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響應醬恒的活動,就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很喜歡的兩本勵志類小說吧!

雖然不曉得算不算得上療癒系,但看完之後,我在當下確實激起了滿滿的幹勁,想努力為自己再打拼一次,雖然書有點厚,不過看完可以獲得的動力就跟書的厚度成正比吧?

以下的兩本都是跟跑步有關係的小說,我莫名喜歡這樣的熱血,不過至今也只找到這兩本有這樣的內容。

來跟大家好好分享吧!

 

 

先來介紹佐藤多佳子(SATO TAKAKO)的《轉瞬為風》。

 

轉瞬為風

 

內容簡介:

 

    「我喜歡迎面而來的那陣風、我捲起的風、我身體衝破的風!」

  日本百萬讀者歡笑與淚水的見證—
  在淚光乍現的瞬間,再次與那曾經竭盡全力飛奔向前的自己相遇。

  當連對我說:「我們一決勝負吧!」我如此宣示:「我會超越你的,總有一天!」我崇拜他,但我也想超越他。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場、一場認真跑,專注於每一場比賽。我要用自己的方式變強!

  神谷新二早已決定要為足球奉獻青春,無奈他總是一上場比賽就鬧肚子,球技苦無精進。他的兄長健一是足球天才,是他心目中的神,但也是座無法超越的長牆,讓他對足球萌生退意。升上高中後,他選擇和兒時玩伴一之瀨連加入田徑隊,健哥的天才讓新二心灰意冷,但連的天才卻激起了他的鬥志……

  他們是死黨、是戰友、是對手;是對方的背影,讓他們跑得更快。一個描述幾個高中男孩從高一到高三,在田徑場上揮灑汗水、跌倒成長與相互激勵的故事。一部無論愛不愛運動,只要青春過,你都會感動的小說。

  我忘了一切,只看得到我的那一條紅色跑道,在午後的陽光下閃閃發亮。
  筆直,炫目,美得直刺我心。
  每當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都會回想起這一天,踏出新的一步。

 

 

不負責任的超短感想:

 

    一之瀨連是跑步的天才,新二在與他一起奔跑時,總是想努力追上他的背影,甚至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超越他。在這故事中,我特別喜歡兩人亦敵亦友的情感,有著共同的目標,一起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強。到了最後不是為了超越對方,而是為了超越自己。

    內容簡介的最後三句,我沒記錯的話,那剛好是結尾的後三句。與人生做了結合,不論自己之後會在哪裡,只要徬徨,就會想起他在比賽的那一天,只有那一條紅色跑道,什麼都不用去想,一起跑下去就對了。

    看了這本書之後,也許是中間的過程艱辛,又或許是看見了新二每一次超越自己的喜悅,在闔上書的同時,內心興起那種對跑步的渴望到達自己想像不到的境界,而這本正是我看的第一本關於跑步的書。

    然而,看完之後雖然很想大叫「我好想去跑步」,但基於我根本就跑不快,也不會有那樣的風打在我身上,就乾脆把這樣的熱情轉移到別的事物上了。

    假如大家對這樣的生活感到心灰意冷,覺得累了、想停下來休息,不妨藉著多餘的時間看看這本書,說不定能在這裡找到新的一股力量。但書真的蠻厚的就是,記得我看了三天才看完XDDD

 

 

試閱:

 

序章


下個星期天我的球隊要遠征東京的駒澤公園比賽,我傳了簡訊告訴連,「我們要去東京嘍!」

結果他只回了「太遠了啦!」幾個字。

那傢伙總是嫌約會見面這類事麻煩透頂,他如果想來,時候到了自然會出現,我傳真了球場地圖給他就當作說定了。

比賽當天晴空萬里,桂花的香氣瀰漫在神奈川和東京的風中。雖然只是普通的友誼賽,而對手駒澤神奇小子隊實力也不強,可是一踏進球場,我的肚子還是一如往常咕嚕作響。健哥常說賽前緊張不是壞事,問題是,曾經身為日本U16〔註〕青少年足球代表隊候補球員的他,只須聽聽克莉絲朵‧凱兒的歌,就能舒緩賽前的緊張,而我這個相模原跳躍隊隊員,每次賽前都要連跑三次廁所,我們的狀況可不能相提並論。雖然一開始比賽肚子就會安分下來,表現卻沒辦法穩定。

