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BE注意!

※此次印書收錄確定!

※抱抱一枚被作者本人奪走了,上一篇其實有錯XDD

 

 

 

 

   洸宵注視著散在床外的銀白髮絲,那純白的色彩是如此的令人難以置信,尤其對於認識小時候的闇佺的他更是難以相信。

 

 

   在闇佺哭喊到沒力氣前,闇佺的髮色就和他的一樣,是純粹的黑色。擁有那樣奇異的白雪髮色的人,從來就不是闇佺,而是闇佺的母親。但從那個早晨起──他們只差一步就逃脫「人類」的追殺時,那支集結廣大怨念的箭射了過來,與之同時的,闇佺的母親自城牆裡奔了出來,替闇佺擋下了那支箭。打從那一刻起,一切就漸漸轉變了……

 

 

   那時的闇佺原先平靜的像什麼事都沒發生,然而下一秒,理智便崩潰了。這樣的衝擊不管是誰都沒辦法輕易接受,更何況當時的闇佺只不過七歲……

 

 

   洸宵搖搖頭,將記憶拋了開,靜靜地走出房門。抬頭看天色已暗,原本還有點吵雜的聲音也都消失了。路上幾乎不見行人。

 

 

   跟祂約定的時間要到了,剩下只要走到約定的地點,說出他的願望就行了,要是這麼做的話,所有的事情都能落幕了。

 

 

   染滿鮮血的手即便還未真的殺過人,不過在今晚,這樣的經驗也會有了。這會是第一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了。

 

 

   仍未完全堅定的心將這段路變得漫長,約定好的地點距離現在不過在三百公尺處,可是這樣的路途卻像有三百公里似的,彷彿怎麼走都走不到目的地。他知道並不是路途真的漫長,也明白不是自己走得太慢,而是他的心還有眷戀。事實上,會走到這種地步也是最壞的打算了。

 

 

   闇佺會不會怪他也不重要了。

 

 

   即便他們受到再大的傷害,還是不應該這樣對待「人類」,就算「人類」都想要殺了他們,他們依舊不應該想要殺掉「人類」,甚至還想虐殺「人類」。闇佺不懂這些事情,所以肯定會怪他的吧?

 

 

   噴泉的聲音忽大忽小的傳進他的耳朵,洸宵看見祂就獨自坐在噴泉前,夜色幾乎掩去了祂的身影。

 

 

   「看來是準備好了?」祂那莊嚴的聲音傳來,但洸宵卻一點也不認為祂崇高,「你的願望是什麼?」

 

 

   輕輕閉上眼,染滿鮮血的箭像被停格後以十六倍數朝他射過來,已能夠預知事情發展的他,心中的哀傷頓增。這樣的震驚與不知所措無論經過了幾年都沒辦法被削去,就如同他仍舊在下一秒便見到兒時的闇佺抱著懷中的母親哭鬧的模樣。無法否認地,最讓他心痛的就是闇佺哭得死去活來的樣子了。幾乎是看著闇佺一天天慢慢長大的洸宵,無疑的在不知不覺中和闇佺建立起非常堅定的情誼。

 

 

他絕對不能接受闇佺就此消失,即便他自己會就此消失。

 

 

   「我希望那頭銀白色的長髮從闇佺身上消失……祢懂我想要的吧?」

 

 

   鼓足勇氣說出,洸宵感覺心臟痛得更厲害了,突然劇烈的跳動令他簡直都要停止呼吸。

 

 

   「附在他身上的靈日漸茁壯,先不論靈本質是好是壞,你認為有這麼容易就能趕走它?」

 

 

   「我只知道再這樣下去闇佺會徹底消失!」洸宵不禁叫道。雖然他的聲音因為身體狀況的關係仍不算大聲,但他隨後依然緩了氣,降低音量補上一句,「祢問我『準備好了』,其實答案對祢來說不重要吧?這只是場交易,而我會付出任何代價來獲得我的願望。祢想要的不就如此?」

