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熱的天氣,即使在接近傍晚的時候仍是不饒人。

    今天是幾乎感覺不到風的日子,也是開學的第一天。

    頂著渾身的汗水,就算是俗話說的香汗淋漓也會感覺冷水澡才是好良伴,再說現在還有位從宣佈下課的霎那就一直在身邊嘰哩呱啦不停的朋友同行,讓她倍感疲倦。

    她是潘晴希,才剛升上高中,立志繼續當一位普普通通的好學生;而另一個她,是林語涵,人長得漂漂亮亮的,但缺點就是太聒噪,這是身為從小一起長大的晴希給她的注解。

    「晴希我跟妳說,我已經打聽好了這學校的生態,之後姐繼續罩妳,我們就一帆風順的給老娘讀上大學!」

    看到語涵自信滿滿的兩手扠腰,都快變成對天吶喊的姿態讓晴希想再修正一下剛剛的注解,要再加上個太man才行,至於興趣就寫上「愛看電影」好了。

    唉,以後如果要聯誼是不是該先封了語涵的嘴,再帶她「出場」啊?

    晴希無奈的看著好友的行徑,話都還沒說出口,語涵就突然把她拉到一旁的巷口,還對她示意小聲點,明明都是語涵自己在講吧?

    「妳有沒有看到朝這邊走過來的學長?拿書的那位。」

    「走路不看路,在看書的那個喔?可不可以詛咒他跌倒啊?」

    「噓,妳太大聲了,會被發現啦!」 

    語涵瞪大眼睛,用眼神不停透露著「妳再這樣試試看」的訊息。晴希又再度無奈,「怎麼聽都是妳比較大聲吧?而且妳就不覺得我們躲在這裡超可疑的嗎?」不過這樣的心聲大概是傳不到語涵那了。

    「妳心上人喔?」

    「欸,潘晴希,妳想死嗎?」語涵滿滿的威脅,可晴希卻是雙手捂住嘴巴偷偷笑著,「妳記清楚了,那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冷墨然,聽說從他人生經歷的第一場大考就是全校第一了,但本人似乎很不以為然,儘管如此,他第一的紀錄還是沒有被打破,會填這裡純粹只是因為離家近而已。」  

    「所以妳準備要去搭訕?」

    「潘、晴、希!」語涵裝出氣憤的樣子,下一秒又把氣憤全丟光,「我告訴妳,冷墨然這人出名的為人冷漠,在他眼裡簡直容不下一粒沙,常言......」

    「學長好!」

    聽到晴希突然大聲問好的聲音,語涵本來下意識又要嘮嘮唸唸幾句,而晴希不斷的眼神暗示,讓這多年的默契發揮效用。

    語涵一回過身,一位身高目測一百八十公分,帶著冷冽氣息,擁有光是穿著學校制服就能迷倒一群女孩子的帥氣少年就出現在她身前。

    「常言?」這少年冷冷的話語襲來,弄得兩個女孩的心臟都要漏跳了一拍,但原因只是由於那壓倒性的威懾力。

    好死不死就給他聽到這句,究竟前面的話有沒有聽到,開學第一天就要變成不普通的好學生了嗎?

    兩個女孩腦中跑過無數個「天啊」的念頭。

    「常言......常言道:『冤家宜解不宜結』,哈哈哈......」語涵乾笑著,把賭注都放在冷墨然沒聽到前面議論他的那些話。

    「教育部辭典。」

    「學長真是關心學弟妹,我們正在向對方互考詞語呢!」晴希微笑說道。

    冷墨然一樣用著冷冷的目光盯著晴希,短短幾秒讓晴希感覺都要世界末日。

    「教育部辭典沒什麼好背的。」扔下這句話的冷墨然, 又再度攤開書本,默默走遠。

    真是好險。晴希盯著從好友進階成豬隊友的語涵,但她嘴邊甚至還帶有一絲微笑。

    「啊,都這麼晚了,晴希妳不是還要去李宇光哥哥家嗎?再不去,回家就晚了喔!」

    標準的轉移話題啊......