比賽結果糟透了。儘管我這個前鋒已經盡全力奔跑,努力防守,阻撓對方的控球後衛,想盡辦法製造得分機會,可惜我的停球和傳球技巧太爛,搭檔矢代沒辦法順利射門得分。我有三次射門機會,可惜有兩次時機絕佳我卻踢成高射砲,一次正中守門員下懷。結果最後比賽以一比一平手,我方拿到的那一分還是靠矢代罰球踢來的。
遜斃了,每次都這樣。


比賽一結束,我抬頭呆望著藍得令人討厭的天空,突然聽到有人高聲大喊「新———二」。


是連來了。


連把背包當成枕頭,細長的雙腿交疊著躺在公園草地上,聽著MD,伸著細長的手臂逗弄來散步的迷你貴賓狗。他看到我出現也沒有起身的意思,只是咋了舌說:「反省會開那麼久很煩吧。」


他那輛破舊的登山越野車和主人一樣癱倒在地上。


「對不起啊,我剛剛被訓了半天。」


我道歉著在連身旁坐下,把剛買的BOSS黑咖啡塞到他手裡。連雖然是垃圾食物大王,卻不愛吃甜食。


連對迷你貴賓狗和飼主老爺爺揮了揮手,終於坐起身來,拿下耳機。今天他穿著大一號的黑色T恤。他從小學就這樣,不管冬夏總是穿著寬鬆的素色長袖T恤。


「對了,我可能又會搬回去跟你當鄰居。」 連把玩著罐裝咖啡,突然這麼說。


「真的假的?」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了一跳,立刻反問。


「因為我媽說她可能會去米蘭。」連無奈地說。


「咦?去工作嗎?」


「有點關係,不過其實是為了男人。」連稍稍皺著眉頭說。「她和常去進貨的店家老闆勾搭上了,說要同居。唉,她每次都這樣。老姊說要跟著去,我可是一點也沒興趣。」


連的母親是服裝和生活雜貨的批貨商,經常往國外跑。連還在念幼稚園的時候,他媽媽二度離婚,回到位於相模原的娘家,在他們搬到東京的中目黑之前整整七年的時間,我和連成天膩在一起。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我們既不同班,我又有足球隊的練習和活動要忙,兩家的距離雖說不遠但也不近,可是我和連卻形影不離。即使連家搬去了東京,我們還是常常約時間見面。

 

「我會搬去和外婆住吧。」連說完嘆了口氣。「過著充滿納豆和醬菜臭味的生活。」


「你真的不想去披薩和義大利麵的國家嗎?」我笑著問。


「才不去咧。」連啐了一口輕聲說。


打從他小學的時候就是這樣,連的母親總是為了工作和戀愛在外奔波,陪在連的身邊的是他獨力經營小吃店的外婆,連可以說是他外婆帶大的。與其跟著母親去和她的外國男友生活,連會想跟外婆住也不奇怪。這點我也清楚。


「你什麼時候搬回來?」


「嗯,大概明年夏天吧!」


「那高中怎麼辦?」


「就找一間離家近,憑我的腦袋可以考得上的學校。」


「你可以靠田徑成績推薦入學吧?」


「我才不要。」


「為什麼?」


「頂著體育推薦生的名號入學,到時想退出也走不了。」


「你幹嘛退出啊?」話說到一半我改口問:「你又想退出了嗎?」


連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小學的時候,我和連曾經一度在體操隊短暫待過一段時間。他柔軟的身軀和奇蹟般的運動神經深受眾人矚目,還被視為未來將奪下奧運金牌的明日之星。後來我因為忙著踢足球,很快就退出了體操隊,沒想到連竟然也跟著退出了。他應該沒有非退出不可的原因才對,問他也只回答:「因為很無聊嘛。」