 

 

   祂自噴泉旁站起,低沉的笑聲令人毛骨悚然,然而,並不存在違和。旋即勾起他下巴的手與那敞開的紫黑色羽翅解釋了所有。

 

 

   「你不害怕?」祂的笑暗藏的光芒發出了邪惡。洸宵對這樣的笑容並不陌生,也絲毫不驚訝。他一直都知道的,關於祂的來歷,也清楚祂為什麼會找上自己,他能夠感受到祂的存在絕對不會是巧合。

 

 

   「要與惡魔打交道的人,還能有害怕的情感嗎?」洸宵推開祂的手,冷冷地盯著祂死白的眼珠,眼神中沒有一絲畏懼。

 

 

   不但沒有生氣,祂反而是邪裡邪氣地笑了。

 

 

   周遭的景色猛然起了巨大的變化,濃稠的黑色混濁黏液自空中緩慢落下,不久後的地面將會被這樣的噁心黏液所覆蓋。洸宵忍住想作噁的不適,那樣的黏液卻把夜晚變得更加黑暗,若是確定自己沒閉上眼睛,洸宵還真懷疑自己是不是在無意識狀態下走到其他的地方去了。

 

 

   「給你十秒的時間,猶豫或是懷念隨你。」

 

 

   洸宵看著面前已完全展露出惡魔形象的祂,闇佺方才熟睡的臉龐突然跳上他的腦海。

 

 

   如果可以,他想看見闇佺變回原本的模樣,只是這樣的盼望也不可能達成了吧?與惡魔交易就是他們這些「魔物」最終要走到的目的地嗎?

 

 

 

   “這是第幾個人了呢?這麼無能卻又自不量力,可笑的種族吶!你說是不是啊,洸宵?”

 

 

   

   「十秒……我的靈魂已經不需要再多十秒了。」

 

 

   或許,他們真的是可笑的種族吧?

 

 

 

    洸宵,人類很可笑吧?明知道是送死,還一直來呢!”

 

 

 

   假如是祂的話,肯定很認同闇佺說過的這些話吧?

 

 

   明明知道是送死,卻一直墮落到需要與祂們這些魔鬼打交道,原因是同為人類的大部分群眾對他們的不認同,擅自替他們加上的罪名儘管莫名其妙,大多數的人們卻相信了這樣的說法。

 

 

   因為他們與眾不同,所以不應該是人群中的一員,永遠都只能作為異類,在「魔物」的罪名中殘喘、苟活,來滿足大多數人的優越感。

 

 

   太獨特的不應該是人。因此必須給予抹殺。

 

 

 

   洸宵,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們呢?我們……到底是什麼?”

 

 

 

   我們是人類卻又不是人類。已經快要被人類逼成魔鬼了。

 

 

   「那就是交易成功了。交易完成後,有樣特別的禮物要送你,某個人想給你的驚喜,你就好好期待吧!」

 

 

   困惑的情緒頓時充斥心臟,在這人數已相當稀少的城牆裡,會有某個人想送禮物給他,實在讓他納悶。他唯一想到會送禮物給他的人只有闇佺,不過闇佺怎麼可能會知道祂的存在呢?闇佺怎麼可以跟惡魔進行交易呢?跟祂進行交易的代價巨大到非常人能夠承受,假使不是像他這樣不在乎自己將會變得如何的人,是不可能會接受祂所要求的代價的。

 

 

   感受噁心的黏液迅速覆滿自己全身,被封住的口鼻讓大腦就快失去所有的氧氣。洸宵已經快要無法思考,但在模糊的意識中,闇佺的髮色彷彿濺上黑色顏料,完全脫去了那層白雪……

 

 

   這表示他已經連靈魂都要失去了吧?洸宵不曉得那是不是祂所謂的禮物,讓他看見自己沒白白付出他的生命及靈魂,成功使附在闇佺身上越來越囂張的靈可以被驅走,達成他的願望。

 

 

   僅不過意識忽然之間又清晰了起來,被黏液封住的口鼻竟重新獲得了呼吸的能力。洸宵反射性的劇烈喘息,眼神透露出滿滿的不解。

 

 

   祂沒有給他解答。下一秒洸宵就看見了不可能。在那瞬間除了驚奇,更多的是崩潰。

 

 

   闇佺就站在他的面前。

 

 

 

    洸宵不管我想做什麼都會支持我吧?”