    晴希用著「妳很有自知之明嘛」的眼神看過去,語涵則是回她一個超級甜美的笑容,根本想靠顏值征服她。真是太可惡,可她卻偏偏很吃這套。

    「下不為例!」

    「我知道嘛!晴希,那我吃過晚餐再去找妳喔!」

    「好,晚點見!」 

    注視著語涵跑遠的身影,明明前面還好一大段是兩人回家的必經之路,晴希搖了搖頭,但今天她的確需要能夠靜下來的時間。

    踏著緩慢的步伐,她走在這熟悉的街道上,而身旁卻都是不相識的人們。

    這條街道沒什麼特別的,唯一比較吸引人的,大概就是再往前就能通往熱鬧的商圈了吧?相較於商圈的吵嘈,這裡倒是除了學生們興奮的談論聲外,幾乎就只剩下偶爾傳來的鳥叫聲和汽機車經過的聲音了。兩旁的住家彷彿都是過著寧靜的生活一樣。

    乾淨而整齊的環境,而她居住在這條街道通往商圈的分岔處的另一頭,延續著同樣的寧靜祥和,屬於住宅區的和諧表露無遺,但是這樣的和諧也只是表面而已。

    從書包裡掏出一串鑰匙,她熟練的直接握住其中的四把鑰匙,接著將其中一把較大的插進老舊鐵門的鑰匙孔裡。

    毫無意外的打開了,她在推開鐵門後,抬頭看了一眼同樣因為缺乏維護而外觀看起來有些髒污的小別墅,心中不免更多的感慨。

    把屋外的兩道大門也打開後,她小心翼翼的關上門進到屋內。

    「打擾了。」

    今天,回應她的依舊只有一片寂靜。

    就算是在每年一次的這天的這樣的日子裡。

    她上了樓,輕輕敲了敞開的木門兩下,便進了這位於上樓後右手邊的房間。

    簡單的擺設十分整潔,正前方的一張書桌、左邊的一張床、右前方的四層櫃和右後方的衣櫃,就說明了整間房間。

    幾年了,只有這個房間始終停在同一個時間點。

   「生日快樂。」對著書桌上放在一台筆電上面的照片,她試圖露出開心的表情,可在她眼框裡完全感覺不到任何一點喜悅。

    她崩潰的大哭起來,之後又笑著打掃房間,每碰觸到一處回憶,就再次又哭又哭,一直到她累到躺在木質地板上睡著。

    回憶也在她的夢境裡拉成一部很長的電影。不知道過了多久,手機的震動聲將她吵醒。

    「喂?小希,妳在哪?」電話裡頭的聲音焦急又不失溫柔。

    「唔......媽,抱歉,我不小心睡著了。我在宇光哥哥家。」

    「嗯,趕快回家吧!晚飯都涼了。」

    「好,我馬上回家。」掛上電話,她瞭解家人的諒解,便趕緊離開了這滿是哀傷的屋子。

    「晚安,希望在你的世界裡也有人替你慶生。」

    晚餐是久違的咖哩飯,是她最愛的料理之一,可是她卻一點食慾也沒有,扒了幾口就再也吃不下了。

    「小希,小涵來找妳囉!」

    放下湯匙,晴希一臉不知所措地楞著,晴希媽反而是溫和地說道:「晚點餓了想吃再吃就好了,去吧,不要讓小涵等太久了!」

    「好。」

    「小涵,這個再麻煩妳了!」

    「阿姨,包在我身上!」

    晴希看著語涵不知道從自家媽媽那接過什麼就一溜煙的往樓上跑,心裡滿滿的無奈,卻又格外熟悉、安慰。

    「潘晴希,妳再不來,我就要自己進去了喔!」

    晴希見媽媽朝自己點點頭,她不禁露出了微笑,隨後趕緊爬上三樓。

    「嗚哇,晴希,每次來都覺得妳房間超級無敵大耶!可以在裡面滾個好幾圈都不會撞到牆!」

    「獨生女,整層三樓都我的!林語涵妳是要驚訝多久?」

    「哎喲喲,會嗆我了耶!」語涵捏著晴希的臉頰,卻是愉悅地說道,「喏,妳媽要給妳的!」

    「好冰!林語涵,妳是不會溫柔點嗎?」

    抓住直接被推向自己臉頰的冰袋,晴希怨念很重的朝語涵翻了白眼。

    「我知道那個李宇光哥哥對妳來說很重要,但是都過了幾年了?不要一直讓妳媽擔心啊,還有妳爸也只是不說而已。」

    「我知道......」

    「不過也只有今天,才能看到真正的妳而已......我就不知道了,潘晴希妳哪時候有這麼活潑外向了?」

    「好啦,林語涵,妳很囉唆耶!」

    「妳這樣對嗎?我今天來,可是要送妳一份大禮物的耶!」

    語涵朝晴希擺出無辜可憐的模樣,搞到晴希直接搖旗投降後,便笑著將手上一袋大紙袋遞給了晴希。

    晴希納悶地看了一下內容物,忽然有種自己被耍了的感覺。

    這是枕頭?