中學時,連被學長們半強迫地拉進了田徑隊,今年夏天升上二年級時還參加了全國大賽。連在一百公尺短跑項目中跑進了決賽,記得他拿到了第七名,這可是很了不起的事,連卻一副與自己無關的樣子。


「你不是說喜歡跑步嗎?」我質問他。


連在運動會接力賽上的矯健丰采,遠比他在跳箱或單槓上的身影更令我印象深刻,我也還清楚記得那時自己從不曾跑贏他的屈辱。


「喜歡啊。」連笑嘻嘻地說。


他似乎比暑假見面時又曬黑了些,大眼睛直盯著我瞧。連的眼睛總是閃耀著敏銳的光芒,澄澈的眼神不時令我震懾。


「你也喜歡跑步吧?」 話題突然轉到自己身上,嚇了我一跳。


「剛才的比賽,我看你也跑得挺起勁嘛。」


「足球賽本來就是要跑來跑去的啊。」


「新二是裡面最會跑的,速度快,怎麼跑都不會累的樣子,很搶眼呢。」


「足球賽又不是光會跑就好!」 每次都只有跑得快這點被稱讚,其實還滿丟臉的。


「沒帶球的話,你會跑得更快的。」


聽到這種沒大腦的發言,我不禁傻眼。來看足球賽竟然說「沒帶球的話」,怎麼有笨蛋說得出這種話!


「全力衝刺的感覺很棒吧。」


連的眼神裡沒有一絲虛假,看不出一絲在考慮退出的猶豫,正因為這樣我才覺得糟糕,因為這代表他連喜歡的事物都能輕易放棄。


八成是他隊上發生了什麼麻煩事吧。我沒追問下去,反正他一定懶得向你詳細說明。 我在連身旁躺下,靜靜仰望著幾抹薄雲匆匆飄過蔚藍的天空。之後兩人好一段時間都沒說話,儘管很久沒見,但也沒什麼事得急著現在說的。比賽後的疲勞漸漸蔓延全身,我愛睏得差點閉上睛睛。

 

博客來完整試閱連結:

http://www.books.com.tw/web/sys_serialtext/?item=0010410601

 

(其實看完試閱,大家應該會知道新二完全是被連拐進去田徑隊的!XDDD)

(但我很喜歡連)

 

 

 

 

再來要介紹的是三浦紫苑的強風吹拂。這部相較於《轉瞬為風》是屬於歡樂有趣的小說。

 

強風吹拂

 

內容簡介:

 

雜牌軍是要怎麼跟名牌大學比啦!
但是清瀨說:長跑不是比速度,而是比心裡放什麼東西……

  

      弱校有弱校的風格,
  我們要的,可不只是冠軍!

  與森見登美彥《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萬城目學《鴨川荷爾摩》齊名之作!

  2007年本屋大賞第三名!直木賞才女三浦紫苑費時六年採訪、創作之超大型代表作!

  日本出版界專業人士心目中三浦紫苑迄今最佳作品,更勝《哪啊哪啊~神去村》!

  青春熱血最高!宅腐萌無罪!完美結合優美文筆與詼諧情節、幽默對話,狂掃日本文壇與書市,讀者感動好評按讚至今,亞馬遜好評數超越《哪啊哪啊~神去村》、《啟航吧!編舟計畫》

  雙面書衣珍藏版:日本名藝術家山口晃「大和繪」原版書封╳台灣名漫畫家阮光民「人物設定」書封!

  看漫畫、打麻將、睡覺、吃火鍋……然後,跑217公里?
  這是什麼超展開的人生啦?!

  破爛公寓「竹青莊」裡十名怪咖組成的雜牌軍,一群被趕鴨子上架的烏合之眾,竟想挑戰日本最古老、難度最高的「箱根驛傳」──全日本大學生心中最熱血的戰場!