 

 

 

   闇佺前不久說過的話忽然在洸宵的腦海失措的重播。剎時,洸宵覺得自己好像懂了。

 

 

   真的懂了,也讓放任內心大聲哭喊、嘶吼。

 

 

 

   這樣就能記住洸宵在我身邊的感覺了。”

 

 

 

   「你真的是笨蛋!」

 

 

   「洸宵才是……想丟下我一個,太過分了。」闇佺在這最後一刻給了洸宵他最喜歡的天真笑容說道,「我其實都知道……洸宵希望的,只是我辦不到。」

 

 

   「你到底許了什麼?」心臟,不同於以往的痛楚卻蔓延。

 

 

   闇佺抓起一小戳已變回黑色的長髮,同樣的笑容,然而竟逐漸失了力度。

 

 

   「我希望洸宵可以好好的。一直。」

 

 

   一直……一直……一直。

 

 

   胸口的疼痛感並沒有減低,因為取代之前疼痛的悲傷遠遠超越了生理所引發的痛楚。洸宵轉頭看向身後的祂,無視於祂事不關己的玩味,他像是望著虛無似的開口。

 

 

   「我感覺不到所謂的好。」

 

 

   「不需要十秒的人類,你還想要下一場交易嗎?」祂不帶吃驚,只是感到萬分有趣。

 

 

   「讓我在他身邊。」洸宵僅這麼回應道。

 

 

   展開了紫黑色羽翅,祂嘻嘻笑了起來。

 

 

 

 

 

 

   “洸宵,他們說的魔物傳說好可怕,我如果睡著,被魔物抓走會不會被吃掉?”

 

 

   “這世上才沒有那種東西,膽小鬼!”

 

 

   “我才不是膽小鬼!”

 

 

   “那你就不要跑來跟我睡啊!回家去!”

 

 

   “你以為我想跟你睡啊?要不是大家都出去了,你剛好住在我家隔壁,我才不會……”

 

 

   “膽小鬼。”

 

 

   “洸宵是笨蛋,我要回家!”

 

 

   “好啦,不要走,我其實很怕那個魔物,你留下來保護我。”

 

 

   “真的?”

 

 

   “真的。”

 

 

 

 

 

 

-------------------------------------------------------------------

 

 

結果還是直接發完了,先來預告,下次發文就會是靈約了,不過我還在想一次要發多少。

 

覺得這篇好像寫得有點亂?大家看懂嗎?

如果有需要補強的地方請給點意見吧!我會非常感激大大的(撲)

 

最後還是給了他們一個雖哀傷,卻不像先前那麼殘忍的悲劇,果然年紀越大越下不了手(倒地)

要對自己的孩子這樣,挺心痛的(大哭)

 

這故事裡的角色都很喜歡呢,而這篇阿......老實說要我繼續寫下去是沒有問題的,剛好停在一個可以做為前傳的地方啊(望)

如果有人喜歡這些孩子的話,那我可以考慮看看是不是等我把預定的坑填完,之後來寫這篇,畢竟再接下去大抵就是長篇了。

 

所以其實雖然是終點卻也是起點。

看到結局也別太感傷。

過程是令人難過的,但因為我沒有太琢磨,應該也......還好?

 

那麼,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大。

書應該會拖到暑假後再給你們了(鞠躬)

 

我們下次見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