08/26 11:47 回覆

  • 江哲鬱
  • 就算是恐怖故事我也覺得這個鬼很可愛(?
    開頭深陷竹林的那段描寫的真好,我在車上看的,很融入那個情緒。
    期待下篇!!!

    大家又回來痞客邦更文了!覺得這裡又有熱度了真好!QQ
  • 哈哈哈,不過不是恐怖故事XD
    我也最喜歡那邊XD
    我努力生出來!!!(欸?

    對阿....我終於更文了(淚奔)
    有空我會認真上來更文的!一起加油!

    泠淵 於 2018/08/26 11:48 回覆

  • 痞客邦

  • 嗨~親愛的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看到大家在部落格中互動留言,真是太開心啦~
    痞客邦有個追新留言小祕技tip要偷偷告訴你喲!
    只要運用簡單的小撇步,在喜愛的部落格文章中,按下【+關注】按鈕,就能在自己的興趣牆上快速追蹤各種最新動態,即時和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留言互動,還能探索發掘更多你可能喜歡的興趣社群新鮮事喔!
    >>去看看怎麼運用【+關注】https://goo.gl/xfxB4o

    也歡迎大家多多關注痞客邦官方帳號,獲得更多新消息!
    >>去關注【痞客邦】https://goo.gl/2sEzuL
    >>去關注【PIXstyleMe】https://goo.gl/PBGd69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