  竹青莊房客心裡異口同聲OS:沒辦法,因為清瀨說:「讓我們一起攻頂吧!」(顯示為無奈、不甘願狀)

  清瀨一定瘋了!這可不是那種阿公阿嬤也能報名、隨時可以棄權納涼的慈善盃路跑,而是來回長達217.9公里的巨型大隊接力賽!喔不︰他是認真的!為此他還從路邊撿回偷麵包練跑步(誤)的大一學弟藏原走,終於湊成十人參賽……

  竹青莊成員:一對白目又聒噪的雙胞胎+不當明星很可惜的俊帥漫畫宅男+尼古丁中毒的萬年留級生+通過司法考試的毒舌菁英+熱愛日本文化的黑人留學生+綽號神童的老實好青年+百發百中的猜謎王……

  這一群怪咖,長年來毫不客氣拿人家(清瀨灰二)的、理所當然吃人家(清瀨灰二)的,殊不知自己正一步步落入人家(當然就是清瀨灰二)暗中設下的陷阱,最後不得不踏上全力以赴跑到吐的不歸路……

  「驛傳」源自古代傳令制,「驛」即官道上每隔一段固定距離設置的「驛場」,從早年以「驛馬」代步傳令,到後來演變為「飛腳」,由人快步傳遞。

  「驛傳」接力賽,象徵著一種使命必達的精神,每一棒跑者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不計任何代價,將身上的「接力帶」傳到下一棒夥伴的手中。驛傳,少了任何一個夥伴都不可能達成。

  跑下去!雖然只有一個人,卻又不是一個人!想見到夥伴,好想快點到那裡,跟夥伴會合……這樣的渴望,這輩子從來不曾如此強烈!

  這支怪咖雜牌軍最後能否創造「箱根驛傳」史上的最大奇蹟?不到最後一棒,沒人知道答案!但他們這一路在汗水、受傷、爭執、迷惘中前進,竟不知不覺贏得世間所有人夢寐以求、人生難得的最大獎:愛與羈絆──三浦紫苑心中的最高創作原則!

 

 

不負責任的超短感想:

 

    看到內容簡介,大家應該就會知道我為什麼會說這本比較有趣了吧?因為那種怪異組合真的很令人傻眼,我當時在看的時候,也覺得......怎麼可能啊!你們到底要跟人家比什麼?然而他們還是成功站上了比賽的舞台,好佩服啊!

    話說,簡介裡還介紹了一下醬恒的名字耶......(喂)

    《強風吹拂》跟《轉瞬為風》最大的差別就是一個主要描述的是長跑,另一個則是短跑,在《強風吹拂》裡,主角們想要挑戰的是「箱根驛傳」就是長跑,很長很長的長跑(你不需要強調好嗎?),途中有雪地下坡,真是非常驚險的比賽。

    看完這本書,也許可以激起的鬥志就是──像這樣的雜種軍都可以去參加那麼厲害的比賽了,我們又怎麼不能夠做一件偉大的事呢?

    其實也不一定要偉大啦,只要是你想達成的目標,有付出相對的努力,就不怕沒有達成的一天,但前提是──要先相信自己的力量。

    那在這裡面我最喜歡的角色嘛......當然是走囉!(不,那是他的名字=口=) 我好像都喜歡天才,怎麼辦?(欸)

 

 

試閱:

 

一進入四月,竹青莊的房客頓時忙得天翻地覆。

為了新生訓練與選課,大夥兒必須經常往學校跑,恰似乘著春風飛舞的蜜蜂,一刻不得閒。城太和城次在開學典禮結束後,滿腦子只想物色有正妹出沒的社團;已經沒有退路的尼古,認真研究著學生們私底下流傳的「營養學分攻略大全」,煩惱該選哪幾堂課;KING的房間每晚傳出「找工作、找工作」的噩夢囈語,聲音響遍整個竹青莊;去年就通過司法考試的阿雪,連研討會也不參加,只顧著每晚到夜店報到,沉浸在音樂的洪流裡;至於正經八百又不動如山的姆薩和神童,則完全不受其他人影響,兩三下就完成選課,忙著找新的打工機會。

而阿走,也在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選完課後,很快就認識了幾個朋友。因為他沒錢,所以每天忙著混進不同的迎新會,騙免費的酒喝。沒有人會打探他的過去,也沒有人會逼他未來非得做什麼不可。這裡的人都不愛干涉他人,阿走沒多久就融入這股隨興的校風。

