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好,我們又見面了呢!

※作者大人還是不想自己出來招呼大家,真是太糟糕了!

※罷免作者大人的提案,不曉得能不能做到呢......

 

 

 

 

(3)

 

 

    你是冰山中藏著的一顆小太陽。

    我是暖陽中藏著的一座大冰雕。

    熾熱的心能突破的,總是表面。

    我悲傷的心清而淡,似水流綿延不絕,也,

    無人察覺。

    

    

 

 

    清晨的空氣聞起來依舊有點潮濕。

    我抬頭望著看不見太陽,卻已逐漸明亮的天,此刻的陽光彷彿是銀白色的,就像明月那般皎潔。

    深深吸了一大口氣,仍顯得濕涼的空氣完美的提振了我的精神。

    不禁思考起銀白色的陽光會不會是真實的存在,但在片刻後,暗自嘲笑自己的胡思亂想,我微笑的停下腳步,扭開了文學社社室的門。

    「早安,美女副社!」

    尚未看見社室內的情況,我便如此精神抖擻的大喊。確信自己不會搞錯的依據僅是各人各有不同的習慣罷了。

    會這麼早來社室的,也只有副社長了。

    之所以會帶上門的原因,是表示只有她一人在,很沒安全感。

    「都說別這麼喊我了!」副社長一臉無奈地說道。

    預料之中的反應,我只是笑著朝副社長走去,邊走邊回道:「我說的可是實話呢!再說,會這樣喊妳的只有我,這不是很好知道誰在找妳嗎?」

    副社長聽到我這番話後,直接搖了搖頭,無法更加表達無奈地看著我。

    「會這麼早來,真不像你。」

    「的確,我沒有在美女副社後第一個到社室的經歷呢!新體驗挺不賴的!」

    維持笑容,我一派輕鬆的走到幾乎被認定是我的座位的桌旁,從抽屜中拿出一疊各種顏色交雜的A4紙。

    「是在躲寧真,是不是?」見到我的行為,副社長瞬間就明白了。

    我苦笑,默認了這個事實。但原因其實不只是這樣。

    「寧真很關心你的,你也不用這樣躲她吧?」副社長嘆了口氣,又繼續說道,「昨天還私下找社長談企劃的事,我是知道社長個性,不會真想把工作全丟給你。社長同樣跟寧真說,我們也會負責的。所以她才急著去找你,想早點讓你放下心。」

    就算寧真沒說出口,我也知道。

    那些她沒說出口的話,早就透過她的神情、舉止展露出來了。

    「美女副社,我知道的。不過就是這樣才麻煩。」

    不管是與寧真,還是其他人,我都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心裡確確實實的瞭解到這個事實,可是不曉得從哪時候起,抉擇開始變得困難重重。

    以前不曾這樣過。

    我只是宇宙中的一小塵埃,不論未來為何,都不可能在某顆星球上逗留太久的。即便是外來的入侵者,也無法打破這定律。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不是嗎?

    副社長困惑的發出疑問,可惜我不能去解釋答案,因為就連我,也搞不懂自己的答案會是什麼了。

    「美女副社,妳只答對了其中一項呦!」眨了左眼,我偽裝的速度連我都感到害怕。

    「你這是轉移話題嗎?」

    「別這麼說嘛!這問題可是相當重要呢!」

    眼看副社長就要推翻我的言論,我趕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也立即拋出疑問。

    「美女副社,自由是什麼顏色的呢?」

    「企劃嗎......」副社長無奈撫著頭,表達深深的無奈。

    企劃的重要性,令副社長不得不被我轉移話題。

    「紅色。」

    「紅色?」出乎意料的回答讓我不禁復誦了一遍。

    「我喜歡什麼顏色是我的自由,不是嗎?」

    副社長一臉「你管我」的表情。我突然感覺她是故意的,也更加明白她為什麼是副社長了。

    「說得真好。」

    「可不是嗎?」

    「我始終都很看好美女副社您呢!」

    「認識一年就這麼看好嗎?我可還記得你入社那天的事喔!」

    「那場......意外嗎?」

    「當然!把我們都嚇壞了,前任社長可真是條漢子啊!」

    聽到副社長的感嘆,我倒覺得是前社長需要感嘆......不,應該是哀嘆才對。

    文學社的前任社長,不管再怎麼粗暴,都還是個女孩子吧......

    不過即使我為她嘆息,我依然不想回憶起那天的情節,實在太過殘暴的經歷,神,能不能把那段記憶直接從我腦袋中剪掉?

    「當時把它寫成文章,發給新聞社的話,我們文學社或許就不會這樣冷冷清清的了。」

    「不,這主意不太好......」

    副社長忽然笑了,可是那很明顯是絕非「良善」的笑容。

    「等企劃忙到一段落,就來寫吧!之後流傳下去,像我們文學社的傳社之寶一樣。」

    「妳倒不如說是宗旨......」無力地說道。文學社果然都是互相殘殺的。

    看見副社長一臉大澈大悟的附和我,我開始覺得頭好痛。

    「不鬧你了。社長今天晚上才會進社室,你要找他,要等晚上了。白天沒課,說要出去走走找靈感。」

    我對副社長一笑,瞥了腕上的錶。

    「我只是來拿紙而已,現在也得趕緊去上課了。明天見,美女副社。」

    副社長朝我擺了擺手,我也朝她示意,便幫忙帶上門後,朝著等下課程的教室走去。

    課得認真上,可若有更加緊急的事態,也不耽誤學習效果,應該就無所謂了吧?

    在前往教室的路途中,想著教授的模樣,我搖了頭。

    假使不認真會讓教授感到不愉快,那就不是好事了。

    想著想,我抬頭看見太陽已出現在天邊,伴著藍天白雲,是個好天氣。

    吶,不被發現沒在認真上課,就沒問題了嘛!

    我給了自己一個大大的點頭,以及一抹笑容。

    今天可是滿堂。

 

 

 

 

 

 

(待續)

 

-------------------------------------------------------

 

嗨嗨,這裡是被雨水弄到變成發霉狀態的可憐小老百姓(哭)((喂

 

今天無意間發現了某件事,感覺蠻意外蠻驚奇的,但......

我完全忘記是什麼事了(被打飛)

 

真心覺得沒事應該玩個解謎遊戲之類的,不然腦袋會不會退化成單細胞生物啊(不你)

啊,不過,我前陣子,覺得腦袋根本變成白痴狀態,還被朋友拖去桌遊,結果玩類似解謎的遊戲,我還是「唯一」(最先)解出來的人,還跟他們解釋怎麼解開的,到底......

所以其實我也不是白痴嗎,哈哈!(哪來的自我安慰啦!)

 

那就下次見了。

這幾天突然變冬天了,大家要好好保重身體喔!

不要像我,隨便就又頭痛了,嗚嗚嗚(到底是誰應該要保重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