    語涵一屁股坐在木質地板上,大剌剌的模樣整個化身為大姐的形象。

    「晴希,妳很聰明,一定懂。」

    「懂個......妳送我枕頭?」

    語涵鄙視的眼神毫不留情的直接射向晴希。

    「看看裡面還有什麼,妳這個跟潮流脫軌的仙人!」

    晴希把「枕頭」放上床,在紙袋裡頭還有一小本說明書,而說明書上頭直白的「枕頭說明書」讓晴希徹底無言了,直到她翻開了第一頁為止。

   

 

    恭喜獲取探索幻鏡on-line世界的資格,請務必詳閱說明書,才能愉快的進行遊戲喔!

 

 

    「幻鏡......」

    晴希的思緒回到了很久以前,那時的她坐在宇光旁邊,看著宇光手指飛快的按著滑鼠和鍵盤,明明沒有玩過任何遊戲,卻因為那時的宇光很開心而感覺同樣開心。

    宇光一直津津樂道的,玩了好幾年都不膩的單機版遊戲名稱就叫「幻鏡」。

    那時的晴希也深信著,只有在「幻鏡」世界裡的宇光,才能真正開心地笑著。

    語涵拿來送她的「枕頭」也是「幻鏡」,究竟兩者之間有沒有關聯,更是讓晴希好奇的地方,而在這瞬間,她也懂了為什麼語涵今天會帶這個過來給她。

    「李宇光哥哥最喜歡的就是『幻鏡』了吧?今天是遊戲公測的第一天,說不定也是緣分。」語涵慢慢的向晴希解釋道,「這款的確是當初的單機版『幻鏡』的延伸作品,當初的單機版因為染上被駭客植入惡意程式的消息,銷量過低,且沒多久就宣告全面下架了,能買到當初的『幻鏡』的人少之又少。現在這款是經營權給了第二代後,兒子不希望這樣的好作品就這麼消失,於是投入大筆資金、技術研發,創造出現在的面貌。這款還沒上市就已經是風潮了,設計跟技術都是頂尖的,而且新奇,這顆枕頭不單單只是枕頭,妳懂吧?」

    「這顆枕頭就是......主機之類的嗎?」

    「遊戲只限定睡眠時間上線,所以每天能上線的時間也有限制,據說是透過刺激腦部引發就像是場夢境一樣的經歷,再透過調整遊戲時間與現實時間的差距,讓真正能夠體驗遊戲的時間拉長,所以如果睡八小時就只能進入遊戲六小時而已,不過現在上線最長時間每天也只有六小時。」

    「喔......」晴希一愣一愣的盯著語涵看,「妳怎麼這麼暸解?」

    語涵立即擺出標準大姐姿態,理直氣壯地回道:「妳說我誰啊?早幫妳調查好了!」

    晴希笑了笑說道:「不過除了很久以前宇光哥哥給我玩他的英雄,我讓英雄死了好幾次,宇光哥哥崩潰後,我就再也沒有玩過遊戲了耶......」

    「但是,妳得進入這遊戲不是嗎?」

    晴希想了想,卻無法認同這句話更多了。

    她得進入這遊戲才行,如果這樣能夠讓她更接近宇光的話。

    她想更貼近宇光當時的心情,想弄懂他的想法,也許這樣就能夠知道真相了。

    知道當時的宇光為什麼會從高樓上跳下來,她不相信眾人所說的壓力過大而自殺的說詞,明明他很堅強、明明就是個英雄,就算世界對他不公,可是他怎麼可能會向世界屈服,還選在自己生日的那天,明明都約好了......

    「嗯,因為宇光哥哥是我的救命恩人。」

    「他的確是個好人。」語涵認真地說道,隨後又帶著開心的口吻向晴希催促起來,「電已經幫妳充好了,趕快去吧!充電盤在這裡,隔天要用前充個一小時就可以了。」

    語涵指著已經被她放在角落的粉色充電盤,旋即起了身,又道:「冰袋好好敷啊,明天姐可要帶妳去拓展社交圈的,別給姐漏氣了!」

    「遵命,我的大姐頭!」

    「潘、晴、希,妳真的找死耶!」

    「欸欸欸,小的不敢!可大人您知不知道這誰的地盤?」

    語涵朝晴希翻了好幾圈白眼後,丟下「先欠著,明天見」離開了晴希的房間。

    在聽見語涵向自己父母道別的聲音後,晴希看了看已經被語涵都擺得好好的枕頭,放下說明書便急急做了盥洗。

    假使可以踏入宇光曾經的世界的話,那她已經等不及要前往「幻鏡」了。

 

 

 

 

 

---------------------------------------------

 

這就是有兩篇序章的意思,為了不要搞混,所以這篇為「續夢」,其中有沒有其他含意呢,大家就自行想像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泠淵 的頭像
泠淵

純粹x想像

泠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