終於,全校學生的選課都告一段落,明天就要正式上課了。阿走結束傍晚的慢跑,一踏進竹青莊的玄關,就看見雙胞胎房間那個破洞垂掛著一張字條,上頭寫著:「今晚舉行阿走的迎新會,所有房客請於七點到雙胞胎的房間集合」。

我的迎新會!阿走不禁感覺不好意思又有點驚喜。他來這裡已經快兩個禮拜,每晚大家都假借各種名目聚在某人房裡喝酒或打麻將,所以他本來以為不會幫他辦什麼歡迎會了。但現在知道大家有這分心意,他還是覺得很高興。
「我回來了!」

阿走大喊一聲,來到走廊上。清瀨和雙胞胎在廚房準備派對上要吃的料理。只見清瀨正在用中式炒鍋翻炒洋蔥絲和大蒜,讓阿走看著不禁納悶。那明明是中式炒鍋,為什麼會散發出橄欖油的香氣?這時,一臉認真地看著火候的清瀨突然出聲:「就是現在!」城太聞言立即手腳俐落地打開罐裝番茄,一股腦兒地往炒鍋倒入。

看來他們是在自製義大利麵醬汁。

城太一手倒罐頭,一手搖著另一只平底鍋,一大堆芥菜、小魚順勢飛舞在空中。

這回換成麻油香在廚房中流動四溢。

「我在做拌飯啦。」城太看到阿走,笑嘻嘻地說。「喜歡芥菜嗎?」

義大利麵和拌飯。看來今晚是碳水化合物大餐。阿走一邊心想,一邊點頭以對。

城次一個人坐在餐椅上,面前是一大碗看起來像菠菜拌豆腐泥的東西;只見他奮力攪拌食材,額上浮現一層薄薄的汗水。淡綠色的糊狀物逐漸成形。阿走越看越不放心,想出手幫忙卻被他們以「主角什麼都不必做」為由趕出廚房。雙胞胎的歡迎會似乎早在阿走來到竹青莊前就辦過了。城太與城次仗著身為「竹青莊前輩」的威嚴,堅決挑起掌廚的重任。

沒事可做的阿走,只好去「鶴湯」泡個澡。洗完澡後,整個人神清氣爽,他決定在自己房裡靜待七點鐘到來。

等著等著,阿走打起瞌睡來。等他驚醒時,已經六點五十五了。他本來想馬上前往雙胞胎房間赴會,但如果他比約定時間早到,又怕顯得自己很猴急。於是他悄悄打開房門,觀察四下的動靜。廚房裡空無一人,一樓安靜無聲。人聲和腳步聲,全都集中在二樓的雙胞胎房間裡。


阿走又等了三分鐘,才步上二樓。

一打開雙胞胎的房門,他當場目睹尼古正在大聲恐嚇姆薩:「管你的,反正你這堂課幫我代點就對了!」一邊說還一邊對他使出鎖喉功。

「啊,阿走!」城太尷尬地大呼一聲。「搞屁啊,阿走來了啦!」

阿走不禁納悶,難道自己來得不是時候?原來,他們本來打算阿走一走進來就同時朝他發射拉炮以表慶賀。「都怪尼古學長搞這齣,害我們錯過時機!」城次一臉不滿。神童一邊幫忙緩頰,一邊從尼古的魔爪中救出姆薩。

雙胞胎的房間被大家擠得水洩不通,中間的矮飯桌和四周擺滿了清瀨和雙胞胎做的料理,以及每個人各自帶來的點心和酒。老早就開始抓著食物大快朵頤的KING,嘴裡一邊嚼著、一邊招呼阿走:「來了啊。坐!」

眾人不聽清瀨的勸阻,從窗口對著主屋一口氣拉爆所有拉炮。嚇個半死的尼拉從緣廊下衝出來,對著月亮狂吠猛叫。

「好,來乾杯吧!」尼古拿起罐裝啤酒。

「感覺好像少了什麼。」清瀨環顧一下四周。

「因為王子不在啦!」雙胞胎異口同聲說。

「誰?」

阿走一問,阿雪隨即答道:「二○四號房的柏崎茜,文學院二年級生。」

原來還有阿走沒碰到面的房客。但話說回來,為什麼大家要叫他「王子」?

「我去叫他。」清瀨起身。「阿走,你也一起來。」

清瀨走出雙胞胎的房間,敲敲離樓梯最近的二○四號房門。

「我要進去囉,王子。」

沒等王子應聲,清瀨便徑自打開房門。一看到房內的景象,阿走差點沒暈倒。

在這個跟阿走房間相同格局的狹小空間裡,從地板到天花板都堆滿了漫畫,而且幾乎淹沒整片榻榻米,只留下一條很窄的走道,一直通到窗邊。那裡擱著一條摺好的毯子,想必是因為房裡連鋪棉被的空間都沒有,房間主人只能裹條毯子睡在那裡。而現在,房裡雖然亮著燈,卻不見主人的蹤影。

總歸一句話,漫畫的數量實在太驚人了。這間房位於阿走房間的正上方。原來天花板每晚傳來的嘎吱聲,是這些漫畫造成的啊。阿走不禁伸手輕輕碰了碰堆疊成一整面牆的漫畫。

「喂,不要亂摸!我可是有分類的!」

一旁的漫畫山頂傳來說話聲。阿走嚇了一跳,後退一步想看看是誰在說話,後背卻不小心撞到漫畫山,一本本漫畫立即從頭上砸下來。

「啊啊啊,氣死我了!」

一個長相俊美的男子從天花板和漫畫山的縫隙間爬下來,纖長濃密的睫毛在他臉上眨呀眨的。難怪他的外號叫「王子」。

「搞什麼啊?灰二哥,這傢伙新來的?」

「已經兩個禮拜啦。」

清瀨撿起散落一地的漫畫,遞給王子。「今晚是阿走的歡迎會。你沒看到玄關那裡吊著的字條嗎?」

「沒,因為我這幾天都沒跨出青竹一步。」

「請你『務必』共襄盛舉。」

王子儘管嘴上抱怨著「有夠麻煩的」,但仍在清瀨的眼神攻勢下步出房間。

「不好意思,」阿走趕緊開口。「我的房間會發出很嚴重的嘎吱聲……」

「這裡每個房間不都這樣。」或許是受到食物香味的吸引,只見王子就這樣抱著漫畫,搖搖擺擺地往雙胞胎的房間走去。

「不,我的房間絕對比其他的嚴重。」阿走極力強調。住在這滿坑滿谷的重物下面,實在太危險了。「王子,跟我換房間吧。」

「這些漫畫這麼寶貴,怎麼可以放在濕氣那麼重的一樓!」王子立刻否決阿走的提案。「你叫阿走對吧?你應該換個角度想,把自己當成『住在尼加拉瀑布下』。」

「什麼意思?」

「華麗壯觀,每天驚險刺激度日。」

王子打開雙胞胎的房門。「別人還會羨慕你說:『好好喔,竟然能住在這種奇觀下面』。我的漫畫收藏,就是這麼有價值啦。」

阿走對清瀨露出求助的眼神。

「我很清楚你想說什麼。」清瀨嘆口氣。「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

這下,竹青莊的房客總算在雙胞胎的房間全員到齊。大夥兒舉起啤酒乾杯後,室內空氣的酒精濃度便急速竄升,歡笑聲此起彼落。

王子被眾人逼著負起囤積漫畫的責任,坐在最容易崩塌的木地板上。阿走和清瀨並肩而坐,背靠著面對庭院的那扇窗。從這個角度這樣看著大家,可以看出竹青莊眾房客之間的人際關係。要在這麼小的公寓裡過著半團體生活,房客當然都得是波長相合的人才行,但即使如此,還是會自然而然形成比較要好的小圈圈。

只見雙胞胎和王子一邊猛嗑零食,一邊爭論漫畫的內容;姆薩和神童,則正在專心聽KING傾吐找工作的煩惱。

「我連買西裝的錢也沒有咧。」

「去打工如何?」

「你的高中制服不是那種西裝式外套嗎?穿那個就可以啦。」

至於尼古和阿雪,兩人正忘我地聊著對阿走而言有如鴨子聽雷的電腦話題。雖然口氣還是一樣很嗆,但阿走已經明白這是這對冤家一貫的相處模式,所以也見怪不怪了。抬槓的過程中,尼古還時不時踱到阿走身後的窗邊,對著窗外吞雲吐霧。

阿走和清瀨兩人沒有刻意找話聊,只是逕自喝酒吃菜。兩人儘管沉默不語,氣氛倒也不覺尷尬。他們知道彼此都熱愛田徑,卻不自覺地避開這個話題。清瀨的膝蓋有傷,阿走則對高中時代的事還沒辦法釋懷,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這種情況下聊起田徑,只怕會變成兩個人互舔傷口,而他們倆都不想這樣。

罐裝啤酒喝完了,大夥兒跟著打開神童鄉下老家寄來的當地清酒。這種連聽都沒聽過的酒喝起來有一種奇怪的甜味,但大家都不在意,還從廚房找來味噌醃小黃瓜當下酒菜,繼續拚命攝取酒精。就在這時候,清瀨不疾不徐地開口說話了。

「大家聽我說,我有重要的事要宣布。」

本來正盡情喧鬧的房客們,頓時全都好奇地看著清瀨,跟著自然而然地以酒瓶為中心聚攏起來。阿走轉頭看身旁的清瀨,也很好奇他想說什麼。

「接下來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裡,我希望大家能幫我一個忙。」

「怎麼,你想參加司法考試啊?」尼古一派輕鬆地問道。

「那我可以給你一些建議。」阿雪說。

每個人都以為清瀨想說的是「我要開始找工作了,所以不想再替大家做飯了」之類的話,但清瀨搖了搖頭。

「大家一起攻頂吧。」

「……攻什麼頂?」

阿雪小心翼翼地催他把話說清楚。雙胞胎膽怯地緊緊依偎著彼此。KING則自顧自嘀咕道:「我老早就懷疑灰二想玩什麼花樣了。」

神童和姆薩面面相覷。

「集結我們十個人的力量,靠運動攻頂。」清瀨高聲宣告。「順利的話,不只把妹無往不利,對找工作也有幫助喔。」

「真的假的?!」

雙胞胎馬上上鉤。兩人往前靠上去,人牆頓時縮小,越來越靠近清瀨。

 

博客來完整試閱:

http://www.books.com.tw/web/sys_serialtext/?item=0010594520

 

是說,這個試閱好像不是從序章開始喔,我印象中,序章是清瀨在追走的畫面,那裡非常有趣。

那時候是他們初次相識。

 

 

 

綜合以上,我要繼續來不負責任、相當主觀的發言了,就是......

 

這兩本如果要比,我比較喜歡《轉瞬為風》,可是,如果大家沒時間,想挑比較薄一點的看,推薦《強風吹拂》喔!因為這兩本的厚度還是有差......《轉瞬為風》我都快ho不住了......(你自己手小不要在那裡說!)

 

唉,說到手小,我妹跟我堂哥真的超過分的......母親節聚會的時候,我想說,我一定要看看我妹的手到底多大,就不自量力地跟她比,結果......

我的手居然比她小了快一個指節(躲)

之後我妹就一直要我跟坐我旁邊的堂哥比手的大小,我光目測就覺得他的手很大了,死不跟他比,我妹就跑去跟他比了......

我妹的手比我堂哥的小兩個指節吧......

妹:「妳差點就沒有手了說!」

堂哥:「妳差點就變......(比劃比劃)哆啦A夢了。」

 

你們兩個可以再過分一點(大哭)

 

所以《轉瞬為風》到底厚不厚呢......雖然我這樣說,但它還是很厚的!(被踹)

 

 

那醬恒有說要跟大家分享低潮期該怎麼度過嘛......

但是我的真的不是普通的恐怖,大家還是不要學,這根本不好0.0

應該有些人知道了吧,我就是戴上耳機,聽吵到爆的歌,讓腦袋完全無法思考,這樣我就不會想了......(這什麼爛招阿你!)

完全逃避問題(汗)

絕對絕對絕對不要學喔!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